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军营小事
    十六万人的大营,每日人吃马嚼需要的粮草如同一座小山,每天夜里都连串的马车从长安城鱼贯而出,送到北苑西北方的天策军大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三日一训的强度并不小,每天都有大量的肉食运到大营中,军中筛选出来的辅兵们再把物资补给运到各自营地。

    立国百年,征战百年,虽然天策军新立,但过往百年积累下来的经验,足够让天策上将府有例可循。吃穿用度,武备战马,方方面面的细节都由人负责。

    李常这些天也没有闲着,去南下脚下买了一座山,说是山,却并不险峻,只算是一个小丘。

    苏策休沐的时候,就常被李常拉去一个小院中。

    李常的右臂冲阵时,伤了筋骨,提不了刀,意味着他只能回到老家去种地,时也命也,虽然早于苏策进入边军,但是没遇到多少正经的战斗,因而最大的功勋也只是和苏策冲阵,拿到了一转军功。

    因而,苏策一道书信,李常就带着一帮因伤退出府兵序列的同袍投靠了苏策。

    苏策平日里没有什么架子,苏家人少,更是没有豪门大院的勾心斗角,所以李常他们才把自己的家人接到长安追随苏策。

    来到长安城的时候,李常也不是傻子,看到其他勋贵家中都是能征善战的精锐,到了苏庄,就是他们这些身上带着残疾的人。

    苏策从头到尾没有提过任何要求,只是让他们住在苏庄,帮着照看家里。

    李常他们虽然有着一两手杀敌的本事,但是身体伤残却有心无力。

    因此,李常带着其他亲卫们另辟蹊径,把苏庄建成了一座披着农庄外表的军镇,民间禁强弩禁重甲,李常他们就就做小弩,军中的床弩都是三弓,他们便把小弩做成可以拆卸的。

    在苏庄四角修筑高亭,作为瞭望塔,夜里睡觉的床边,翻过来就是缩小版的弩床,卸出小弩的弩臂装上也有着强弩的力道。

    至于其他细节,在苏庄就更多了,边军的生活很苦,需要精神高度集中,因为一时疏忽,被摸了哨,便把小命交代在了荒野烽燧中。

    苏庄买了地,用掉了六成的财货,明年,李常就不在苏庄住了,他要去给苏家在南山建一座新苏庄,同时这也是给他们自己建。

    苏策虽然平日里表现的很自然,但是也觉得搬去南山更好一点,现在渭河边的这座庄子,太过于平坦,苏策心里也没有安全感。

    作为天策亲卫,苏策虽然年轻,品阶也比不上天策六军的领军将军,但是作为一军主帅之亲卫,却也没有人得罪苏策。

    纷争,争夺的是权柄和利益。

    在这两个方面,苏策和六位领军将军没有丝毫冲突。

    毕竟真要是等到天策亲卫上战场,那就说明天策六军已经打输了,都打输了,哪里会有脸皮去争?

    不过,苏策虽然不争,但是并不想现在手下这三千旅贲军在安逸中变成只能作为样子货的仪仗。

    况且这些旅贲军也没有资格去做仪仗,作为仪仗起码也得是亲勋翔卫出身,他们这些折冲府出来的府兵,讲真的还真没有那个资格。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旅贲军没有前程,作为太子十率的战兵,太子一旦登上大宝,他们就会转入北衙禁军中,成为天子六军,到时候不管是地位还是物质,皇家都会满足他们。

    毕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皇家的产业并不小,只是藏了起来,因为上不与民争利,国家命脉中的盐铁赋税都归于户部,皇家的产业,也只是户部看不上,民间不能做的事情。

