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残忍的苏策
    很快到了地方,这是一个很大的院落,因为商队留宿,所以这个客栈比其他客栈大了很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至于为什么不用天策军,而是用天策亲卫的旅贲军,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蝼蛄的核心人数并不多,但是外围人员却很多,而这些外围人员,很多都不知道蝼蛄这个组织的存在,他们与蝼蛄没有从属关系。

    蝼蛄被打击几百年,靠的不是利益威胁,而是隐瞒身份与人交好。

    很多消息就是朋友之间闲谈被蝼蛄收集到的。

    然后蝼蛄会派人将消息传递给正在和大乾作战的敌国。

    这样也是不选天策军的原因,不是信不过,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天策军中将领认识客栈里面的情人为了保护友人,提前通知一下友人,这样不就泄露了消息,让这些蝼蛄有所准备了,因此,二皇子选择了不擅交友的苏策。

    蝼蛄已经不是一个复国组织,现在更像是一个售卖情报的组织,只是这些情报大乾买不来,因为这是一个敌视大乾的组织。

    而定北城新建,就给蝼蛄一个很好的机会,他们将总部从狼烟山搬到了定北城,趁着定北城新建的时候,谁都和谁不熟的现实情况,来了一招大隐隐于市。

    至于草原上的九胡人,蝼蛄早在大元时期就和他们有了良好的关系。

    九胡人在狼烟山的宝库,这些蝼蛄也在用,每年都会往里面搬运自己挣到的金银。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说蝼蛄是长着大乾面孔的九胡人,一点也不为过。

    战争宵禁,街上没有人,客栈内的蝼蛄还以为是天策军调动,根本没有想到是是为了对付他们。

    四个团的旅贲军率先展开阵型将院落团团围住,方盾连排,长枪斜指,弩手给弩身上放好了弩箭,弓手们则在自己脚下,插上一排红羽箭。

    此时,外面的动静已经惊动了院落内的蝼蛄。

    之前二皇子查的很细,细到院落内每一个蝼蛄的身高,体重,样貌特征。

    本来二皇子准备放长线钓大鱼,但是战事一起,九胡还在城外,之前没有打草惊蛇,硬是忍到太子到达,天策军全部入城后,才选择动这些蝼蛄。

    主要把这些蝼蛄组织的核心灭掉,遗落在外的蝼蛄就不成气候了。

    至于找人员名单什么的,二皇子并不需要这些,毕竟和这些蝼蛄交好的人,也只是当做他们是朋友,并没有主动的去做什么有损大乾的事情。

    因此二皇子和太子商议后,只诛首恶,其他人也不是蝼蛄,还是大乾人,放他们一马也无妨。

    “所有人注意,不可放走一人,第三团随我进去杀贼!”苏策嘴上喊着,战马却没有挪动丝毫。

    而是等了两三个呼吸,猛地一挥手,搬来的三架床弩犹如闪电一般射三根如同长枪一样的弩箭。

    院落的大门被能够扎进砖石的弩箭撞成碎片,同时弩箭去势不减,将抵在门后的蝼蛄们串成三个人肉串。

    这时苏策才不慌不忙的下马,黑色的面甲下,苏策嘴角微扬,显然刚才的小把戏成功了。

    左手端着一把手弩,右手拉着弩弦上了一支弩箭,猛地一挥手。

    旅贲军先是三伙刀盾手左手持盾,右手拿刀,压着身子闷头冲去院中,顺手将门口还哀嚎的蝼蛄了结掉,后面弩手和长枪手也紧随其后,长枪手路过蝼蛄尸体的时候,不惯有没有死掉,都用长枪刺杀一遍,其中果然有三个装死的。

    看到旅贲军从门口拥入,院落中的蝼蛄们一阵慌乱,只有猎弓,柴刀的他们,打探消息,搞些腌臜手段还行,论起厮杀,即便是这些刚刚十八九岁的旅贲军也比他们强的太多了。

    至于其中几个看着身强力壮的,拿着柴刀就要冲过来,还跑两步就被弓弩手们射成了刺猬,旅贲军见过死囚砍头,给十六万人杀过羊,但是杀人还是第一次。

    有几个当场就吐了,面甲缝隙流出来的液体,散发着臭味,但是血腥味更浓。

    苏策站在人群中,不停的发号施令,吐掉的人,先退出去,弓弩手射箭,把近身的蝼蛄们射杀。

    二皇子没有说要死的还是要活的,苏策觉得还是留些活口,说不定二皇子还不能问出点什么。

    “持弓者,杀!”

