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长安戴氏
    一个小小伯爵在长安城中溅起的水花,也只够得长安城的百姓一两日的谈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三相和太子在朝堂争得厉害,各方官员也纷纷卷入,每从朝会都吵得厉害,这并不是长安百姓最喜闻乐见的事情,毕竟大乾这般热闹看着糟心。

    黑暗中执棋的二皇子,自知手段稚嫩,不得出此下策,他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若是长安城一直谈论苏策这个年轻武勋和太子闹翻的事情,难免会过火,过犹不及的事情,往往只会打草惊蛇。

    这两天太子赵载承和三相,关于科举进士名额的争斗,卷入了很多官员,太子与朝中公侯难免有些形单影只。

    苏策这个“得罪”太子的倒霉蛋已经没有人关注了,长安蝼蛄,也是放松对于苏策的警惕,开始接触李常,李常每天接触的人很多,几年的磨砺,李常也从一个边军糙汉,变成了圆润的苏府管家。

    这两天,苏策回到苏庄,闲下来后,又恢复了之前的生活,钓着鱼,静心养着,心里很明确这只是暴雪将至前的平静,这难得的平静也不知道好能停留多久。

    又一日,苏策钓鱼,李常坐在苏策旁边,苏家现在铺开的场面有些大,李常力感不济,很多事情已经不是他能决定的了,苏策回苏庄,整个苏庄最高兴的人,是李常,因为他肩上的担子暂时会轻上不少。

    这会儿,两人有提起了长安置地建府的事情,之前寻了几块地方,都不甚合适,李常也是犯了难。

    “李常,既然挑花了眼,先不挑了,永和坊你昨日去看了,觉得怎么样?”苏策抬着鱼竿,鱼钩上光秃秃,一点饵食也没有,话音刚落,鱼竿又甩了出去。

    李常看着苏策这样钓鱼,早已经习惯了,自从搬来这河边小庐住,家主钓鱼就一直是这样,饵食想起来挂点,想不起来就空着鱼钩去钓。

    “昨日去看了,永和坊中住的多是乞丐和流民,至于坊内的土地,一半多都归在长安县衙名下,另外一小半归长安戴氏,是长安城出了名的大善人家,在永平坊开了善堂,每日施粥,伯爷怎么想着那片地方呀,这长安城其他地方多好,那块除了乞丐流民都没有什么人家。”李常坐在苏策一旁的短凳上。

    苏庄现在有了很多规矩,这些规矩是李常加上的,不过很多规矩,苏策觉得别扭,所以私下里的规矩很少,比起面上的恭敬,心里的恭敬才是真的恭敬,因此李常在苏策面前没有惺惺作态。

    苏策笑着说道:“乞丐流民多,那坊门处的禁军,坊内的坊官,还有巡查的不良帅怕不是忙疯了,又是乞丐,又是流民的,可是够乱的。”

    李常摇摇头:“鸡鸣狗盗之事常有,禁军和不良帅也算勤勉,不过那块也多亏了永平坊的戴善人,人有口吃的,总是不走歪路的。”

    苏策收起鱼竿,只是笑笑,李常想的还是有些简单了,轻叹一口气,这长安城中,王侯将相,三教九流,做事可从不会流于表面呀:“这可不像平时的你,今日句句不离这个戴善人?”

    李常笑着说:“只是没见过那样的人,戴家兴起不过百年,家中主营漕运,算是长安商人中的翘楚,不过比起那些死要钱的商人,戴家收养了很多孤儿,给口饭吃,教些本事,所以流民和乞丐都喜欢去永平坊,那块地方都卖不出地价了,挺不错的人家。”

    “是啊,很不错!饿不死,有点手艺,成人之后,一个小家就能立起来了。”苏策听到李常的回答,眼睛眯了起来,嘴上在夸,心里却想着这个戴家怕就是二皇子赵载校说的长安蝼蛄了。

    真希望戴家是个良善人家!

    但怎么可能呢?

    做善事是心里有亏,又或许手染血腥,为的只是心安理得。

    “就定永和坊,你先去长安县衙买下部分,咱们家没啥底蕴,买下永和坊,之后看看戴氏卖不卖他那块地方,咱家给这些流民建些房子,总比戴家荒废了那片地方好得多。

    这长安城有个好名声,不容易,这得罪完太子,总得给家里找个保障,这个名,得要,多余的地方日后再建些工坊让流民有活做,以后要是太子为难,这名气就是护身符!”苏策言不达意,但是代家这个做法未尝不能拿过来自己用。