    大宗正就是打理这些皇家产业的人。即为大宗正,也是大乾亲王,地位尊崇,但无议政听证之权。

    昨日演武后,苏策向太子求了一个令,大军三日一训,需要吃掉很多肉食。

    所以苏策就把主意打在了这上面,刑部的事情不一定可以办成,所以苏策做了两手准备。

    “姜澜,通知下去,旅贲军每日抽调两团人去伙头军哪里帮闲,上千只羊,伙头军很累的,让旅贲们去帮着杀。”苏策摸着下巴尖冒出来的胡须。

    “喏!卫率,我能不能去带着他们去。”姜澜眼巴巴的看着苏策。

    这几个月的接触,姜澜也熟悉了苏策的脾气,上值时做事强硬,私下里却很平和。

    天策军来自各方,难免会有冲突,监军府抽调人手过来监军的时候,龙骧新军和原来神武神策的人发生了些不愉快。

    原因很简单,神武神策底下的士兵认为是因为要给龙骧新军腾地方,这才让他们丢了神策神武的军名。

    从高高在上的天子六军变成了苦哈哈的边军,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是从边军出来的,现在转了一圈又要去边地戍边。

    难免会有些怨言,将门虽然在军中有不小的威信,毕竟他们作战勇猛,还有兵法家学,底层的府兵中将门郎的战力很高,虽有勋贵和将门百年竞争,形成约定俗成的规矩,将门走到头也不能独掌一军,但是上层的事情并不妨碍府兵们喜欢自己的同伴是一个将门郎。

    想想也是,从边地厮杀出来的府兵,能够选入北衙六军,那个不是百里挑一的精锐,南北衙虽然都叫禁军,也有高低之分,无疑他们才是大乾府兵中最精锐的一批人。

    只是世事无常,从高处落下来的感觉并不好,加之龙骧新军虽卫皇族子弟,但大多都是跟皇帝八竿子打不着的偏房一脉,所以言语冲突后。

    这些老兵们跟龙骧新军的这些年轻的皇族子弟们动起来手。

    三日一训,一天大训,一天小训,一天休息,这里的大训指的是军阵训练,小训则以二百人一团为单位,由校尉带着训练基础。

    乱子就是在休息那天搞成的,具体源头在哪,也打听不到,毕竟若是说了,便是出卖同袍。

    但是苏策可不管这些,听到大营外的校场中有人斗殴。

    而且人数规模越来越大,从个位数的推搡,到整团整团的增加,幸好是斗殴的人知道不能向同袍抽刀,打架斗殴,军棍少不了,但是动了刀,大乾军律要的可是脑袋,于是都把武器都丢到了一边,攥着拳头就加入了乱斗中。

    不过,若真是一旦打出了火气,见了血,那就是一场可怕的营啸,要知道天策军,那可是十六万人,大乾一成半的常备兵力。

    姜澜忘不了,那天他和项瑁跟着苏策讨论军中都尉校尉人选的时候,营门口上哨的哨兵冲进了帐篷里。

    一句:“卫率,校场有千人斗殴!”

    苏策当时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下令打开营门,三千旅贲拿着备用的枪杆,把校场中央围住。

    揍倒一个捆一个,事情是下午发生的,其中还有人嘴里不断的挑衅对方,甚至于还想呼喊路过的人,回去请援军。

    苏策当时就冲了过去,一招放倒,捏着那人下巴,一用力把下巴卸脱臼了。

    之后更是把两帮人分开面对面的,让这些人互相夸赞,若是不说,便用枪杆当做军棍来一棍。

    有人挨了几下,送开了口,苏策就让人松绑,放其离开。

    最后校场没用半个时辰就空了,苏策也带着旅贲军回到自己的营地。

    过了两天,分战马的时候,姜澜发现,旅贲军是第一个去挑马的,之前领物资的时候,旅贲军可一直排在最后。

    见识过苏策整人的办法,而且姜澜可忘不了,之前他和项瑁两个人可是被苏策逼着去苏庄杀了几百只鸭子。

    当然苏策并不觉得自己是整人,他不过是为了锻炼这两个小子。

    “你愿意,那就你带着人去吧,也不知道小瑁能不能把事情办成,总的让旅贲们见见红,不然上来战场容易懵掉!”苏策察觉不到姜澜的内心活动。

    苏母去长安城里请了四个老稳婆,还有两个长安名医坐镇苏庄。

    女人生孩子,如同在鬼门关走一遭,虽然大夫和稳婆说了胎位正什么的,让苏策不要担心,但是苏策还是有些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