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 还是蝼蛄
    。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318字长安城依旧歌舞升平,百姓安乐,却不知道此时皇城中的三省六部与东宫的角力。屁股决定脑袋,很多事情看似很简单,但是身处其中的人却迫不得已。要说太子亲征前,文官可把太子赵载承夸的世间少有之储君,但是亲征之后,文官独自发力去掉了一成军力,武人们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此时已经不仅仅是太子要迎回太子妃这么简单了。大乾被文人挑起文武之争,这次不争个高低是不可能的。要说三相没有私心在里面,就连苏策这个入局的局外人都能看明白,自从闻器和魏羡去职之后,天下文人已失其领,文人好名,武人好利,三相想做仕林之首的意图早已经被天下人看的清清楚楚。大乾三相从来不好做,三相要用此事给自己塑金身。这哪里可能,皇帝赵钰民看似无能,这些年来总是在朝堂上坐山观虎斗,一副------------------------------2021-10-18;;22:02:46318字长安城依旧歌舞升平,百姓安乐,却不知道此时皇城中的三省六部与东宫的角力。屁股决定脑袋,很多事情看似很简单,但是身处其中的人却迫不得已。要说太子亲征前,文官可把太子赵载承夸的世间少有之储君,但是亲征之后,文官独自发力去掉了一成军力,武人们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此时已经不仅仅是太子要迎回太子妃这么简单了。大乾被文人挑起文武之争,这次不争个高低是不可能的。要说三相没有私心在里面,就连苏策这个入局的局外人都能看明白,自从闻器和魏羡去职之后,天下文人已失其领,文人好名,武人好利,三相想做仕林之首的意图早已经被天下人看的清清楚楚。大乾三相从来不好做,三相要用此事给自己塑金身。这哪里可能,皇帝赵钰民看似无能,这些年来总是在朝堂上坐山观虎斗,一副------------------------------2021-10-18;;22:06:27463字长安城依旧歌舞升平,百姓安乐,却不知道此时皇城中的三省六部与东宫的角力。屁股决定脑袋,很多事情看似很简单,但是身处其中的人却迫不得已。要说太子亲征前,文官可把太子赵载承夸的世间少有之储君,但是亲征之后,文官独自发力去掉了一成军力,武人们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此时已经不仅仅是太子要迎回太子妃这么简单了。大乾被文人挑起文武之争,这次不争个高低是不可能的。要说三相没有私心在里面,就连苏策这个入局的局外人都能看明白,自从闻器和魏羡去职之后,天下文人已失其领,文人好名,武人好利,三相想做仕林之首的意图早已经被天下人看的清清楚楚。大乾三相从来不好做,三相要用此事给自己塑金身。这哪里可能,皇帝赵钰民看似无能,这些年来总是在朝堂上坐山观虎斗,一副虚怀纳谏的样子。但是,执政这十几年,他想做的事情,又有那件没有做成。本来科举已经多了不少名次,如今三相妄图扩大自己的影响,置皇帝赵钰民何在。以退为进,何尝不是将举屠刀的前奏。至于现在的局面,恐怕也不是三相想要的,不说别的,三人身上权臣的帽子是肯定扣定了。苏策领兵进入东宫,此时赵载承正在和赵------------------------------2021-10-18;;22:11:44657字长安城依旧歌舞升平,百姓安乐,却不知道此时皇城中的三省六部与东宫的角力。屁股决定脑袋,很多事情看似很简单,但是身处其中的人却迫不得已。要说太子亲征前,文官可把太子赵载承夸的世间少有之储君,但是亲征之后,文官独自发力去掉了一成军力,武人们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此时已经不仅仅是太子要迎回太子妃这么简单了。