    长安城里的人活的是脸面和名声,苏家偏安一隅总是不像话,入了这个名利场,很多事情,已经身不由己了,所以,要是日后有人寻麻烦,让人多些顾虑总好过人人拍手称快。

    “不是,伯爷,真买那块破地方吗?西南角的地价虽然便宜,但是咱家可不能在这上面省钱呀!”李常拍着胸口,身上的赘肉晃动,这些跟随苏策的边军悍卒,也已经被太平日子磨去了身上的悍勇。

    苏策笑着说道:“苏庄立了脸,让人知道苏家宁折不弯,现在这永和坊就是要立起好名声了,你也能看明白,朝中裁撤府兵,就是不想起兵戈,人人都想休养生息,这些年大乾要好好过日子,咱家进长安,得有个好名声傍身。”

    李常点了点头,苏策当年为了一百食邑卖掉了长安城的伯爵府,军中之人都认为苏策是个可以信任的人,不过那点名声只在军中流传,既然苏家要扎根长安,在民间也需要有好名声。

    “之前咱们家的百果酿,戴家也想插一手,不过咱家的酒都卖给了酒楼,家里的那些半大小子眼看着长大了,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我还盘算着什么时候给您说说,把百果酿多酿一些,正好戴家在永平坊,日后也是邻坊,倒是可以把增加百果酿的份额给戴家,让他们去在京畿之地外的贩卖,咱家多了进项,买那小半地方,戴家应该也会同意。”李常略做思考,觉得苏策说的在理。

    不过每个人的想法不同,对于立场来说,他倒是没有想苏家以后如何,只是苏家日常确实需要多些进项,这才是他这个苏府大管家的本行。

    “行了,就这么定下来,这段时间有你忙的,就别在我这里晃荡了,你家的老大都八岁了,过上些年,放到军中好好带带,你封爵的志向也不是不能实现!”苏策没和李常交底,并不是不信任李常,有过过命的交情,信任不用挂在嘴上。

    李常当年也是军中的队正,要不是年纪过了,残了,在军中未尝混不出名堂,但是人之时运,转瞬即逝,有人冒尖,就有人平庸。

    府兵中也是如此,多少人蹉跎年华,一事无成,落得个身残退伍。

    李常也没有多想,当年投奔苏策来,就是想着能够依附在苏家,这样后代子孙也能跟着享福,现在他的一切都是苏策给的,不然他只能在老家指望着一点地过完余生。

    今天得到苏策的保证,家里老大日后算是不用愁了,苏策比自己的年岁还小,虽说现在得罪了太子,但是很多事情并不是太子和圣人就能一言而断的,军中自有决断。

    苏策,这几年蛰伏几年,要是有了战事,回到军中,还是那个横断敌阵的悍将。

    李常一路上想了很多,来了长安,李常的眼界广了很多,苏策和他们这些残军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份信任得之不易,只有同生共死才有这份信任。

    苏策这个人值得跟随,不说苏庄的那些庄户日子过得有多好,毕竟勋贵对自己的庄户都差不多一个样子,主家出征,护住主家家人的不是食邑,而是这些普通的庄户。

    所以平日里对这些庄户越好,出征上战场的勋贵才越是不用担心家中老小,真要有事,这些庄户会用命护住勋贵的家人。

    而李常更明白,苏家每年至少有上万贯花到了别处,那批跟着苏策冲阵的府兵,每家都有苏家送出的钱粮,能做到这些的勋贵在长安城可不多。

    李常骑着马,看着除完草的庄户们在跟着家中的小子比划着军中战阵,就明白苏策这两年的施恩有了效果。

    戴家的管家请了自己几次,今天去探探口风,要是能买下戴家在永和坊那片地方,日后建工坊什么的就有地方了,况且戴家主要产业是漕运,两家的合作还可以更紧密一些。

    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把百果酿卖遍天下,那些食邑眼看着长大了,等入了折冲府,可得配上好甲,当年若是自己的甲胄有钱做的厚实些,自己也不至于致残,无奈从军中退出了。

    李常一路上想了很多,这些苏策并不知道。

    苏策这会儿刚刚皱着眉头喝完药,都是些安神的药,前几日在东宫发怒,苏策知道自己之前没有过那样偏激,现在他一看见血,就感觉整个人变得暴虐起来。

    这是心病,苏策知道他在躲什么,小河烽燧堡一战,回忆起来眼前一片血红,那些饿胡的眼睛和临死前的癫狂,让苏策至今不敢回忆,一夜厮杀,疯狂过后,饿胡的尸骸堆满了烽燧堡内外,那股血腥味,苏策记忆犹新。

    苏策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病要想好,估计也只能去沙场上了,正如军中老兵总说:“杀的少,总是怕,杀的多了,就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