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13章 闲话
    临安城里,正午阳光明媚,街上一片人声鼎沸,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街边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

    皇宫里,学子们严阵以待,或镇定自若,或翘首以盼,或精神紧张,今日是国考的最后一项,也是最为重要的一项,皇帝亲自出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多时,一位白面无须的青衣太监从里间出来,手里端着皇帝的命题。

    温公公宣读完毕,抬眼看向眼前的众多学子,很是恭敬的道:“诸位,陛下命题已出,请开始作答吧。”

    这边三王府里,青竹闻言有也郁郁的道:“小姐,静王殿下的病当真治不好吗?”

    容锦绣挑着眉头摇摇头,脑子里不由得想起来那个笑起来仿佛带着阳光一般的人,“谁知道呢,也许有一天有神医就治好他了呢。”

    青竹也忙不慌的点头道:“就是,就是,静王殿下那般霞姿月韵,清风霁月的人物,定然得上天眷顾,能逢凶化吉。再者,他现在可是小姐的夫婿,小姐定能让他健康长寿。”

    容锦绣听着她的吹捧,笑的乐不可支,“停停停,你要再说下去说,你家小姐我就成神仙了。”

    青竹也乐的噗嗤一声。

    容锦绣打了个哈欠,“好像又有些困了。”

    青竹看看天色道:“快到未时了,小姐若是困顿,便再歇息一会儿吧。”

    容锦绣被迷昏了近两日,身子疲乏的很,如今吃的太饱,倒是越发的能睡了。

    容锦绣倒头睡在一旁的榻上,再睁眼时已到了酉时,天都快黑了,又窝了一身汗,只得重新梳洗一番。

    容锦绣穿着一件红色的罗裙,看着镜子里的容锦绣,青竹梳着她的长发夸赞道:“小姐今天真美。”

    容锦绣从镜子里睨了她一眼,“那你说说看,是我美还是夜未央美啊?”

    “啊?”青竹明媚的小脸瞬间耷拉下来,这可要怎么比,王爷是男子,小姐是女子,完全没有可比性啊!

    虽然王爷确实俊美得有些不像话,不过说实话,和王爷比起来,小姐就逊色了许多,容锦绣挑挑眉,等待着青竹的回答。

    “这个么,在青竹眼里,小姐永远都是最美的!”确实,容锦绣在她眼里无论怎样,都是那个救她出水火的小仙女!

    想当初,她只是个买面的小丫头,没了爹娘,又遭恶霸欺负,是这个人尽皆知的纨绔千金救了自己,给了自己一个栖身之所,今生今世,她都是她的恩人,只要她不赶她走,她就永远都是她的贴身丫鬟,不离不弃。

    “想什么呢?”容锦绣看着突然间就走神的青竹,用胳膊肘碰了她一下,这小丫头片子想什么呢想这么认真?

    “啊,小姐,怎么了?”青竹不明所以,小姐刚刚说什么了吗??

    容锦绣摇摇头,“没事,对了,夜未央现在在哪呢?”

    青竹皱着眉思索道:“据说,静王殿下最喜读书,这会刚用完膳,大抵是在书房看书呢吧。”

    “知道了。”容锦绣起身就准备出门去,青竹一脸不明所以,“小姐,你干什么去呀,头发还没擦干呢?”

    容锦绣一路小跑着到他的书房里,推开门,夜未央斜靠在软榻上,手里拿着一本书正在翻阅,此时他已换掉了那身大红色的喜服,身着一件月白色的锦袍,整个人看起来仿若误落凡尘的仙人,清贵淡雅,温润如玉。

    听见声响,他从书中抬起头,便看到容锦绣站在门口呆呆傻傻的看着他,她头发披散着,有些湿漉漉的,还有些凌乱,脸颊微微有些发红,樱唇微张,轻轻的喘着气,唯有一双杏眸亮的惊人!

    夜未央将书随手放在榻上,微微一笑坐起身子,朝她招招手,浅浅道,“王妃,这么晚,你怎么过来了,快过来。”

    容锦绣松开扶在门上的手,鬼使神差的就朝他走了过去,他拉着她坐到榻上,将她贴在脸上的发丝拢在耳后,“怎么头发都没擦干,这么着急,出什么事了吗,着凉了怎么办!”

    “呃”,容锦绣尴尬的理了理头发,她又被他迷惑了,短短一天,她对他都失神多少次了!

    夜未央起身去拿了块帕子,让她转过身背对着他,撩起她的头发,慢斯调理的帮她擦起来。

    容锦绣摸摸发烫的脸颊,暗暗懊恼,怎么又脸红了!容锦绣,你到底在害羞个什么劲儿啊?

    看着她红的几欲滴血的耳垂,夜未央浅浅一笑,风华绝代!

    容锦绣感受着他的动作,突然间就有些好奇,于是扭头问道:“没事,就是来参观参观,对了,夜未央,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温柔啊?”

    “先别动。”夜未央将她的身子摆正,摸着她柔软的发丝,很随性自然的道:“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不对你好再对谁好。”

    容锦绣眸光一闪,未在言语,任由他帮她擦干头发。夜未央放下手中已经半潮湿的布巾,鬼使神差的摸了摸她的发顶,“好了,擦干了,去把头发绾起来吧。”

    “哦,”容锦绣走到梳妆台前,将一头青丝拉起来绾了一团用簪子固定住,摇摇头确定不会散下来,才转身又走到夜未央身边。

    夜未央瞧着她干净利落的动作,就知道她显然不是第一次如此做了,“你以前就是这样束发的?”

    “嗯。”容锦绣迟疑不定的点点头,看着他,是啊,这有什么不对的吗?随后反应过来,她都已经嫁人了,自然不能像以往一样如此随便。

    “那什么,一会回去让青竹帮我弄就好了。”再说,都要睡觉了,还束发做什么。容锦绣说完便一屁股坐到夜未央身边,拿起他先前看着的书翻了几下。

    看着她的样子,夜未央无奈的摇头,他将她手里的书抽出来,拉着她走到梳妆台前坐下,看着她素颜朝天,不施粉黛的样子叮嘱道:“以后不要湿着头发,会着凉,府上一般没什么人来,王妃也不必太过拘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