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14章 夜谈
    夜未央将她发上的簪子取下来,一头青丝瞬间散落,她的发质甚好,柔顺又有光泽恍若锦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拿起梳子将她发丝梳顺,“王妃的发很是柔顺,到似那进贡的锦缎一般。”

    两人说话的空闲,夜未央手指翻转,一个灵巧又不失稳重的朝天髻便绾好了,容锦绣摸着头发,满满的惊讶:“夜未央,这头发是你弄得?”

    夜未央放下梳子,拿起一支珠钗插进她的发间,浅浅一笑,“王妃喜欢?”

    “不错,哎,你好像会很多东西啊。”容锦绣点点头,她从镜子中瞧了瞧他用玉冠束的一丝不苟的头发,他的发半扎半束,发顶用一根玉簪固定着玉冠,这难道也是他自己弄得?

    这厮,有什么是他不会的吗?

    转眼,容锦绣已嫁到静王府两日了,明日便是三朝回门的日子。

    晚膳后,容锦绣坐在屋前的台阶上,双手撑着下巴,唉声叹气的。

    明日便要回门,不想去见老头子,实在是太不道德了,别人都是坑爹的,她可到好,反过来被爹坑了,实在是太没天理了!

    一件衣服披在她肩上,回头一看,夜未央正拿着衣服,随后他坐到她身边,替她拢好衣服。语气平淡温和的问道:“坐在这里想什么呢,老远就听见你在此处唉声叹气,可是在愁明日回门的事?”

    “没有啊。”容锦绣从他的温柔中回过神,摇摇头。

    夜未央也未再辩驳什么,带着一丝愧疚淡淡的道:“别担心,明日回门,本王随你一起去。”

    容锦绣惊讶,他不是自从寻医问药回来之后,便已经三年不曾出府了么,就连宫里的各种宴会也不曾参加过,明日居然要陪她回门,他的身体受的了么?

    “舟车劳顿你能行么?”他的身子不好,一路劳顿,他能受得了么?

    “无碍,这两日本王觉得身子大好,爱妃是在担心本王?”夜未央淡淡一笑,凤眸紧盯着她,仿佛要看透什么。

    容锦绣被他这样盯着,霎时便感觉有些呼吸困难,她忙别过头深吸一口气,痞笑一声,“哈,怎么可能,我只是怕你万一出个什么事,受过的可是我好不好,弄不好,皇上一生气,我还得给你陪个葬什么的,那我岂不是得不尝失,我可还想再多活几年呢。”

    “呵呵…”夜未央敛眸郎笑一声,让人看不清神色,勾起唇角,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容锦绣再一次心跳加速,看他姿容如此的风华绝代,有些小小的不爽,“我说,一个男人长怎么好看干什么,还笑的这么妖孽,简直是……”

    “呵呵…呵…”夜未央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轻笑,“这容颜是天生的,本王也是甚为苦恼,小的时候,还有人调笑说本王是女子呢。”他说着说着神色渐渐暗淡了下来,仿佛想到了什么,随后又轻笑道:“王妃貌似对本王的容貌甚是妒忌。”

    容锦绣撇撇嘴,容锦绣斜睨他一眼一脸不服气的道:“那是当然,任何一个女人,见到比自己漂亮的人当然嫉妒了,更何况你还是个男人。”

    “既是如此,本王也是无法,那不知,爱妃觉得该如何是好?”夜未央浅笑着问道。

    “嗯……”容锦绣嘟着嘴吧,仰头看向天空的繁星,“这个嘛,爹生妈给的你也是没法改的嘛,不过呢,这人啊,对美的事物总是心生欢喜的,虽然你长得这么人神共愤,天理不容的,让我很是不爽,但每日看着也不失为一件赏心悦目的事,嘿嘿。”

    容锦绣转头看向夜未央,傻笑一声,夜未央无奈的摇头轻笑,这用词也太不着边际,不知是哪里学的,看来日后还得好好教教她。

    听朝歌说,她琴棋书画不会,诗词歌赋不通,女红刺绣更是一窍不通,是这西陵出了名的女纨绔,不过,经过这两日的相处,却也不似外面传的那样,他到是觉得,她是个不可多得的真性情的女子。

    夜未央轻咳几声,看看夜空,时候不早了,“走吧,进去吧,时间不早了,早些歇着,明日还要早起回太师府呢。”

    容锦绣听见他咳嗽,忙点点头,扶着他站起身回屋,这两日,两人一直同床共枕,也算相安无事。

    第二日,天气有些阴沉,夜未央与容锦绣早早就起来收拾好了,静王府门前,容锦绣他们正准备上马车,只是夜未央却一直咳的不停,脸色也难看的厉害。

    他的近身侍卫朝歌不禁上前道:“王爷,您……”

    夜未央抬手,示意他不要多话,朝歌只得噤声,退到一旁。

    “夜未央,要不然你别去了吧,我爹他会理解的,你看你这个样子,出个事可怎么办?”容锦绣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劝慰道,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在此处的人没一个能担待的起。

    夜未央听到她的话,勾唇浅浅一笑,这丫头口是心非!

    “咳咳咳咳……本王无碍,咳,时辰不早了,快些出发吧。”夜未央摇摇头,气息有些不稳。

    “那……”容锦绣还是有些不放心。

    “走吧”夜未央拍拍她的手,拉着她上车,容锦绣也只好作罢。容锦绣先行上了车,伸手拉他,“手给我,小心点。”

    他的手凉的渗人,她有些担忧的看着他,今日他里面穿了一件白色锦袍,外面披了一件黑色的披风,可他依旧面色发白,就连原本粉色的薄唇也隐隐发白,她一只手握着他的手,另一只手轻拍着他的背。

    “夜未央,你别去了吧,你这样子我担心……”容锦绣秀眉微颦,一脸担忧。

    “咳咳…咳”夜未央止了咳嗽,朝她安慰的一笑,“无碍,你不必担心,我过会儿就好,”他摇摇头,“今日起的早,路还远,若是困了,便休息一会儿。”

    看他如此坚持的模样,她也不好在拒绝什么,容锦绣拉起一个垫子抵在他身后,扶着他靠好,“我不累,倒是你,赶紧歇会儿。”

    夜未央轻轻的点头,闭上眼睛轻靠在一旁,呼吸清浅,若不仔细听,容锦绣可能会以为他是个死人。

    看着他发白的脸色,容锦绣叹口气,心里闷的厉害。

    马车缓缓的朝太师府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