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5章 街头偶遇
    自那日,容锦绣便与东方昭结伴同行,两人经过半个月的相处,成了无话不说的至交好友,租了辆马车,一路走走停停,已然到了京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东方,到哪儿了?”马车里,容锦绣伸出头来,向前面赶车的东方昭问道,“已经到了京郊,再有半日时间便可抵达。天色已晚,不如我们在此歇息一宿,明日再接着赶路,你觉得如何?”充当车夫的东方昭淡淡道。

    “好啊,赶了这么久的路,歇歇明日再说吧。”容锦绣倒在车里,坐了这么久的马车,骨头都快散架了,坐马车可真辛苦,还好自己不晕车,不然可有的受。

    城郊兴隆客栈——

    “哟,两位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看到东方昭和容锦绣过来,门前侯着的小二哥立马迎上少来招呼。

    “住店,来两间上房”东方昭交接过马车,背好行囊吩咐道。

    “好嘞,上房两间!”小二哥拉着长长的腔调朝内喊到,里面立马又有小二迎出来,“两位楼上请!”东方昭和容锦绣跟着上了楼,两人梳洗了一番,用了些晚膳,便早早的歇了。

    次日旭日东升,街道上行人商贩熙熙攘攘,热闹不已,东方昭与容锦绣早已整装待发。

    “东方,进了城,你有什么打算?”两人并排坐在一起赶着马车。

    “目前先找个客栈住下,待国考后再做打算。”东方昭目光扫过身旁的女子,见她拿着一个苹果吃的正香,朝阳照在她圆润的脸颊上,显得更加明媚可爱。

    “唔……”她将苹果咬在嘴里,玉手在腰间摸索了一会儿,掏出一个钱袋子,塞在东方昭怀里,“给,拿着,我已经到家了,留着也没什么用,你拿着,可不许不要,你要不拿着,我们就不是朋友了。”

    容锦绣说罢狠狠地咬了一口苹果,东方昭接过钱袋,笑了笑,“好,我们是朋友,而且……”

    “而且什么,干嘛不说了?”容锦绣见他说了一半停下,皱眉道,最讨厌说话说一半的人。

    “而且我还要娶你呢,等着我,待我高中状元,便去你家提亲。”东方昭伏在她的耳边说道,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畔,她的脸颊瞬间通红,就连耳垂都红的仿佛要滴下血来。

    “东方,你……你怎么还记得这事,真是,不是说了是朋友吗。”容锦绣红着脸,这厮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

    “好好,我不说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东方昭坐直身子,一本正经的道。

    “东方昭!”听到这话,容锦绣瞬间炸毛,这货还没完没了了,这一路走来,自己都说了多少次了,只能做朋友,虽然他是个很不错的男子,可自己还没想好呢。

    “好了,不逗你了,进去吧,你一个女子和我坐一起抛头露面,难免会造人诟病,虽说我以后会娶你,可闲言碎语的总是不好听。”东方昭掀开车帘,示意她进去。

    锦绣无奈的翻个白眼,她已经无力反驳了,他爱咋说就咋说吧!起身钻进车里,留他在外赶车。

    太阳越升越高,街上的人也越发多了起来,路边摆摊的小贩也吆喝起来,声音此起彼伏。锦绣掀开车帘瞧着这番渐渐热闹起来的景象,心情也莫名的兴奋起来!

    前方也驶来一辆华丽的马车,想来坐在其中的人非富即贵,锦绣撇撇嘴刚想别开脸,却不想风掀起了对面马车的车帘,她看到了此生最难忘的一幕!

    只见车中慵懒的斜靠一个白衣男子,一头墨发半扎半束,鬓角只留了两束青丝,随风微微扬起,剑眉斜飞入鬓,一双潋滟的桃花目,盈盈含情,薄唇微抿,俊美堪比天人,柔美却又不失英气,给人一瞬的感觉仿若不似凡人!那辆马车都过去了好久,锦绣却还未回过心神。

    太师府前,东方昭将马车停了下来,“锦绣,到了。”容锦绣钻出车厢,抬头看着熟悉的大门,阵阵亲切感扑面而来。

    门外的小厮看见自家大小姐,惊得差点跳起来,小祖宗哎,您可终于回来了!

    “大小姐,您终于回来了,老爷都快急死了。”小厮赶忙跑上前来接过她手中的包袱。

    容锦绣跳下车,“阿言,你先进去告诉我爹,我等会进去。”

    “是,小姐。”叫阿言的小厮看了看东方昭,又看看容锦绣,连忙进府去禀告。

    “东方,进去坐坐吧。”锦绣指指府中,“休息一下,再去找客栈也不迟。”

    “不可,你快些进去,容太师想必已经等急了,你已经出来这么久了,快些回去吧。”东方昭摇摇头否绝道。

    看他心意已决,容锦绣也未再勉强,只好道:“那我先回了,改日去找你,记得派人告诉我你的住址。”

    “好。”这姑娘还未进家门,就已经想着出去的事,看来真是个坐不住的主,东方昭点头笑着应道。

    锦绣转身刚准备进去,却被东方昭叫住,“等等,”锦绣又复转过来,“怎么了?”

    东方昭伸手从怀中掏出一把小银梳,拉过她的手,放在她的手心里,“这个你收着,这是我母亲留下来的,今日送给你。”

    看着手中的小梳子,容锦绣却吐出一句,“这算是定情信物么?”

    东方昭一楞,随即淡淡笑道:“你要这么认为,那便是。”

    听到这句话,容锦绣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她说的这都是什么话,简直丢死人了!

    “锦绣,等着我,待我高中,我便来提亲迎娶你过门,做我的夫人。”锦绣看着他那自信满满的样子也不忍打击他,嗔怪的看了他一眼,有些痞气的道:“那便等你高中状元再说吧,东西不错我先收下了。”扬扬手中的小银梳,一双杏眼亮晶晶的,满脸的戏谑!转身跑进府去。

    看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东方昭唇角的笑意渐渐收敛,眼里的深色晦暗暗不明,他抬手捂上跳动异常的心口,我这是怎么了?随后摇摇头,自己真是魔怔了,转身跳上马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