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闲事无忧
    你是否渴望登上战场?

    展开厮杀?

    傲视鲜血流地?

    手揽金银财宝?

    怀抱江山美人?

    脚踏残兵败勇?

    古往今来,战争必定与掠夺相伴,不同文化下的战争价值观表现出惊人的相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从战争中获取快感的人比比皆是,死亡的悲痛只有亲人独自承受。

    在遥远的北方,罗斯公爵利沃夫正在书写日记,南边大乾再立安北都护府,其目的绝不只是守在狼烟山脉。

    公爵利沃夫上午,刚刚欣赏全副武装的骑士跨坐于战马之上,这这些意气风发的骑士,是公爵利沃夫刚刚授封的。

    拔剑相向,于这些骑士而言是人生乐事。进攻展开,厮杀激烈,难分难解,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勇敢的骑士们无一不心无旁骛,直取对方头颅。

    “宁可死于荣耀,切勿一无所成。”公爵利沃夫骑在一匹白色的战马上,检阅着自己手中的九位骑士。

    棱角分明的银色的板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棱角的好处便是可以在不增加盔甲总重量的前提下提升盔甲的强度提供更好的防御力,这种棱条可以在敌人的武器砍向盔甲主体时先吸收一部分的冲击力。

    盔甲的腹部护甲相比以前的盔甲长出不少,覆盖住了半个正面胸腹,胸腹连接处又有一块盔甲板提供防御。因为胸甲由三层护甲组成,使得胸部分的防御非常强大。头盔为骑士的头部与后脖颈提供了防御,下巴和脖子由可以升降的护喉防御,可以更方便制造与打开护面。这让板甲可以防御当时的绝大多数武器。

    公爵利沃夫的领地现在已经发展为罗斯王国军事实力最强的领地了,但就在几个月前他选择从草原撤军,因为他只是一个领地。

    利沃夫在归途中,不甘的情绪萦绕心头,读着大乾的书籍,利沃夫发现自己的领地还可以更强大。

    九胡人也跟着罗斯人一同撤离,放弃了自己的草原家乡,他们的财富已经到底了,毕竟草原比较贫瘠,其最好的产物便是马匹。

    虽然草原上也有广袤的可耕地和放牧地。草原的生活绝不是漫无目标的游荡,而是在物产丰饶的地区之间流动,一直与农业民族保持交流与互动。

    他们需要贸易交换,不断寻找机会定居。他们利用突袭获取自己无力购买的商品,同时也报复向他们发动袭击的人。

    但是现在他们只能成为附庸,结盟是因为弱小,想当年大元金戈铁马的事迹,也只能在九胡人的歌谣中偶尔听到。

    这段时间苏策想了很多,贫瘠的草原并不是适合大乾人居住生活,大乾人显然更喜欢平原的温润,平原的大块耕地是大乾人赖以生存的基础,而气候多变的草原,夺来之后,在水草丰茂的地方营建了马场。

    大乾百年战争中缺乏骑兵,部分原因是源于大量使用弩作武器。当然大乾人也会骑马,但步兵队伍火力强大,战车和骑兵显得有些多余。

    而缺乏骑兵的决定性因素在于,大乾的战争多是围攻战,造就了依赖大量人力的战争模式。大乾和周边国家的发展大不相同不同,步兵占据绝对力量。

    随着疆域的扩大,大乾太祖早就看出来以后依靠大乾需要骑兵,才能控制住帝国的疆域,所以不断的向北方草案推进,自太祖赵真至当前大乾皇帝赵钰民,五代帝王,百年时间,上百万的府兵骸骨,只为大乾能拥有一块养马地。

    有了马匹,安西都护府就有能力往西扩张,国内的物资运输才能更快。

    上次太子亲征就是属于骑兵的胜利,如果没有骑兵,等到大乾的步兵去救援,恐怕那会儿大乾早就丢掉了无定河北岸的所有土地了。

    由此可见,为什么大乾在草原上死磕九胡近百年时间,就是需要一块养马地,只不过户部需要安置流民,便将养马变为了养民。

    现在百万大乾百姓压缩在了无定河北岸,上次被袭,没有人愿意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所以,便将百姓安置在无定河南北两岸,至于剩下了六成草原便成为了大乾的养马地。

    毕竟,骑兵的重要性在与日俱增,大乾下一次扩张需要大量的战马,大乾国内也需要驽马作为运力补充。

    苏策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称秘书监为文相,现在却想通了,文相在大量书籍中寻找着国家发展的脉络,提供给三省三相定策。

    苏策怀里抱着闺女想着事情不由得入了神,直到感觉胸口一热,闺女又给他的衣服上画了地图,这才从自己的思考中清醒了过来。

    把丫头递给妻子王兰,让她给小丫头换一套衣服,苏策也给自己换了一个衣服,现在的天气慢慢回温了,不过衣服湿掉还是容易感冒。

    下午的时候,苏策没有呆在家里,而是带着李常,两人没有骑马,而是坐上了一辆马车,李常和一个护院在前面赶马,苏策坐在车中,虽然里边只坐了苏策一个人,但是马车里边很挤,因为车里边放着两个箱子。

    两个箱子里面都放的是钱,准确点说是银锭,每个银锭重十两。

    孙策,这几天没有事情可做,想起了之前自己带去的旅贲军,在路上各种意外死亡的伤残的旅贲军,是苏策难以释怀的。

    军人当死于沙场,那是所有府兵的宿命。

    这些来自于长安城周边折冲府的旅贲军,确实死于行军和各种意外,没有功勋,户部给的抚恤太少了,苏策交卸了差事,和旅贲军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是这些曾经死掉的部下们,却和他苏策有关系。

    府兵,哪一个不是家中的顶梁柱,十八九的年纪,他们的父母,妻儿都需要他们的照顾。

    苏策没有大张旗鼓的去做这种事,而是去了长安城里边,在长安万年两个县衙里边,放下了箱子,苏策亲自出面和两个县令喝了会茶,其目的不言而喻,就是希望这笔钱能用在实处,苏策也想亲自去看,但是身为军中大将和勋贵,这样的身份不适合去接触折冲府的府兵,毕竟需要避嫌。

    所以,苏澈选择将钱给两个县衙,让这两个县衙将钱转交给那些死去旅贲军的家人。

    没有人要求苏策这样去做,但是苏策却去做了,为的只是心安,当一个府兵把自己的命交给自己的将军的时候,将军也需要对得起这份信任。

    晚上苏策回到苏庄,心情很是低落,王兰见到苏策出了趟门,神情色不好,男人的事情,她不过问,把嘟嘟交给苏策。

    苏策看着被塞到怀里边,嘟嘟无辜的看着自己,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