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17章 为她的生命安全负责
    “那好吧,我就不去打扰他休息了,改日再来看他,”容锦绣心中多有愧疚,有些尴尬的耸耸肩,也不在多纠缠,悻悻的回了锦绣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房间里,夜未央面容苍白无力,略显疲惫,靠着引枕假寐,见她回来,缓缓坐起身,“回来了,这么晚,去哪了?”

    容锦绣撇撇嘴,“没事,吃的有些撑,随处走走。”

    青竹进来伺候着她梳洗了一番,又将挂着的窗帘拉好,留了一盏灯,这才退了出去。

    “你怎么还没睡?”见他坐在床边,目光炯炯的看着她,容锦绣挑挑眉问道。

    容锦绣毫无仪态的从夜未央身上翻过,在他里侧空出的床上躺下来,夜未央抿嘴淡淡道:“你没回来,本王也睡不着。”

    言罢,夜未央又随着她一起躺下,看着她屋子里那些遮的严严实实的布,有些不解的问道:“王妃为何要在屋子里挂上那些布?”

    “嗯……你是说窗帘吗?”容锦绣想了想,“不怕你笑话,我这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黑,还……还怕鬼。所以就将黑夜隔离了开来,这样在屋子留一盏灯就不黑了。”

    见她说的理直气壮,又带着些怂兮兮的样子,夜未央淡淡一笑,“本以为王妃没什么怕的呢。”

    “哼,这世上谁没有怕的东西了。”容锦绣轻哼一声,有些不服气的道。“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虽然我没做亏心事,但怕鬼么,天生的。”

    夜未央浅笑着道:“是呢,王妃说的有理。”

    说到此处,容锦绣很好奇的问道:“哎,夜未央,你怕什么呀?”

    夜未央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清秀眉眼,她好奇期待的眼神,顿了顿道:“本王……本王以前没什么怕的。”

    容锦绣皱眉,这不是重点,“那现在呢,怕什么,也怕鬼吗?”

    夜未央宠溺的揉揉她微湿的发顶,“鬼有什么可怕的,本王现在…怕死!”

    这世上,比鬼怪更可怕的是人心!

    他什么都不怕,哪怕豺狼虎豹就站在眼前,他也能毫不犹豫的上前与它们拼个你死我活,可现在,好像不一样了,他想好好的活着。

    容锦绣闻言呼吸一窒,胸腔里弥漫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钝钝的,让她很不舒服,她微微颦眉,是心疾又犯了吗?

    容锦绣连忙撇过脸,深吸一口气,又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的病,当真没得治了吗?”

    夜未央很淡然的一笑,仿佛已经看淡了生死,看透了这红尘世俗,“大概吧,之前听说毒圣能治我的病,可我找寻多年,才知毒圣早于十几年前因江湖恩怨死于非命,本王的病……。”

    夜未央摇摇头,意思不言而喻,他抬眸,目光有些炽热的紧盯着她,“你怕吗,我死了?”

    闻言,容锦绣心口猛地一钝,完了,心疾复发了。

    容锦绣忙松了口气故作轻松道:“怕,当然怕了,万一你死了,我要是被殉葬怎么办,所以你千万不能死,你既然娶了我,你就得为我的生命安全负责,知道么?”

    夜未央闻言展颜一笑,恍若天神,容锦绣呆了呆,只听夜未央道:“那便说好了,有王妃这般话,本王自当好生保重,为王妃的生命安全负责。”

    容锦绣听完他有些怪怪的话,也未多做他想,很是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打了个哈欠道:“那就好,好了,很晚了,快睡吧。”

    夜未央看着在一旁躺下的女子,心中微暖,眉眼间是他自己都不曾发觉的宠溺浅笑。

    夜,一轮圆月挂在苍穹,让万物洒下斑驳的倒影,为夜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第二日,红日缓缓的从树梢爬到半空,夜未央睁开眼睛,感觉身上有些重,低眸一看,容锦绣像个八爪鱼一般紧紧的贴在他身上,双手搂着自己的腰,一条腿也不规矩的搭在他的腿上,他有些头痛的淡淡一笑,这几日,醒来后总能看到如此景象。

    她往日晶亮的杏眼此刻轻合,睫毛弯弯,樱唇微张,唇角挂着些晶莹的液体,一张小脸粉嫩透白,娇俏可爱,整个人比起白日安静了许多。

    “嗯”容锦绣轻舒一口气,动动身子,这一觉睡得可真好,睁开眼睛,阳光透过窗帘洒下来,夜里留的灯盏看起来刚熄灭不久,还冒着一股淡淡的青烟。

    天已经大亮,容锦绣有些迟疑的动了动腿脚,却忽然发现怀里抱着的貌似不是枕头,一抬眼便瞧见夜未央微笑看着她。

    她猛然松开手,身体往后一退,一脸惊诧看着他,“你…你干嘛抱着我?”

    夜未央顿时大感委屈,明明他被她当了一夜的人肉枕头,到头来怎么是他抱着她了?

    “本王当真是冤枉啊,明明是爱妃抱着本王睡了一夜,爱妃也看到了,本王这会身子还发麻呢。”夜未央起身动动有些僵硬的身子,言语里满满的戏谑揶揄。

    什么什么叫她睡了他一夜,这话貌似有歧义啊?

    容锦绣尴尬的四处瞅瞅,额,貌似刚才真的是她抱着人家,不过,她昨晚睡觉的时候明明抱的是枕头好吧,怎么一觉醒来就变成夜未央了!

    容锦绣撇撇嘴,拉紧被子坐起身,“我只不过把你当枕头了而已嘛,又不是故意的。”

    睨他一眼颇为嫌弃的道:“再说了,你全身上下一点肉都没有,硌的人都快散架了,我才不稀罕你呢。”

    他真的太瘦了!

    夜未央摇头淡淡一笑,这是被占了便宜又倒打一耙吗,不过却没再说什么。

    夜未央看了看天色,已快辰时末了,今日被她抱着倒是难得的睡了个安稳觉,不过如今身处太师府,起这么迟,总归是不好的,“快起来收拾一下,如今在岳父家,莫要失礼了。”

    夜未央翻身下床,拿了衣架上的衣服径自穿上,窗帘缝隙里的光照进来打在他身上,他的一举一动高贵优雅,好似是泼墨画里走出来的仙人一般!

    容锦绣再一次很没出息的看呆了。

    夜未央穿好衣服,回头看着她花痴般的发呆样,轻笑一声,上前摸摸她的头顶,“真是个傻的,太阳都晒到屁股了,快起了,否则岳父大人他们该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