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苏策得女
    身为国公子孙,身上有了公干之事,姜澜和项瑁说一句用人,排队的人能挤破门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休沐的时候,苏策见过营门口接姜澜的人,是一个穿着青衣的中年人,苏策和姜澜说着营中的事情,这个中年人插话了,却不惹人厌烦,每句话都是深思熟虑之后说的,是一个说话很有条理的中年人。

    大乾国力虽盛,但是这世上可没有绝对的平均。大部分百姓有田耕,有粮吃,没有土地的人,就在城里做工养家,这个中年人也是其一,不过比起工匠挣得辛苦钱,这个中年人言谈举止看来是读过书的,虽然不能进入仕途,但是做一个府上的客卿还是很合适的。

    明年开春,大乾科举会如期举行,这些天,苏庄请来的讲习们,一边给庄里的孩子教书,一边温习功课。

    这些讲习没有在长安城里面参加诗会扬名,而是踏踏实实的看书育人,这种性子和苏策很像,苏策没有提过,但是确实想过,临到考前给这几人去求几封拜贴,让这些讲习可以混个脸熟,若是真的考中了,那么苏庄也落个适合读书考学的名头,到时候招下一批教习就容易多了。

    当然苏庄也不是借着这个名头坑人,庄里的讲习今年有两人把家人都接来了苏庄,主要是苏庄的生活平静,而且受人尊敬,平日里只需要抽出来一晌时间,给庄里孩子教教书,认认字。

    庄里分给讲习一人一套青砖小院,每月除过十贯月例钱,还有庄里庄户们送的各种各样的当季瓜果蔬菜,粮油米面。

    庄户们送东西的目的,这些讲习们心里清楚,别的庄户孩子可没有书读,平日里给讲习送些东西,盼着讲习们能真给孩子们交点真东西。

    虽说穷文富武,但富武说的是养将,少年郎在折冲府的两年也是大乾在养兵,而穷文可不是真穷,除了书籍、笔墨纸砚外,还要有老师教授,家中少一个劳力,所以供养一个读书人用起钱来真不是一个小数目。

    苏策尽心尽力的带着姜澜和项瑁,两座公府没有给钱财或者前程保证,说这些,很见外,只是帮些小忙,比如给苏庄抄送一些典籍,用于学堂。

    投桃送李的方式,没有让人有被施舍的感觉。

    很显然,选中苏策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考虑观察的。

    人之一生,无外乎运势,同批府兵中,苏策以烽燧一战转官身,征北一战献策破军得爵,时也命也。在运气好的背后是能力的支撑,因而选中苏策未尝没有借势的原因。

    战场上厮杀出来的人嘴上说着诸邪易辟,但是比谁都信运势,生死之间得见大恐怖,由不得不信,不然很多战场上的事情说不通,最终归结于运气,运势。

    苏母和王兰来到长安后,信了佛,每月都会去长安城里面的寺庙去烧香拜佛,只求苏策身上少一些煞气,上了战场可以平安归来。

    对此,苏策不信鬼神,但两人有些事情可做,求个心安,一些香火钱,对蒸蒸日上的苏庄来说,家里女主人花点钱不算个大事,苏策也就听之任之,该带护身符就带。

    晚上,苏策去看了看那帮半大小子。这些没有成年的食邑们,现在帮不上苏策,但是以后可说不定。

    苏策还在巡视着这些半大小子有没有好好睡觉的时候,李常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

    “伯爷,夫人要生了,王嬷嬷让我来叫你。”李常跑出来一身汗。

    “老李,你这身子骨可有些虚了!半拉月都没在校场上见过你了!”苏策不慌不忙的打趣了一下李常,这才往内院走去。

    苏策在前面大步流星的疾走,李常感觉自己都跟不上,不时小跑几部。

    苏策刚一进内院,就听到了,王兰的声音。

    苏策脚打了一个踉跄,踢了一脚门槛:“明天换了!”

    苏策进了后院,王嬷嬷拦着苏策,不让进去,说是里面污秽,怕冲到苏策。

    苏母陪着给王兰鼓劲,请来的几位稳婆也在里面,王嬷嬷说完也进了屋子,只留下院子苏策父子和请来的医者,丫鬟们端着热水盆进进出出。

    “莫慌!莫慌!”苏老爷子一边来回踱步一边冲着急的跺脚的苏策喊道。

    苏策点了点头,但是这腿也跟着苏老爷子一起开始走动起来。

    整整半时辰,王兰的声音越来越大,苏策的额头冒出来一层汗水。

    “大夫!”苏策停脚步,看着两个医者,眼圈都是红的。

    “伯爷,夫人调养大半年,脉象平和,胎儿的宫位也正常,气血旺,且声音不衰,再过半个时辰,应该就可以了!”医者很镇定,妻子生孩子,丈夫心急如焚的场面见多了,这个时候医者可不能添乱。

    “要是还不生呢?”苏策想要个准数,这会儿心里慌的厉害。

    另一个医者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说道:“参汤备好了,一个时辰时间,可用参汤。伯爷安心,屋内的稳婆在长安城里可是出了名的,伯爷安心。”

    ……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一声嘹亮的哭啼响彻苏府。

    一个稳婆掀开帘子冲着苏策乐呵的喊道:“恭喜伯爷,弄瓦之喜!”

    苏策掀开帘子就要进去,王嬷嬷推着苏策的腰,一边推一边劝着苏策:“伯爷,产房污秽,莫要冲撞了伯爷,让竹兰梅菊收拾一下,您再进!”

    王嬷嬷哪里有力气推得动苏策,苏老爷子连忙拉住苏策。

    又过了盏茶时间,王嬷嬷掀开帘子冲着苏策招手。

    梅兰竹菊四个丫鬟已经把里面收拾好了,苏策掀开帘子,看着四个稳婆,有些不安的站着,生的是个女娃,也不知道会不会惹伯爷生气。

    生产力越低的社会,对于男子的重视越重,因而男尊女卑是这种时代的固有特点。

    但是苏策这会儿顾不得这些,看着床上有些虚弱的王兰,对着王嬷嬷说道:“稳婆,医者各赏百贯。”

    说完就到了王兰的床边握着王兰的手,前言万语堵在喉咙里,眼泪不由得流了下来,王嬷嬷挥挥手,带着丫鬟和稳婆们出了屋子,把屋子留给一对小夫妇。

    “看看孩子!”王兰掀开怀里的襁褓,皱了皱眉:“好丑!”

    苏策用手指戳了一下女儿皱巴巴的脸蛋,摇了摇头:“不丑,长开了,跟你小时候一样好看。”

    两人没有纠结孩子的性别,王兰孕期心烦,苏策就陪着解闷说话逗乐,王兰也知道苏策喜欢女孩。

    用苏策的话说:“男孩子皮猴子,女娃娃小棉袄!”王兰也不知道苏策哪来的这么多顺口溜。

    王兰打记事开始就跟在苏策的屁股后面转,从小就被苏策宠着,也知道自己就是苏策的小媳妇,成婚后,苏策从军,后来举家搬到长安,现在更是有了孩子。

    苏策看着丫头嘟着小嘴唇,小嘴抿着,忽然张开嘴巴大哭。

    王兰笑着冲着苏策说道:“傻愣着干啥,扶一下我,估计是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