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章 大戏开幕
    长安城有很多宅院或因家道衰落,或因外放为官,每年都有很多房宅买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第二天,苏策没有去东宫,而是骑着马去找李常,长安城中也不是每个地方都是繁华。

    盛世之下多白骨,路上的行人匆匆,奔于生计,在大乾上层中,却有尸餐素位之人,但是大多被排挤到了不得势的角落,只待两三代后消亡。

    勋贵高官对于自己群体的自洁过程,远比旁人想象的更加残酷,要想不成为争斗中被丢弃的砝码,就必须让自己的价值让执棋者珍惜。

    苏策和李常见面后,没有去提蝼蛄,只是说百果酿可以适时的增加产量,至于多产的百果酿卖给谁。

    苏策不去管,交给李常,事实上主权蝼蛄的人扮成商人接触李常就是想要入股,得到百果酿的做法,有着酿高度酒的法子,蝼蛄的财路一下子就有了。

    但是李常不是傻子,苏家别看在南山买地建庄,又或者在长安城买地置府,看似缺钱,但是没有的酒款一结,压根不缺钱用,所以拒绝了。

    李常应下了扩产的事情,他要准备,五六月多采买些果子,不然百果酿没有果子,酿不出来酒。

    在长安城见过李常后,苏策回十率府,此时苏策感觉有人盯上了自己。

    苏策骑在马上没有四处张望,也没有试图找一个人多的地方甩掉对方。

    既然鱼儿上钩了,那么只需要等一个抬竿的机会了。

    回到十率府,苏策看到在府衙的门口停着一辆很普通的单马马车,这样的马车长安城里面没有万辆,也有几千辆。

    十率府地处于皇城内,或者说大乾所有在长安的官邸,除了万年长安两县的府衙,其他的衙门都在皇城中。

    刚刚那种被监视的感觉也在苏策进入皇城的时候消失了。

    皇城里面除了官吏就是南衙禁军,如果蝼蛄在皇城里面都能有眼线,那大乾早就乱了。

    不过,南衙禁军中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蝼蛄摸清了底子,毕竟人要生活,总会交朋友,很多人和蝼蛄以朋友相称。

    二皇子赵载校已经在苏策的屋内等了一会了。

    门内站着两个身穿牡丹花纹锦衣的牡丹内卫。

    一进门,苏策看到门内站着平日里神秘的牡丹内卫,二皇子来的比苏策所想的时间更早。

    “我们又见面了,听说你上个月把太子气的不轻,干的好!哈哈……”二皇子赵载校打趣着说道。

    苏策的嘴角有些抽动,这位二皇子可比外人想的更神秘,看似轻佻,但是接触过二皇子赵载校后,这位二皇子有着不下于太子的才能。表面的轻佻只是一种伪装,这何尝不是一种自我保护。

    圣人四子,太子贤德,二皇子聪慧,三皇子稳重,四皇子温良。

    这是大乾士林对于四位皇子的评价,苏策只接触过太子和二皇子,对于身处南方的三皇子和四皇子也挺好奇,当然苏策不敢小瞧任何一位。

    智多似妖,二皇子打趣了几句后,看着苏策闷罐头的性子,只觉得无趣,倒是不去打趣苏策了,坐在苏策案牍上,翻看着案牍上摆放整齐的文书。

    两个身穿锦衣的牡丹内卫,拉着苏策交代事情。

    三品紫袍,这些牡丹内卫传的便是紫色的袍子,世人皆知大乾有宫中供奉,却不知道在其上有一牡丹内卫。

    苏策知道也是之前听过只言片语,所以对于眼前这两位牡丹内卫很是恭敬。

    “苏将军,长安蝼蛄我们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已经基本上已经查清了,长安蝼蛄总揽蝼蛄大权,只要灭掉了这一股蝼蛄,蝼蛄不灭自乱,所以需要苏将军不可放走一人,以免其死灰复燃。”开门见山,两个牡丹内卫你一言我一语的迅速将后续的事情交代清楚。

    两人说的很细,暗战比起沙场更为残忍,牡丹内卫十几年时间埋了不下五百暗桩,到现在还能联系上的只有不到十人,至于联系不上的人,怕是早已遇到不测了。

    “明白,明日我家管家去和蝼蛄商议百果酿的合作,交货之日,我亲率家中护院入永平坊,旅贲军还需布置,两位放心!”苏策皱着眉头,说真的他真的不愿意拿着自己家里的人去掺和进这里面。

    但是蝼蛄既然选择了苏庄,肯定已经摸清了苏庄的情况,如芒在背,要说牡丹内卫不知道蝼蛄调查苏庄,怎么可能?

