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3章 纨绔千金
    临近傍晚,太阳已慢慢滑下山头,只露出通红的半张脸,林间只有鸟儿飞扑的声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个背着行囊的女子疾步向前跑去,偶尔还向后看看,仿佛有什么追她一样,跑了许久,女子停下来,依靠在树上歇息,她大口的喘着气,目光朝他跑过的小路看去,“呼,幸好,没追上来,可累死我了。”

    女子毫无形象,一屁股坐在地上,呈瘫痪模样。不一会儿,一个背着书箱的男子也跑了过来,“姑娘,等等……等等在下啊……”

    女子猛然回头瞪大眼睛,“什么,还追,不行了,我不行了,跑不动了,我得歇会儿。”因为惊诧而直起的身子又软软的靠回树上。

    男子追过来,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姑……姑娘,呼呼……终于追上你了!”

    “你信不信我真的揍你啊,保准揍得你连家门都找不到。”女子威胁的晃晃小拳头。

    男子也反应过来,一屁股坐到女子身边,“姑娘,在下是认真的,说的话也是真的,请姑娘相信我。”

    女子一脸无奈,“我也是认真的啊,大哥,你就饶了我吧!”女子可怜兮兮的捧着脸。

    “姑娘,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我真的愿意迎娶姑娘,我……”

    “停”男子的话说了一半,就被女子打断了,“大哥,我叫你大哥,你就说,你到底怎么样才会不娶我,我就奇了怪了,我都不计较了,你还认真个什么劲儿啊?”

    “姑娘……”男子也很奇怪,一般女子被人瞧见了身子,不都是要死要活的么,不应该让自己负责么,怎么这姑娘与人不一样呢?

    “还有啊,你…”女子指指男子,又指了指自己道:“知道我是谁么?就想娶我?”

    男子一脸茫然,“敢问姑娘是……?”

    “本姑娘可是整个西陵上至八十老翁,下至三岁稚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京城第一女纨绔——容锦绣。”女子很嚣张的说完看着身边已经傻掉的男子,拍了他一把,轻笑:“怎么,被我吓到了!”

    “啊!没有,没有没有,不曾想姑娘竟是太师的千金,小生失礼了,只是像姑娘这么真性情的女子不多了,想来,只是众人误会了!。”男子言语之间略有阿谀奉承的意味,容锦绣对此撇撇嘴不予理睬。

    女子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土,指指前边的路,“我说,现在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不要在跟着我了啊。”

    男子也连忙起身,“容姑娘,在下……”

    “哎,我说,你到底想要怎样?”自己都把老底掀了,他还不死心?毕竟,没有那个男人能接受的了像自己这样的纨绔女子吧?

    “姑娘,在下绝无嫌弃你的意思,不管姑娘是怎样的人,在下都应对姑娘负责。”男子挡在锦绣身前,不让她走。

    “大哥,你看这天都黑了,你又追了我一天,我求求你,放过我吧!”容锦绣绕过男子,径自离开,只留男子一人站在原地。

    月亮爬上枝头,晚风吹的树叶莎莎作响,林间还有不知名的野兽的叫声。容锦绣战战兢兢的走着,偶尔回头看看,生怕自己被野兽跟踪围攻了。走了一段路,便见着前边的山坡上有零星的火光,走近些一看,原来是个山洞。

    山洞不深,周围都是荒草和灌木,走进洞里,只见里面有一拢火堆,火上还烤着一只像是兔子的东西,火堆对面是铺的整整齐齐的枯草。

    “咕咕咕咕……”容锦绣低头摸摸咕咕响的肚子,瘪瘪嘴,“你饿,我也饿。”赶了一天的路,不饿才怪!

    容锦绣扭头瞅瞅四周,没人,舔了舔嘴唇,“没人的话,可以偷吃么??”盯着那只烤的流油的兔子,两眼放光!

    刚想上前去拿,却听到洞外有脚步声,吓得她连忙后退两步,转身朝洞口看去。看着洞口进来的人,容锦绣目瞪口呆,“呃,你……怎么是你啊?”

    不错,来人正是那个追了她一路的书生!

    “姑娘,你来了。”那书生倒是没怎么诧异,反倒是一派镇定的放下怀里捡来的柴火,仿佛知道她会来似的。

    容锦绣目光随着男子,借着火光看到了放在柴火旁的书箱。呃……好吧,她承认,她被美食勾引了,忽略了那个东西!

    “姑娘,坐啊,这兔子马上就能吃了,你再稍微等等。”男子自顾自的坐下来,摆弄着兔子。见容锦绣无反应,便拍了拍身边的枯草,“姑娘,快过来坐啊,赶了一天的路,饿了吧,很快就能吃了。”

    摸摸干瘪的肚子,容锦绣也没在扭捏,转身在他旁边坐了下来。书生撕了一只腿递给她,“快尝尝,能吃了没?”那男子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容锦绣,催促她接过兔腿。

    拿着兔腿,容锦绣心里暖暖的,吸吸鼻子,“书生,谢谢你啊,肯收留我。”

    男子眸光一顿,随即一本正经的道:“我不叫书生。”

    呃,容锦绣心里的小感动瞬间就没了,她咬了一口兔腿,唇齿生香,杏眼微眯,有东西吃的感觉真幸福!吃了两口才口齿不清的问道:“那你叫什么?”

    男子摇摇头,果然是个神经大条的主,自己之前介绍过的,“小生复姓东方,名昭,邙山以东清水镇人。”容锦绣嘴巴塞的满满的,只得不停的点头,以示她知晓了!

    东方昭看着如松鼠一般的女子,好笑的摇摇头。好不容易将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拍拍胸口,长舒口气,“那你现在是要去干嘛?走亲戚吗?”不然背个行囊干嘛?

    东方昭把水囊给她,“慢点吃,还多着呢。”他添了一把柴,无奈的道:“你不知道么,再过些时日,便要国考了,我是进京赶考的。”

    “呃,你别笑话我啊,这些事我都不怎么关注的。”虽然有些牵强,可还算说的过去,毕竟女子不知晓这些,没什么丢人的。

    容锦绣点点头,是啊,都快八月了,西陵一年一度的国考很快就到了,西陵的考试制度与她所知晓的八股科举考试不同,这里读书人极少,所以每年都会有国考,参考人数也极少,一般不会超过千人,像东方昭这样偏远地区的考生更是少之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