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6章 惊闻赐婚
    大厅里,容海宁黑着脸,“她还知道回来,这都一个多月了,一点音讯都没有,不知道在哪里疯够了,我怎么会生出这么个孽女,慧兰要是知道我将她教导成这样,估计……哎!”

    二夫人拍拍他的背,自责道:“老爷别气,姐姐定然不会责怪您的,你公务繁忙,要怪就怪妾身,是妾身未曾照看好大小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太师府里处处雕梁画栋,假山水榭,亭台楼阁。府中下人小厮有条不紊的做着各自手中的活。

    一路上,下人们看着容锦绣拿着一把小银梳蹦蹦跳跳的回来,纷纷朝她见礼,容锦绣也与他们边走边聊。

    “大小姐好!”

    “嗯,好,我走了这么久,大家有没有想我啊?”众人也不在意,纷纷笑着回道想!

    “阿钟,我不在,你是不是又偷懒了?”锦绣指指其中一个瘦瘦的大约十五六的少年,戏谑的说道,被叫做阿钟的男子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大小姐,哪儿敢啊。”

    “大小姐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阿财,我不在,府中一切都好吧。我出去了这么久,老头子很生气吧?”将梳子放进怀里,拉过小厮阿财,容锦绣小心翼翼的试探道,自家老头子生气,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小姐,你出去的这些日子可把老爷急坏了,宫里来了圣旨,小姐你再有半月就要嫁去三王府做正妃了。小姐要是在不回来,老爷怕是要把这西陵翻过来找了。”阿财一句话信息量太大,锦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什么赐婚,啥时候的事,自己就这么的被嫁了?

    而且对方还是那个远近闻名的病秧子夜未央!

    什么情况?

    “阿财,你确定,你没说笑,我被赐婚了,是我么??”锦绣一脸不可置信,怎么会是我?

    “这可是圣旨,小的哪敢说笑,就是小姐你,终于有人肯娶小姐了,老爷也终于放下了一块心病。”阿财欢喜的道,自家老爷最愁的就是大小姐的婚事了,这下好了,大小姐终于能嫁出去了!

    要知道,太师府的容锦绣小姐,那可是琴棋书画不会,诗词歌赋不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临安第一女纨绔啊!京中男子有那个敢娶的主儿。

    说实话,自己还挺佩服那个三王爷的,听说他病体未愈足不出户,想必不知道自家小姐的脾气吧!

    “阿财,你什么意思,连你也鄙视你家小姐我么?”看着阿财一脸轻松的样子,自己就有这么不受待见么?合着人家拿自己当包袱甩啊!真是够了。

    “小姐,小的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闭嘴,老头子呢,我去找他。”阿财的辩解被锦绣一声怒吼打断,只得弱弱的道:“老爷在大厅等着小姐呢。”

    容锦绣一阵风似的朝大厅而去,容锦绣刚抬脚迈入大厅门槛,一个杯子就在脚下碎裂开来,溅了满地的水花和碎片!只听得二夫人惊叫一声,“老爷!”

    容锦绣抬头,就瞧见自家老头子脸黑的跟锅底有一拼,却知道这次他是真生气了,虽然以前自己也总是好几日不回家,可那也只是几天而已,从来没有这么久不回家过,他生气,她能理解。

    “爹,我回来了。”锦绣饶过水渍和碎了的杯子,走上前来。

    “你还知道回来!”容海宁气的手指发颤。二夫人在旁边拉着他,就怕他气的严重了。

    “老爹,气大伤身,您消消气,我知道错了,来喝口茶。”容锦绣倒了杯水,递到容海宁手里叹口气,撇撇嘴道:“您就别气了,我这不回来了么。”

    “是啊,爹,姐姐不是回来了么。”门口容云绣穿着一身桃红色的对襟罗裙,轻移莲步,袅袅婷婷地走了过来。

    容海宁却将茶杯“嘭”一声放在桌子上,“常德,拿家法!”厅里所有人都被这句话惊呆了,容锦绣更是不敢相信,他要对她用家法!

    容家的家法她只是听过却从来没见对谁用过。

    “老爷?”门外常德也有些惊愕,老爷当真动怒了,自己从容海宁还是将军的时候就跟着他,却也未曾见过他对谁动过家法!

    “怎么,我说的话不管用了么?还不快去。”见他怒不可遏常德也不好违背,只得转身去请家法,身后常顺连忙跟上,“爹,当真要去取家法啊。”

    常德瞥了常顺一眼,“老爷这回是真生气了,看来大小姐要受点皮肉之苦了。”常顺禁声,他也看出来了,大小姐怕是逃不了一顿打。

    二夫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求情道:“老爷,你当真是气糊涂了,锦绣还是个孩子,淘气了些,可改了就是了,动什么家法,这万一打出个什么好歹来,可怎么是好?!”

    虽然自己不喜欢这小妮子,却也不能太明显,免得人家说她这个后娘苛待嫡女,反正她日后也不会常在府中,今日便帮她一把。

    虽说三王爷无权无势,却也好歹是个王爷,她嫁过去也是个王妃,云绣日后还得多仰仗她呢!

    容云绣也上前劝道,:“爹爹,姐姐不过就是贪玩儿而已,何必弄这么大阵仗,伤了你们父女和气就不好了,”随后便朝容锦绣挤眉弄眼道:“姐姐,你快些向爹爹认错啊!”

    容锦绣僵在一旁,她不敢相信,这老头还动真格的,她都还没气他把她许给那个病秧子呢,他反倒倒打一耙!

    锦绣脖子一梗,红着眼圈倔强的道:“好啊,你打啊,最好打死我,免得让我嫁给那个三王爷,你把我许配给那个病秧子,我还委屈呢!”

    “姐?”容云绣惊叫一声,连忙上前拉了拉容锦绣的衣袖,我的好姐姐,你怎么火上浇油呢!

    “反了反了,你简直是反了天了,圣上旨意岂容你在此置喙,今日若是不管教你一番,你当真是有些不知所谓了!”容海宁气的吹胡子瞪眼,险些绝倒!

    “老爷,锦绣还小,你也别和她置这么大气,消消气。”二夫人赶忙扶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