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肃杀
    两千人潜入永和坊动静肯定小不了,因此就需要一个由头把动静搞大一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四月初五,大晴天!

    苏策去了和姜澜得胜楼喝酒,似乎是喝醉了,姜澜带着苏策回了齐国公府,路上苏策发着酒疯,被很多人看到了,有摄于姜澜身上的盔甲,百姓们只是捂着嘴笑,一辆马车不紧不慢跟着后面,看着苏策被姜澜搀扶进了齐国公府,马车也不做停留,很快离开了。

    两伙牡丹内卫藏身于延平门内的待贤坊中的一处民宅之内,二十一个人是昨天下午从延平门进的徐城,打扮成进城送菜疏的农户。

    长安城人口众多,每天百万人的吃喝都需要从城外运进来,因此牡丹内卫便装作农户进了城。

    这并不是多此一举,而是二皇子的谋划一环扣一环,北地蝼蛄是一巢四锐四川中的四锐之一。

    一巢指的是两京蝼蛄,四锐则隐藏于东南西北四大都护府辖区之内,四川则指的是在除两京都畿之外大乾内地蝼蛄。

    其中一巢主谋,四锐还在四川之上,北地蝼蛄便是北锐,二皇子从十七岁接手牡丹内卫,历时三载,铲除了北地蝼蛄,现在二皇子要铲除的直指京畿蝼蛄。

    昨天晚上再次见过二皇子后,苏策才明白,这次长安蝼蛄只是二皇子两个目标之一,另一处蝼蛄为东都洛阳蝼蛄,一东一西合为蝼蛄一支,也是一巢,因此二皇子选择的时间是同一天,目的就是彻底铲除京畿蝼蛄,东都洛阳此时由东都羽林次卫动手。

    苏策坐在齐国公府的软榻上,身穿一身黑衣闭目养神,身旁是一套崭新的湛蓝盔甲和一把错金横刀,哪里有一丝醉酒的样子。

    另一侧待贤坊中。

    “狼头,时辰到了!”一名牡丹内卫看着滴漏,轻声喊道。

    “检查武备!”领头的牡丹内卫都尉喊了一声。

    周围的牡丹内卫眼睛猛地睁开,瞳孔紧缩,话音刚落,便站了起来。

    一圈牡丹内卫,沉默着检查着身上的武备。

    说是武备,每个人其实只有一把铁剑,一把竹弩,一壶煤石为箭簇材质的弩箭,另外还有十个牡丹内卫,往自己的胸口绑上灌满羊血的羊肠,再往身上套上一身浅色的衣服。

    看到所有人冲着自己点头,都尉语言更是简洁:“出发!”

    说是出发,一行人也只是走出屋子,爬上在坊墙旁的木架子上。

    “羊到了!”随着一个探出半个脑袋的牡丹内卫轻呼。

    所有人开始弓起身子,往竹弩上架上弩箭。

    “射!”都尉看着坊墙外仪仗齐备的队伍,冲着其他牡丹内卫喊了一声!

    “嗖,嗖,嗖……”二十一支弩箭从墙头射出。

    此时街上二皇子端坐在车撵上,听到一声凄厉的喊声在车外响起:“有刺客!”

    二皇子把手上的由十八颗舍利子制作的佛珠丢在毯子上,嘴角带着一抹笑容,赵载校很享受此刻的纷乱。

    弩箭一支支的射过来,仪仗中不时有人倒下,被同袍拉到身后,这里距离延平门只有一里,不过五百米的距离,值守的府兵放下城门,监门卫留守,其余人拔刀持枪,还有弓弩手从怀里掏出弓弦,一边跑一边上弦。

    “撤!”看到仪仗中有人射出弓箭,都尉喊了一声,便跳下木架。

    二十个牡丹内卫纷纷跳下,留下十人开始快速的布置现场,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箭矢,“插”在自己的胸口。

    另外十一人丢掉手中的武器,接着便从这处民宅离开,走过百米,在都尉的带领下,奔跑起来一路上大喊,有贼人!

    此时坊中的禁军往呼喊声源冲了过去,等赶到的时候,发现是一处民宅,不过此时民宅已经被百余身穿牡丹服的牡丹内卫包围住了。

    “还有贼人逃走,去了南边,快去追!”领头的牡丹内卫喊了一声,禁军不疑有诈,领头的旅帅连忙往南边去找“贼人”。

    动静闹得很大,坊中的百姓禁闭家门,趴在门缝看着街上一支支禁军来回奔跑。

    忽然又听到几声大喊:“贼人去了永和坊!”

    街头上的铜锣响起,百姓们纷纷往自己的家中跑,很快锣声停了下来,鼓楼中赤裸着上身,肩膀上跑马的力士站在木架上,挥舞着大号鼓锤,闷哼一声:“起!”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

    百姓们数着鼓声,脚下的步伐越发快了。

    坊门的禁军听到第六遍鼓,关起了坊门,坊中坊官带着不良帅开始盘查各家各户,对照民册轻点人数。

    驻扎在皇城中的南衙骑兵,在街上纵马疾行,离家太远的百姓,站在街边,拿出自己的鱼符。

    不同材质的鱼符象征的不同的身份,金鱼符被禁军护送着往家赶,银鱼符由不良帅指路顺着街边回家,铜鱼符则乖乖的在街边被不良帅记录着名字和籍贯,想来长安万年两县,今年的徭役人手会很充足。

    等到傍晚,长安的主街上已经没有了百姓的身影,街面上,十步一人,这里面既有南衙禁军,也有不良帅,而十六卫的骑兵,五十余人一队,在街上骑行巡视。

    夕阳之下,十副担架被抬走了。

    百姓们看着街面上有尸体被人抬走,坐在自家墙头和邻居说着自己看到的一切。

    齐国公府。

    “咚咚咚!咚!咚咚咚!”两长一短的敲击声从门外传了进来。

    倚靠在软榻上的苏策从睡梦中醒来,看到来人正是姜澜,两人没有说话,姜澜帮着苏策穿上湛蓝色的甲胄,这是一套明光铠,不是齐国公府的甲,是二皇子赐给苏策的,不过由姜澜转交而已。

    虽然苏策觉得二皇子这样布置有些多此一举,谨慎过头,但苏策还是很认同二皇子事无巨细的安排,毕竟身上的湛蓝色明光铠,自己之前可是很眼热的。

    是的,这套甲胄就是之前二皇子赵载校身上穿的那套,不过改了一些形制,去掉了错金。

    苏策抓起错金横刀,跟着姜澜从齐国公府从坊墙处开的府门走出。

    街上两千旅贲军骑着战马肃杀之气弥漫在这支没有打过仗的军队中,苏策换了新行头,这些旅贲军也换了行头,身上穿着羽林卫朴素的红布包边明光铠。

    苏策翻身上马,没有说话,拍马疾驰,身后的旅贲军跟随着身穿湛蓝色明光铠的苏策。

    夜里,在永和坊中,零星的喊杀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