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2章 小心我揍你啊
    听到这句话,女子猛拍额头,简直无语问苍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大哥,你饶了我吧,算我求你了,而且,我目前还未有成亲的打算,况且,我那个势力的老爹是不会答应我嫁给你的。别说你只是不小心看见了我洗澡,就算我两现有了小孩,他也只会送我去家庙当尼姑。”

    老头子,对不起了,借你一用,女子心里暗暗道。“所以,你不用这么的……额,怎么说呢。”女子一脸为难的看着男子,“反正就是你不用娶我。而我也不介意,所以…我们后会无期!”

    女子一番话说完,不待男子反应过来,便已跑远。

    “哎!”待男子反应过来,那女子早已跑了一大段路。“姑娘,等等我啊,小生还有话未说完呢。”男子提步追了上去。

    女子转头,只见那男子背着书箱,已经追了上来,“你别在追我了,你再追,小心我揍你啊!”女子叫唤一声,加快速度朝前跑去,男子却依旧在追。两人就这样你追我赶的消失在路的尽头!

    京城,太师府。

    一顶轿子停在太师府前,门前的小厮急忙赶上前去,掀开轿帘,轿子中走出一个中年男人,一身深紫色的朝服,虽然来人已经上了些年岁,却依旧丰神俊郎,可见年轻时风采斐然!

    小厮朝府内同告一声,只见府中出来一约莫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老爷回来了。”

    “嗯。”轿子中出来的中年男子轻应道,进入府中边走边问道:“常德,大小姐最近在干什么?”

    跟随在后的管家常德一愣神,老爷不是向来不怎么管大小姐的么,今日怎么了?随即答道:“老爷,小姐不在府上,老奴已经一个月没见过小姐了。”

    中年男子也就是当朝太师容海宁脸色瞬间黑了,“这个孽女,简直越来越不像话了,竟然这么久不回府,又去哪儿疯了,常德,派人去找,十天之内,将小姐找回来。”

    “是,老奴这就去安排。”管家常德去安排。容海宁在原地站了半晌,叹了口气向大厅走去。

    大厅里,容海宁的二夫人杜冰艳坐在右边的主位上品着糕点,丫鬟在一旁捶着肩膀,一脸的惬意舒适。抬眼间瞧见了疾步而来的容海宁,急忙起身迎上前去娇笑道:“老爷回来了,可是累了。”

    她伸手去挽容海宁的手臂,却被他躲了过去,让她在门口一阵尴尬。不过,对此她也没甚在意,他一向都是如此!

    “可是谁又惹你生气了?”她上前为他倒了杯茶奉上,容海宁接过茶盏,但想起今日朝堂上皇帝话里话外的暗示,一阵心惊于懊恼。

    “还不是锦绣那丫头,都已经一个多月未在府中了,真是太无法无天了。”容海宁叹口气,语气间有些自责,也有些许无奈。

    二夫人素手搭上容海宁的肩头,渐渐揉捏起来,“老爷你也别太生气,锦绣还小,而且她又贪玩,兴许过些日子就自己回来了,老爷别气坏了身子。”杜冰艳很是解意的安慰道。

    听到这话容海宁火气瞬间就上来了,“她都已经十八岁了,哪里还小,别人家女儿这个年岁都已经是几个孩子的娘了,你看看她,哪里有个女子的样子了,琴棋书画不通,诗词歌赋不会,更别提女红针线,哎,老夫是做了什么孽,养了这么个不成器的。”

    二夫人连忙拍拍他的背,“老爷别气,气着身子就不好了,锦绣着实顽皮了些,日后再好好教导就是了,你可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今日朝堂上,圣上似有意将锦绣许配给三王爷,怕是不日圣旨就要下来了,可锦绣她……”容海宁无奈的摇摇头。

    听到此话,二夫人也楞了,虽说她并不太待见这个原配生的刁蛮的大小姐,可许配给三王爷夜未央那个病秧子,自己心里也有几分可惜。

    “老爷,这……”二夫人此时也有些语塞,随即却又想通了什么,“老爷,虽说三王爷体弱多病,却也是个难得的人物,温润谦和,想必锦绣去了也不会太为难她,老爷就放心吧!”

    容海宁也道:“但愿吧!”

    大厅外,常顺脚步匆匆忙道:“老爷,夫人,宫里来人了,是皇上身边的温公公。”厅里容海宁夫妇两对视一眼,说曹操,曹操到。

    容海宁快步上前,“快请!”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兹闻太师容海宁长女锦绣德才兼备,贤淑大方,温良敦厚,太后与朕闻之甚悦,今皇三子未央以至婚龄……”

    温公公有些尖细的声音宣读完毕,在场众人猛然提起一颗心,“容大人,锦绣小姐呢,怎么不来领旨谢恩?”温公公找了半天,也只有一位年约十四五岁的女子,而没有传说中的那位纨绔千金容锦绣。

    “回公公,小女顽劣,染了风寒,恐惊扰公公,所以未曾出来,还请公公见谅。”容海宁一番话说的合情合理。

    “咱家懂得了。”温公公乃是宫里的人精,哪能不知其中猫腻,想必是那纨绔千金不在太师府吧。“那容大人领旨谢恩吧!”温公公将圣旨交给容海宁。

    “公公一路舟车劳顿,我已让下人备了膳食,公公用些饭菜再启程吧”说话间,一旁的常顺已将准备好的打赏递给了温公公。温公公微胖的身子笑的一颤一颤的,“如此,咱家便多谢容大人了,也恭喜容大人了!”

    “公公客气了,常顺,带温公公去休息。”容海宁送走温公公,长出一口气,不知此事是福是祸!

    “爹,那三王爷不是病的快不行了么,您怎么会让姐姐嫁过去?”容云绣一脸不解,爹爹虽然平时对姐姐非打即骂,却也是极其喜爱的,这次怎么会……

    二夫人拉过自己的女儿,摇头示意她不要乱说,云绣一脸茫然。前些时日听说静王殿下病入膏肓,皇帝这是要找个冲喜的。

    “这是圣上的旨意,爹也无能为力,一切看她的造化吧。”厅内一片静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