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三关破
    当十月刚刚过去的时候,草原上下起了雪,十五万九胡天狼军和公爵利沃夫的十万奴隶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从公爵利沃夫的领地出发分兵三处。

    每处五万九胡骑兵,会同公爵利沃夫的奴隶军,从三道山口攻击左武关,北定关,右威关,使本想分兵南下救援的六万定北军不得不顶在简陋的关塞上。

    一眼望不到边的敌军,让三座关塞的守将不约而同的下达了死战的军令。

    但是这次九胡人在战略上没有犯糊涂,六万戍守三关的安北军和二十五万敌军在三座还未完工的关塞上殊死搏斗,同时派出骑兵,往定北城传递消息。

    赵载校亲自领兵前往被袭扰的草原高地,一边寻找九胡骑兵,一边护送百姓南归。

    近百万百姓,在十几日内撤出草原北部高地。

    同时也吸引到了九千多九胡骑兵来攻,在定北城北四十里,赵载校带着亲卫与大股九胡人激战,经过一天一夜的厮杀,才将这股袭扰的九胡骑兵消灭殆尽。

    中间,百姓在南归的路上被小股九胡骑兵袭杀者不下三万人。

    要不是因为大乾百姓中有老府兵挺身而出,带着村中青壮用着猎弓和旧甲老刀将小股的游骑击溃,这个损失还会更大。

    吃掉大股九胡骑兵的四万定北军自身损失也不小,四万定北军付出了一万余人的伤亡,其中有六千多人永远也看不到第二天的黎明。

    当捷报传到长安城的时候,还以为只是袭扰犯边正在讨论天策军是否北上的朝堂气氛为之一松。

    但是下午就传来了噩耗,左武,北定,右威三关被三日攻破,六万定北军战损三万余。剩下的定北军眼看强守不成,便撤出关塞,在山谷两侧设伏,此时的目的已经不在杀敌,而是尽可能的延缓敌军冲出山谷的时间。

    撤出的定北军借着山势,以临时编成的二百人团为单位,各自守着山道旁的山顶,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定北军消耗完箭矢后,和涌上来的敌军近身接敌,很多临近的山头肉眼可见同袍在厮杀中力竭战死。

    一个山头接着一个山头被身着半身铠的罗斯奴兵攻占。

    公爵利沃夫承诺,战后给予奴隶军立下战功者平民的身份,战死者给予其亲人平民身份。

    因而这些奴隶军作战时,皆是悍不畏死。

    山谷中的定北军面对着这样的敌人,选择了不退,上个山头还没有打完,下个山头,奴隶军就发起来攻击,九胡人则趁着这个时候清理着山路上的横木石块,保证运输粮食的马车可以通过。

    九胡去年损失了大批的牛羊,因而这些九胡人和大乾罗斯一样,建立了后勤辎重队。

    九胡天狼军和罗斯奴隶军需要赶时间冲出山谷,将大乾人赶出草原,最好能俘虏大批大乾百姓,作为逼迫大乾不得北上的筹码。

    山头的定北军,需要争取更多的时间,起码让草原高地上的大乾百姓撤到定北城南。

    双方都有着抛却生死的死战之心。

    一座山头一团两百人在上千奴隶军的攻击下往往只需要两个时辰就没了喊杀声。

    这个绝望与希望并存的阻延作战整整持续了七天。

    给二皇子赵载校打出来时间将百姓往南撤离。

    只是等到天策军出发的时候,在无定河北只剩下三万余刚刚结束血战的安北军。

    长安武库大开,补充武备,军报上说九胡人有了铁甲,同时还有着战力军备不下大乾的罗斯人。

    因而兵部从武库中调出来十六万对铁骨朵,作为军械补充,这些铁骨朵虽然有些已经带着锈迹,但是却并不妨碍其杀伤力。

    苏策也分到了一对铁骨朵,看到柄上的铭文,康行四年,苏策想了一下,这差不多算是百年的老古董了,康行是大乾统一前用的年号,也就是说这些铁骨朵比大乾立国的时间都长了。

    左右豹韬卫,左右鹰扬卫四支骑军最先出发,六部抽出一位侍郎随军前行,事发突然,大军所过,这六位侍郎要为大军辎重疏通一条北上的路径。

    上午左右豹韬卫,左右鹰扬卫走的时候带走了全军三日战备干粮出发,一千多里地,五日奔驰,留一日在原安北城修整一日,就必须从渡口北上草原。

    在苏策随同太子上午出发的时候,跟着军队转战十几天的二皇子赵载校目送着两万定北军北上。

    此刻的他早已经没有往昔贵公子的样子,脸上被寒风吹得都是皲裂的小口,草原高地上的百姓占到定北都督府百姓的三成,这些天已经搬迁到了南边的草原上。

    定北城新建,这会儿却成了大乾最北方的有人城池,至于草原高地上的新村,已经被抛弃掉了。

    两万定北军从定北城补充完军械后,一路向北,很多人一边往北走着,一边回头看一眼南边,刚刚修成的定北城,他们知道这一去,便是一去不返。

    对于死亡的恐惧笼罩在这两万定北军的头顶,却没有人脱离队伍,因为在南边是他们的亲人,他们多挡一日,希望就多一分。

    三座关塞,六万定北军,活下来的只有三十人,他们是被派回来送达敌军大举南下消息的人。

    其余六万定北军遗尸山谷。

    赵载校之前随行的三百亲卫,在拼杀中折损了一百多,活着的大多带伤,现在加上一万两千多伤兵固守定北城,等待援军到来。

    赵载校看着远去的定北军消失在傍晚的晚霞中。

    身子一软,晕倒了过去,连续四五天都没怎么休息的赵载校已经熬的油尽灯枯。

    同一时刻太子赵载承让苏策帮他找了一条长绳子,把自己绑在马鞍上。

    “绑紧点,孤可不想坠马!”

    苏策点点头,又检查了一遍,确定无碍后,给赵载承递过去一块黄绢。

    “太子,蒙面,别忘灰尘进了口鼻。”

    赵载承接过来,摘下自己的兜鍪,绑好黄绢,带好兜鍪,放下面甲。

    苏策翻身上马,从怀里拿出来一块黑布,遮住口鼻,绑好,放下黑色面甲,冲着周围的旅贲军挥手,三千旅贲军跟在刚刚出发盏茶时间的左右豹韬卫的后面,等会儿左右鹰扬卫也会在三千旅贲后面。

    八万三千多人分成四大一小,相隔两里,顺着官道一路向北。

    大军前行,只求速度的时候,谁也不想成为累赘,虽然下午出发左右虎贲卫,左右飞熊卫紧跟在后面,但身为府兵,没有谁愿意落在人后。

    左右虎贲卫,左右飞熊卫偏重于步战要携带的东西很多,所以晚一点出发。

    同时太子赵载承也因为时间紧凑,没有来得及誓师,三千旅贲军也跟着左右豹韬卫,左右鹰扬卫四军一同出发。

    军情紧急,大军没有时间耽搁,太子为主帅。安定郡公项城为副帅,此战也没有战略目的,大军只想着向北!向北!向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