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安定郡公
    “军中决战在即,旅贲军却不上阵,而是跟着大军身后捡拾遗骸,孤问你,此举对旅贲军而言,可比战功重要?”赵载承坐在椅子上,拿起一本书,挡住了半张脸。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苏策想了一小会儿,回道:“此举,于太子而言,一是可得军心,而是为旅贲塑魂,于旅贲军而言,虽然不能作战得功,但可以交好诸军,日后调入其他军中,因此举想来不会有难为,甚至于还有优待。”

    苏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于臣而言,可惜了一场功勋!”

    说到后面,苏策笑了笑。

    赵载承把书放下,显然苏策刚才的回答算是过关了。

    “苏策,一场功勋,这些日子,旅贲军被你带着,不管是孤还是勋贵都很满意,即便是将门,也对你赞不绝口,以你的能力怕是独领一军也是足够,你可知孤,为何要压着你,不让你得这场造化?”太子站起身子,双眼看着苏策。

    苏策,少年老成,指的是行事老成,其实今年二十岁的他,在太子眼中也就是刚刚长大成人而已。

    “是因为臣太年轻了吧?”苏策试探的问了一句,虽然心里隐约已经有了个答案,但不妨碍他听听别人的想法,听人话,吃饱饭,苏策不是不知好歹的人。

    “年轻?是也不是,门外项瑁和姜澜怕是两位老国公临死前托付给你的吧!”太子说到后面,嘴角抽动,两个老不休,还假死脱身,那就别怪他这次带安定郡公项城立功了,也得让这些勋贵知道皇家的厉害,要不然勋贵行事太过激烈,要改改了!

    太子赵载承接着说道:“大乾及冠之前册封的开国候有四位,其中三人追授,一人得爵,你知道这一人是谁吗?”

    苏策摇摇头,他还真不知道。

    太子清了清嗓子,苏策连忙递过去一杯凉茶,太子抿了一口,说道:“你不知道也是正常,那是太祖年的事情了,年少得侯,恃宠而骄,于郊外射杀田中百姓取了,你说这样的侯爷,咱大乾,留不留!”

    “不留!”苏策回答的很快,府兵进入折冲府都明白自己是为谁而战的,不是皇族赵氏,也不是领兵大将,为的是自己的家人,为的是百姓。

    “这也是为什么不给你机会的原因,你这个开国伯得的容易,所以需要你压一压,耐住性子,开国侯未尝没有你的一席之地,好好替孤把这三千旅贲带好,孤,日后有大用处,给孤换杯热茶,这凉茶可不是现在这个季节喝的!”太子赵载承把手里的茶杯放下。

    “喏!”苏策有些不好意思,今天竟然犯了不该犯的错,敢给太子喝凉掉的茶水,幸好太子没跟他计较。

    苏策出了门,看到门口偷笑的项瑁和姜澜,骂道:“去去去,偷听什么,还不快给太子沏壶热茶。”

    大帅骂大将,大将骂小将,太子赵载承听到门外的动静,板了一天的脸上带着一丝笑容,摇摇头,桌上还有些折子没有批阅,油灯之下,赵载承翻开折子,右手拿起朱笔。

    在帅府里,安定郡公项城躺在塌上,想着这些日子的生活,吃了睡睡了吃,跟庄户养猪一样,就是闲着没事可做。

    老齐国公和自己的老父楚国公两人假死脱身,怕是早就被圣人知道了,只不过没有计较罢了。

    但这位太子爷可不是吃亏的主,就是可怜自己了,刚把天策军整训好,就被太子丢到了一边,堂堂安定郡公成了天策军的摆设。自己的儿子项瑁都能领着一千旅贲军,倒是自己成了没兵可领的孤将。

    不过,让太子出出气也好,至少说明太子没有计较之前假死脱身的事情。

    想到这里,安定郡公项城翻身起来,把舆图摊开,看着舆图,想着太子定下的方略,寻找着细节上的不足。

    黎明时分,项城敲开了太子的房门,看着一脸不悦的太子,项城没有不好意思,神情很是紧张。

    “太子,昨日臣想了一夜,若是罗斯人和九胡人不退,调一军回防当如何?”

    一句话,却让太子赵载承冷汗都下来了:“郡公但说无妨!”

    “大军佯攻变成大军总攻,不打痛了敌军,让罗斯人和九胡人没有南下的希望,自然他们会退,只是如此怕是伤亡会大很多。”项城既然提出来问题,便有解决的办法。

    “接着说!”赵载承披着衣服,所以的谋划都是九胡人和罗斯人缺粮撤退,但是真如安定郡公所说,那右鹰扬卫就危险了!

    “太子,我们如今的兵力和敌军相差无几,若是罗斯人和九胡人分出一军回援三关山道,彼时,我军兵力大于敌军,猛打猛追,两支骑军不用在敌军侧翼,而是直扑三关,留厢军和关内道府兵在安北城及两翼,防止九胡人和罗斯人分兵南下破罐子破摔,天策其余五军咬住敌军主力,驱赶到三关山道附近,之后按照太子的想法,这些来犯敌军一个也走不脱。”

    项城说完一大段话后太子赵载承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倒是自己想简单了。

    不过安定郡公此番补充,倒是让太子的谋划更进了一步。

    兵家大事,可真不是纸上谈兵那么简单,将门勇猛,但只可做一军之主将,勋贵骄横却有骄横的底气,论起战阵之上,将门当仁不让,但论起沙场大势,勋贵出身的人更能顾全大局。

    赵载承倒是小看了安定郡公项城,这位可不比现在的齐国公姜卜差多少,只是姜卜的名气比较大,把这位曾经的副帅掩盖住了。

    这一日,节堂还是十人,少了一位右鹰扬卫大将军薛千仞,多了一位天策军副帅安定郡公项城。

    之前的方略只定了大方向,以乱战为主,靠的是兵士的素养,而安定郡公项城的加入,让乱战也有了自己的细节,听着项城对于各军的分配,上至两万人的一军,下至一团。

    十多年前,安西都护府力战十倍与己的百国联军,恐怕靠的就是项城对于军队的指挥,这让其他七位大将军长了见识,大乾还没有一个人能够指挥十几万人作战,把一团人的位置作战目标都考虑到的人。

    更多的时候都输大帅制定方略,各军大将军指挥自己的人马。

    将一支十几万人的大军凝为一体,这样的能力,楚国公府怕是要复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