    弓弩手们很好的执行了苏率的命令,凡是手上拿着猎弓的都被点名射杀。

    至于猎弓射出来的轻箭,还射不透旅贲军的甲胄。

    至于院中蝼蛄们说的话,苏策自动过滤掉了,看到大乾样式盔甲的军队,第一反应是持刀,而不是迎接的人,指望苏策听他们说话,那真是痴人说梦。

    没有了弓箭威胁后,长枪手们上前,手持没有枪头的枪杆,把负隅顽抗的蝼蛄们,用枪杆砸晕,因为手劲大被砸死了也不在少数。

    至于翻墙而出的,外面的旅贲军正手痒呢,一支支羽箭把翻墙的射成刺猬。

    谁不知道凡有作战必有功勋,这次让第三团抢了先,正憋着一肚子气呢,军中一步先步步先,好不容易捞着一个作战的机会,还没把握住,可想这些围在院外的旅贲军心里有多难受。

    二百旅贲军分出一百人控制院子,其他一百旅贲军分成十队,开始搜查起屋子和仓库,都是折冲府练过两年的,起码作战的规矩还是懂得,每次进屋前,都会让伙里面的弩手掩护刀盾手进去。

    不时有蝼蛄等我惨叫声传出。

    不过总是有些意外无法避免。

    院中情况已经控制住后,苏策看着四个负伤的旅贲军有些无奈,四人伤势都不重,毕竟有着盔甲保护和同袍掩护,但是院中七十多和蝼蛄抓的抓,杀的杀,而旅贲军没一个受伤的。

    这四个受伤的,都不是作战的时候伤的。而是抓住女的后,愣了神,都是府兵出身,作战的时候,都想着杀敌,敌是什么性别的,第一反应,男的。

    但是碰的女的,一愣神,被咬的,簪子刺的,被剪刀划伤的……千奇百怪的伤口,不重,但是丢脸。

    “丢人!先去包扎,伤好了,加练十天,长长记性!”苏策黑着脸。

    整个过程不到半个时辰,苏策不算满意,但是毕竟这是旅贲第一次作战,苏策不好苛求。

    苏策走出院子给二皇子复命,看到了一群蒙着面的,穿着平头老百姓衣服的人。

    “这是?”苏策看着这些人腰上挂着横刀,腰上挂着一圈飞刀。

    苏策看不到金色面甲下二皇子的神情。只听到冷清的声音从面甲下传出来:“不要多问,自己人,活着的给他们带走,几个活口?”

    “三十六个,其中女的有十七个。”苏策听到不要多问,心里大概有了答案,不敢多问,如实回答。

    “你们进去,对照着看一看,活着的带走,这里等会儿交给定北军。”二皇子似乎在这群里面很有威信,不是身分上的,而是出自真心实意的。

    不过,苏策知道这些站在黑暗中的人很可能是皇家的供奉,苏策不想和这些人有什么交集,万一知道太多,成为宫中供奉,那可就惨了!

    黎明的时候,苏策带军回到天策亲军的营地。

    路上好多人都吐了,不过想到之前二皇子好像也吐了,苏策也不觉得自己的兵有多丢人。

    不过想到自己刚才的命令似乎也有些过头,不过敌军就在城北三十里处,苏策也是没有办法。

    至于苏策刚才下了一道什么命令,让一千旅贲军中一半多的人都吐了,不去详细描述,苏策只是害怕地上的尸体都是假死,让这一千旅贲军去补一刀。

    希望今晚做噩梦的人少一点,经历过边地残忍战争的苏策,心里很清楚,今天这只是小打小闹,真到战场上,比今晚的场面残忍的多得多。

    苏策带着他们从长安城出来,只希望能多带几个回去,行军路上最终确定有二十三个旅贲军伤势过重折损,还有三十三个残疾,剩下的伤好后还能继续从军。

    消息是昨天傍晚到的,苏策巡查完一圈营地后,东边的天空已经开始冒出红光

    苏策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屋子有些暗,苏策点燃油灯,开始签发部下阵亡的文书,以及为他们请功。

    昨夜,十六卫的大将军们没有几个人能睡得安稳,苏策认真的去记住每一个人名,虽然可能是无用功。

    但这些名字可以唤醒昨夜之前的苏策,告诉他,深夜里的所有残忍都是为了让自己的部下活着,哪怕因此遭受非议也无妨,至少自己的兵能少死一些。

    为将者手段残忍,只为少死一些部下,同时这也是为将者最大的仁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