大乾被文人挑起文武之争,这次不争个高低是不可能的。要说三相没有私心在里面,就连苏策这个入局的局外人都能看明白,自从闻器和魏羡去职之后,天下文人已失其领,文人好名,武人好利,三相想做仕林之首的意图早已经被天下人看的清清楚楚。大乾三相从来不好做,三相要用此事给自己塑金身。这哪里可能,皇帝赵钰民看似无能,这些年来总是在朝堂上坐山观虎斗,一副虚怀纳谏的样子。但是,执政这十几年,他想做的事情,又有那件没有做成。本来科举已经多了不少名次,如今三相妄图扩大自己的影响,置皇帝赵钰民何在。以退为进,何尝不是将举屠刀的前奏。至于现在的局面,恐怕也不是三相想要的,不说别的,三人身上权臣的帽子是肯定扣定了。苏策领兵进入东宫,此时赵载承正在和世子玩耍,神色轻松。现在三相看似势大,何尝不是心虚的表现。“来了?”赵载承让嬷嬷把世子带去别处玩耍,嘴角上扬微笑着看向苏策。苏策闷声说道:“来了!”说实话,苏策看不懂皇帝赵钰民,更看不懂太子赵载承。玩权术的心都黑!聪明人不需要去说,很多事情一看便知,如今太子这般轻松的模样,那真是把三相放在火上烤。皇帝被逼出了长安,于南山荒野离宫暂居。年少太子被三省压制,无法处理国事。这大乾是姓赵,还是姓------------------------------2021-10-18;;22:12:10658字长安城依旧歌舞升平,百姓安乐,却不知道此时皇城中的三省六部与东宫的角力。屁股决定脑袋,很多事情看似很简单,但是身处其中的人却迫不得已。要说太子亲征前,文官可把太子赵载承夸的世间少有之储君,但是亲征之后,文官独自发力去掉了一成军力,武人们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此时已经不仅仅是太子要迎回太子妃这么简单了。大乾被文人挑起文武之争,这次不争个高低是不可能的。要说三相没有私心在里面,就连苏策这个入局的局外人都能看明白,自从闻器和魏羡去职之后,天下文人已失其领,文人好名,武人好利,三相想做仕林之首的意图早已经被天下人看的清清楚楚。大乾三相从来不好做,三相要用此事给自己塑金身。这哪里可能,皇帝赵钰民看似无能,这些年来总是在朝堂上坐山观虎斗,一副虚怀纳谏的样子。但是,执政这十几年,他想做的事情,又有那件没有做成。本来科举已经多了不少名次,如今三相妄图扩大自己的影响,置皇帝赵钰民何在。以退为进,何尝不是将举屠刀的前奏。至于现在的局面,恐怕也不是三相想要的,不说别的,三人身上权臣的帽子是肯定扣定了。苏策领兵进入东宫,此时赵载承正在和世子玩耍,神色轻松。现在三相看似势大,何尝不是心虚的表现。“来了?”赵载承让嬷嬷把世子带去别处玩耍,嘴角上扬微笑着看向苏策。苏策闷声说道:“来了!”说实话,苏策看不懂皇帝赵钰民,更看不懂太子赵载承。玩权术的心都黑!聪明人不需要去说,很多事情一看便知,如今太子这般轻松的模样,那真是把三相放在火上烤。皇帝被逼出了长安,于南山荒野离宫暂居。年少太子被三省压制,无法处理国事。这大乾是姓赵,还是随了------------------------------2021-10-18;;22:58:052077字长安城依旧歌舞升平,百姓安乐,却不知道此时皇城中的三省六部与东宫的角力。屁股决定脑袋,很多事情看似很简单,但是身处其中的人却迫不得已。要说太子亲征前,文官可把太子赵载承夸的世间少有之储君,但是亲征之后,文官独自发力去掉了一成军力,武人们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此时已经不仅仅是太子要迎回太子妃这么简单了。大乾被文人挑起文武之争,这次不争个高低是不可能的。要说三相没有私心在里面,就连苏策这个入局的局外人都能看明白,自从闻器和魏羡去职之后,天下文人已失其领,文人好名,武人好利,三相想做仕林之首的意图早已经被天下人看的清清楚楚。