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复杂局势
    “披铁甲兮,挎长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与子征战兮,路漫长。

    同敌忾兮,共死生。与子征战兮,心不怠。

    踏燕然兮,逐胡儿。与子征战兮,歌无畏。”

    安北府北百里,两万安北军,高唱着这首出自大丰铁骑的古战歌,一路向北。

    在这片刚刚得到不到一年半的草原高地上,初雪将荒凉的草原打扮的银光素裹。

    骑兵们时而高昂,慷慨激昂的吼着战歌,时而沉默不语,催马前行。

    死亡,谁能不怕?

    但是有什么办法,身后一百四十多万百姓,还在无定河北,若是撑不到从无定河南岸来的援军,那么这一百四十多万手无寸兵的百姓只能等待着九胡人和罗斯人的屠杀。

    一年多时间,这片连绵千里,横跨南北五百里的草原高地,抬眼望去,一座座村落没有了炊烟,月前这里还是一片欢声笑语。

    大乾府兵在国土之外是屠夫的代名词,在国土之内却是大乾人安居乐业的保证。

    前朝大齐,拥兵百万,太子姜沣雄心勃勃,意图夺回之前大丰朝丢失的西域国土。

    十万铁骑,不见西昆仑,征战不休。

    这位大齐太子,即便是国中齐中宗姜宇驾崩,也没有撤军回到长安继位,而是继续以太子身份征战西域,帝位空悬四载。

    未称帝的姜沣,有一句话留在史册之上:“西域不收,无颜称帝。”

    最终四年后西域百国臣服,这位在西域征战了十七年的齐武帝才选择回国继承帝位。

    只是在归途中,常年征战的大齐武帝拖着虚弱的身体,突发恶疾,在长安城西北百里的地方闭上了眼睛,其部将赵武率领七万征战西域的铁骑为齐武帝就地营建帝陵。

    皇太孙姜昊将帝陵周围方圆百里划为乾府。之后皇太孙姜浩坐上了帝位,开启了大齐辉煌的两百年盛世,史称宣宗开治。

    盛极必衰,两百年后,好大喜功的齐献宗姜楼效仿前朝大丰,大肆封国,最终在十年后引发了诸国之战。

    内战七年,在大齐人没有精力观望北域的时候,北域兴起了一个由胡人为主的国家——大元,大齐最北方的七个封国被灭,三十万百姓沦为两脚羊。

    此时,还不是乾太祖的赵真,率领乾府的府兵北上,九战九捷,齐献帝姜楼封其为乾王,同年改年号康行,四年后大元主力之一在无定河被击溃,剩下的胡人退至无定河北,大元分崩离析。

    与此同时,齐献帝率领大齐禁军在现在的安东都护府与大元另一主力,大战七次,三胜三败一平,自觉无功于民,禅让帝位。

    乾太祖赵真立国大乾,年号神武,封齐献帝为齐国公。

    大乾历来征战选择的地方都是经过选择的,毕竟不管是大齐还是大乾,所用官方舆图都的是大丰舆图。

    往事不在赘述,隆盛十一年十一月初十,定北军从定北城出发四日后。

    公爵利沃夫统率十四万罗斯近卫军,他给四万奴隶军赐予了平民身份,之前因为他们没有当上近卫军成为平民,这次十万奴隶军在狼烟山中终于用战功拿到了他们魂牵梦绕的平民身份,不仅成为了罗斯平民,还成为公爵利沃夫的近卫军。

    隆盛十一年十一月十一日,一队定北军碰到了公爵利沃夫缓缓移动的十四万奴隶军。

    这两千骑兵,点燃狼烟后,回望了一眼南方,便调转马头,冲向正在行军的十四万近卫军。

    只是不想刚刚奔射两轮,就一阵箭雨击退,两千身着皮甲的轻骑兵,一次试探性的进攻,就丢掉了两百多人。

    只是出乎公爵利沃夫的意料这支骑兵并没有选择离去,而是分成了十几股百人骑兵,犹如飞蛾扑火一般。

    每当公爵利沃夫下令,向南进发的时候,这些大乾的骑兵都会冲上来百人,然后,战死在箭矢,长枪和短剑之下,让公爵利沃夫无法行军,没有骑兵的公爵利沃夫有些后悔没有强硬要求九胡人和其他两个贵族一起行军。

    “全军戒备,让后面的九胡人快一点,另外让亨利子爵,布兰特伯爵也一起和九胡人过来。我需要他们的骑士团。

    该死的康斯公爵为什么不愿意给我卖些战马,难道他害怕我们王室拥有骑兵后,会去攻击他吗?”公爵利沃夫抱怨了一声,他有些不明白,九胡人要搞什么祭祀,难道他们不明白兵贵神速的道理吗?

