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18章 琼林宴
    他的温柔,让她有些无法抵抗,容锦绣回过神暗道,果然美色误人啊,又被嘲笑了!

    容锦绣拉过衣服套在身上,青竹此时也端了洗漱的东西进来,两人各自洗漱好,容锦绣坐在梳妆台前,青竹刚准备上前为容锦绣束发,却被夜未央打发了下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干嘛要让青竹下去啊,我头发还没梳呢?”容锦绣转身不解的问道。

    却见夜未央上前拿起铜镜前的梳子,在她的发上慢慢梳理起来。“以后你的发便由我来打理,可好?”

    他说的极其认真,仿佛是誓言!

    他说,以后,你的发便由我来打理,可好?

    殊不知,这句话,困住了她半生!

    容锦绣从镜子里看见他那极其认真的眉眼,那么温柔的话语,意识渐渐沦陷,盯着他那如谪仙般的容颜,久久不语。

    他真的很温柔,温柔的有些不像话,她见过很多好脾气的人,却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样温柔的人,他一直都是那样淡淡的笑着,他的唇角从来不曾放下过,仿佛世间没有什么能令他变色发怒的。

    可就是如此温柔的人,却让她觉得不真实,仿佛一个眨眼的瞬间,他便会消失不见!

    他让人没有安全感,她不喜欢!

    皇宫里,碧瓦红墙,宫殿巍峨林立,假山楼阁,气派不凡,东方昭和一众晋级学子,由一个白面内侍带着前往朝阳殿,西陵帝今日在此处宴请群臣。

    入座后不多时,便听的纱帐后一声略微尖细的叫唱,“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拜!”

    原本有些嘈杂的殿内瞬间安静下来,众人齐身拜倒,呼声震耳欲聋,“陛下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千岁!”

    西陵帝笑容可掬,同皇后相视一笑,入座后笑道:“众卿家免礼。”

    众人拜谢后随着内侍的一声入座,各自有序的回到座位上,东方昭这才打量起上首处的人,西陵帝一身暗棕色的龙袍,精瘦的身体坐的笔直,方正的脸上挂着欣慰的笑意,眉眼里也皆是满满当当的笑容。

    一旁皇后一身正红色的金刺五凤吉服宫装,笑的端庄得体,看着下首那些年轻有为的新面孔,温婉贤淑的笑着恭贺道:“臣妾恭喜陛下,又得一众贤良。”

    “天佑我西陵,为我朝又添新栋梁,看着他们,朕心甚慰。”西陵帝看着下方的西陵肱骨,很是欣慰的笑道。

    西陵自开国以来,设书院,建立官学,可因为建国前连年征战的原因,读书之人少之又少,加之受之前九品中正制科考的影响,以至于世族子弟为官者居多,党派林立,盘根错节,近些年他命人改革国考,鼓励平民进学入仕,这两年颇有成效,当然反对之声也从未停歇。

    几年以来,也不乏有人投靠士族,也有人忘记初心贪赃枉法,有人身先士卒,自然也有人成为中流砥柱。

    看着那些士族大臣虚伪的说着那些场面的恭贺之词,西陵帝只是平淡的笑着,心中无甚感觉。

    宴罢群臣已是戌时末,东方昭才回到暂住的府上,油灯的烛火打着摆子,映的事物的影子也随之摇晃舞动。东方昭坐在案前翻阅着古籍,突然耳边一声利器划过的声音,东方昭忙侧身闪过,一把飞镖飞进来插在他身后的书架上,过大的力道震的其呜呜作响。

    东方昭一惊,忙起身出了房间,只见他对面屋顶上站着一个黑衣人,宽大的斗篷将他遮的严严实实,他正对着东方昭,脸上带着一个厉鬼面具。

    “呵呵……”看到东方昭出来,轻笑一声,声音低沉沙哑。

    “阁下深夜造访,不知所谓何事?”摸不清来人的目的,东方昭只得出声问道。

    “你来的到还挺快!”鬼面人微微仰头,一句话说的有些慢,仿佛是在叹息。

    东方昭一愣,面色突变,厉声道:“是你,你究竟想做什么?”

    三个多月前,有人送给他一封信和一本有关归元珠的古籍,信中所写的内容更是让他震惊不已,所以他才会前来西陵。

    “不必担心,我只是在完成一项使命。”屋顶的黑衣人淡淡道,沙哑的声音让人听不出任何情绪。

    “使命?阁下的使命与在下有何干系?”东方昭不解,不过,他的使命难道是……

    他不敢想,如果是,那将会怎样,毕竟,那是所有的上位者都梦想得到的。

    “呵呵…自是与你有关,不然,我为何要找你。”黑衣人一顿,“你只需按我说的做,自会有分晓。”他一身黑衣融在无月的黑夜里,让人有些恍惚。

    “哼,我为何要听信你?”东方昭不客气的反问道。

    “你大可不信,不过,哼……你若不信,便也不会千里迢迢来这西陵,想来,也是放不下的,哈…哈……”黑衣人朗声大笑,后一个旋身消失在黑夜里。

    东方昭上前半步,还想再问些什么,却已是迟了,进屋取下飞镖上的纸条,看后眸色一顿,眼里波涛汹涌。

    此时,三王府一片安静,已快接近亥时,王府的下人大多也都已经休息,院墙边上,一抹黑影鬼鬼祟祟的摸索着朝墙边的小门渐渐接近。

    这人正是容锦绣,她决定了,这夜未央病的太重了,她才不要在这里浪费时光,她得逃出去,外面的广阔天地才是她的归宿,事出从急,她只拿了足够的钱,就连青竹都没带。

    这俗话说得好,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至于青竹吗,她一个丫头,想来夜未央不会难为她的。近了,更近了,容锦绣双手摸上门框,心里大喜,终于要自由了!

    哈哈……

    “王妃,更深露重,还请王妃早些回去休息。”身后一声冷冰冰的声音吓得她忙松开手转过身靠在门上,看清来人后拍拍扑通扑通跳的小心肝!

    “我去,你走路都不带点声儿的吗,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容锦绣扯着嗓子吼道,她真的很怕黑的好不好!

    “天色已晚,王妃还是早点回去休息的好,免得王爷着急。”朝歌黑着脸,耐着性子一板一眼的说道,这个女人,要不是因着王爷,他早就将她丢出府去了,如今还敢逃跑!

    ------题外话------

    本文中的科举考试并未按照明清时期的八股科举,也不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九品中正制,是我根据文章剧情需要杜撰的,所以请各位不要太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