大乾三相从来不好做,三相要用此事给自己塑金身。这哪里可能,皇帝赵钰民看似无能,这些年来总是在朝堂上坐山观虎斗,一副虚怀纳谏的样子。但是,执政这十几年,他想做的事情,又有那件没有做成。本来科举已经多了不少名次,如今三相妄图扩大自己的权力,置皇帝赵钰民何在。以退为进,何尝不是将举屠刀的前奏。至于现在的局面,恐怕也不是三相想要的,不说别的,三人身上权臣的帽子是肯定扣定了。苏策领兵进入东宫,此时赵载承正在和世子玩耍,神色轻松。现在三相看似势大,何尝不是心虚的表现。“来了?”赵载承让嬷嬷把世子带去别处玩耍,嘴角上扬微笑着看向苏策。苏策闷声说道:“来了!”说实话,苏策看不懂皇帝赵钰民,更看不懂太子赵载承。玩权术的心都黑!聪明人不需要去说,很多事情一看便知,如今太子这般轻松的模样,恐怕真是把三相放在火上烤。皇帝被逼出了长安,于南山荒野离宫暂居。年少太子被三省欺压,无法处理国事。这大乾是姓赵,还是随了尚书令宰相戴温,中书令左相李信,侍中右相窦平三人的姓?此时苏策哪里不知道自己是被魏羡坑了。太子冲动?笑话!太子赵载承没有喝苏策多说话,转身去了书房。苏策苦笑一声,让手下旅贲军接管东宫防务。姜澜傻呵呵的笑着,被苏策没好气的踢了一脚。东宫中上值的两个内卫率这会儿也过来了。都是年轻人,家里早已经通过气了,三相要权,得罪皇帝,文臣削兵,得罪勋贵,太子如今也被三相得罪了。尚书令宰相戴温这些天唉声叹气的,中书令左相李信和侍中右相窦平也是有些不知所措。三人这快一个月的时间,丝毫没有大权独揽的感觉,只觉得如履薄冰,现在整个长安城都在等着三相犯错。犯错便意味着身死家破,苏策说是来总揽东宫旅贲,其实更多的是怕三相发狂,做出伤害太子的事情。利益面前,总有猪油蒙心之人,听说三相现在已经获得了南衙十六卫的兵权。勋贵这招够狠!南衙十六卫禁军,那是大乾府兵的精华所在,齐国公府总揽南衙近百年,也不想想这些骄兵悍将哪里会听三相的话,至于兵部其实是最难受的。三省六部,三省为上,六部为下,兵部归三省管辖,兵部能管住南衙十六卫吗?现在所有人都在等着三相的笑话什么时候冒出来。马上科举将近,圣人还在城外,真要考完,没有殿试,何来进士?四月中旬,大乾大考,这就是最后的期限,各方都在赌着对方先让步。但是皇帝赵钰民早已立于不败!太子和苏策只是第一天见了一面四月上旬这些天,苏策再也没有受到太子召见,苏策明白这是太子给自己的惩罚,小惩大诫,苏策也不是傻子,太子赵载承要的就是他死心塌地的效命。勋贵中能征善战之人大多已经年过五旬,现在还有可战之力,但是十年后呢?大乾要修养生息,谁最期盼,无疑是军方,至少在蛰伏的前夕,没有揽到足够的功勋,为了不让军方上层断代。这些勋贵要在蛰伏之前狠狠地教训文官,至少不能出现文强武弱的局面。如何看清漩涡,在漩涡外想的再多,也不如身处漩涡之中。四月初十,三相联袂出城,去了哪里?只能是离宫。此时大乾的国公郡公都在离宫等着三相的到来。“连年征战,大乾的百姓要歇一歇了,此次科举可设甲榜十二,乙榜四十八!”皇帝赵钰民看着三个低着头认命的三相,说了一句前后没有逻辑的话。尚书令宰相戴温,中书令左相李信,侍中右相窦平三人猛地抬头互相对视,脸上露出狂喜之色,这一局他们胜了,齐声高呼:“圣人圣明!”哪怕之前众人有多么不快,至少现在他们扛住了压力,胜的是他们,好处拿到手了,说句好听话也无妨。“别急!既然读书人立志报国,朕便成了他们的报国之心,边军中司马主薄奇缺,让这些读书人多长长见识!”皇帝赵钰民显然不能就这么轻易妥协。没有战事,骄兵悍将难免徒生事端,这些进士可不会轻轻松松的在长安城等着国家荣养,等着出外做官,都去边地待上几年。“圣人圣明!”五位国公带着几位郡公行礼,早就看不惯那些清高的读书人了,他们也不想想,没有大乾府兵,他们哪里能够安安稳稳的读好书,竟然还想着削兵。三相有些傻眼,不过刚占了大便宜,回过头来就是一棒,差点没有把三个老头砸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