    但是这就是游戏规则,对于帝国的毒瘤,牺牲一个伯爵之家,这买卖太划算了。

    要是苏策作为幕后之人,怕是一个侯爵也舍得。

    苏策说真的,还要感谢太子,是太子让苏策入局的,否则不入局的苏策一无所知,选中他人处置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那样的话,苏家以后还存不存在,神鬼难料。

    “好好做事,事后好好歇两年,有你用武之地。”二皇子赵载校不好多说什么,难道告诉苏策他的苏庄就是他们纵容摆到明面的诱饵吗?

    苏庄百果酿巨利,这两年却没有人敢打什么主意,本身就不正常,也不是没有人伸手,但是却被牡丹内卫打断了伸出来的手,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让苏庄百果酿成为一个诱饵。

    现在苏庄就要还清这两年平白得到的庇护。

    苏策明白,天上没有掉下了馅饼,当百果酿在长安城大卖的时候,他就应该有被挂到鱼钩的觉悟。

    苏策送二皇子和两个牡丹内卫,坐上了那辆普通的马车,同时,十率府也在深夜动了起来。

    东宫外六率的六位卫率深夜回到十率府,苏策身无职位,却有东宫金虎符。

    “二皇子过些日子会被刺杀,放心,放心,这只是一场戏。”苏策话说一半就看到六个卫率站了起来,连忙解释道。

    “哦,您倒是早说呀,嚯,吓我一跳!”姜澜和苏策关系最近,打趣了一句。

    不过苏策让他们六人深夜前来,肯定不是联络感情的,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吩咐。

    “令,不日,二皇子遇刺后,左清道刘安联领五百旅贲宿卫东宫,保护太子,右清道项岸领宿卫十六王府,留心夜里外出之人,不可打草惊蛇,待几日后夜里鼓楼战鼓响起,把这些人拿下,敢有反抗,杀无赦!

    四月初九,延平门守将更换,初十夜,左右率及左右司御四率,领两千旅贲,两更天从北苑大营带出,分十批,间隔一里,若有一人不至,全部谋逆论处,步行至延平门,务必于四更天前逐批潜入永和坊,之后长安戒严十日,这十日耐心潜伏,以战鼓为号,包围永平坊,记住,途中不可喧哗,不可交谈,互相监察,防止消息外泄,人盯人,盯死了。”

    苏策坐在厅堂主位上对着姜澜等六人说道。

    “永和坊中有乞丐,流民,还有坊官和十六卫的坊卫,不良人,这些人难免会泄露消息,苏将军让我等夜里潜入,万一消息走失,此举怕是不妥吧!”右率新晋卫率燕伯卿等到苏策说完,便提出来自己异议。

    “这一点,我已想到,我家本来就要于长安城置地建府,后几日便会买下永和坊,坊内之人会被迁出永和坊。”李常这些天算是挑花了眼,合适的地段要么有人住着,要么要价太高,他做不了主,就先把这些记录清楚,让苏策决断。

    交代完一切后,苏策披上黑色袍子,回到东宫,夜色中突兀的响起太子赵载承的斥责声,太子抽剑砍了苏策。

    第二天长安城便传出来,东宫领将苏策得罪太子,要不是身上甲胄厚实,且有着齐国公小公爷姜澜的阻拦,昨夜苏策怕是被当面太子砍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很多人都看到了,一脸落寞的苏策牵着马走出长安城,看到了苏策的狼狈,也被路上的人看到了。

    而苏策一脸的沮丧不是伪装的,刚刚修好的盔甲,进了一趟东宫,遍布剑痕。

    想到昨天夜里太子拿着配剑,在自己身上一边比划,一边砍出箭痕,嘴里还大喊着:“苏策,你,气煞我也,我砍了你这乱臣贼子。”苏策哪里不知道这是太子在“报复”自己。

    看到事后太子一副真痛快的神色,苏策只能哭笑不得,这位太子爷可真是一点亏都不吃,趁机报了上次自己推脱让他生的怨气。

    不过这出戏还没有结束呢,现在只是刚刚开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