    公爵利沃夫再一想亨利子爵和布兰特伯爵,这两个磨磨蹭蹭的贪心鬼,就气得牙痒痒。

    要不是需要他们的骑士团作为骑兵力量配合近卫军作战,他根本不会花掉两万罗斯金币雇佣这两支骑士团。

    两万罗斯金币,他可以买下两万奴隶,而不是雇佣两支骑士团,要知道亨利子爵的荆棘骑士团只有三千人,而布兰特伯爵的蔷薇骑士团还不到两千人。

    在公爵利沃夫的计划中,已经拍排除了和九胡人合作,上次九胡人太傻不懂得配合方阵,训练了一年,这些九胡骑兵还是没有学透罗斯步骑军团配合作战的方法。要不然他也不用花费巨资邀请这两支骑士团。

    其实公爵利沃夫否决九胡人原因更重要的还是两年前九胡人面对大乾骑兵的一击即溃,一个黑衣黑甲的将军带着一支勇敢的骑兵,不到千人就凿开了九胡人引以为傲的骑阵,最终导致哪一战的失败。

    来到狼烟山南边后,公爵利沃夫呼吸着寒冷的空气,比起现在罗斯国的刺骨寒冷,狼烟山的南边显得“暖和”很多。

    多么美好的环境呀!

    只有夏冬两季的罗斯王国,怪不得大乾人称其为苦寒之地。

    公爵利沃夫原地摆开架势,定北军也没有贸然进军,他们接到的军令是尽一切可能阻止敌人南下。

    不计伤亡!

    到而其他地方的定北军看到狼烟燃起后,便不再往北进军,而是绕到接敌的这支定北军南边。

    当下午九胡天狼骑和两支骑士团和公爵利沃夫回合的时候,在草原高地上已经燃起了四股狼烟。

    当第五股狼烟燃起后,远在四百里外的定北城。赵载校正披着一床被子,站在定北城的城门上,望着北方。

    赵载校打着喷嚏,这些日子他每天都会来北城门看一看北边的动静,昨天被风吹了一阵,染上了风寒。

    赵载校不知道自己派出两万定北军的做法对不对,但这是他唯一可做的选择。

    这些天从无定河南岸渡河过来支援的三万关内道厢军,还有定北都督府从四十几万百姓中征召的七万青壮,让定北城有了基础的防卫能力。

    三十多万百姓聚在定北城里,今年囤积的粮食够用到明年开春四月,不过赵载校不怕断粮。

    明年运河解封后,从江南东道调来的运粮船怕是极为壮观。

    想到这里,赵载校想到了自己远在几千里外的三弟。

    这几年,关内道的官仓因为要支援定北都督府建设,消耗的差不多了。

    河南道的粮食要供应安东都护府。

    剑南道和陇右道供应安西都护府,

    岭南道供应安南都护府。

    河北道河东道的粮食只够自己用的。

    江南西道,淮南道前几年遇到了水灾,山南东道和山南西道需要帮助两道渡过难关。

    因此大乾只能从有着号称大乾粮仓的江南东道调粮,而赵载校心里念着的三弟赵载标,两年前坐镇江南东道,也是难为那会刚刚十六的赵载标了。

    至于四弟载柏今年才刚刚十五,还做不来事情。

    为了避免前几个朝代的悲剧重演,大乾宗室王也很少,当前大乾只有四位亲王,三位嗣王,三位郡王,监军府就是由这些王爷把持着,帮助皇族赵氏控制军队。

    上次六位国公缚杀三相之一后,彭王赵茂组建中监军府,年后组建监军总衙。

    大乾王爵和勋贵一样,只传嫡长子,袭爵降等,即便是皇子也不是人人都能封王,封王一般是新帝即位后,给自己的弟弟们封王,当然只有皇帝嫡子才有资格封王,至于其他庶出的皇子,只得以平民身份回到祖地。

    不过,若是皇子立下大功,也可以经过三省六部全票通过后,提前封王。

    赵载校听说这些天策军中有四万皇族子弟,祖地是府兵制度的发源地,这些皇族子弟怕是这次会让勋贵们大吃一惊。

    昨天从无定河南传来的消息,让赵载校一直以来现在胸口的心算是放下了一点。

    初十,左右豹韬卫,左右鹰扬卫初十渡河出发了。

    “来的及!幸好来得及!”赵载校呢喃了一句,裹紧了被子,低头昏睡了过去。

    一切都来的及,幸好援军来得及时。

    只是希望那两万定北军能够争取半个月的时间,这样七天后天策军的左右豹韬卫,左右鹰扬卫赶到后,大乾还没有能力进攻,要争出时间让左右虎贲卫,左右飞熊卫赶到后,大乾才有能力拿回草原高地。

    “都督,雪大了,回去吧。”赵载校的亲卫小声的说道,

    “嗯!”赵载校把身上的被子裹紧了一些,他不想过几天来的时候,见到他这副病怏怏的样子,要不然估计会挨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