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20章 逆天的桃花
    “小姐,奴婢都跟您说过多少次了,不能直呼王爷名讳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青竹听她直呼静王名讳,忙向四周张望,这若是被有心之人听到了,少不得闲言碎语,小姐什么都好,就是记性不好,以后若是自己不在身边,她可怎么办?

    “好好好,是我不对,不该直呼他的名讳,静王殿下,那你说他现在在哪呢?”容锦绣连忙求饶道,这个丫头,哪都好,就是太能较真儿!

    听到容锦绣改过来,青竹咧嘴一笑,看了眼天色道:“回小姐,王爷平日里最喜读书作画,这个时辰应该在书房吧。”

    容锦绣眼珠子一转,丢下杯子,起身去往夜未央的书房。

    容锦绣带着青竹到夜未央的书房时,却发现夜未央并不在,容锦绣撇撇嘴,随手拉过旁边一个洒扫丫鬟。“你,过来,你家王爷在哪儿呢,带我去找他。”

    “奴婢见过王妃,这……”小丫鬟被容锦绣突如其来的命令惊的不知所措,连忙放下手里的水盆,听罢貌似有些为难。

    容锦绣皱眉,“怎么,本妃的话不管用吗?”

    小丫鬟吓的颤巍巍的连忙跪下呼道:“王妃明察,奴婢不敢,奴婢这就带您去找王爷。”

    容锦绣抽抽嘴角,看了一下身侧的青竹,她,有这么可怕?

    青竹低头,抿唇一笑,看来小姐的威名果然名不虚传啊!

    小丫鬟起身带着容锦绣到一处白墙灰瓦的拱门前,停了下来,十分恭敬的回道:“王妃娘娘,王爷便在里面。”

    停在拱门前,里面隐隐有琴声传来,容锦绣抬手示意她们退下,她慢慢的向拱门里走,拱门上写着两个十分苍劲有力的大字——桃苑。

    墙内有淡淡的清香透出来,容锦绣吸吸鼻子,一股细腻的清香味瞬间被吸入肺腑,侧耳听着琴声,那琴声很是空灵,听者仿佛置身山水,令人心旷神怡。

    容锦绣步入桃苑,入目的景象更是让她张大了嘴巴,满目的桃花树,落英缤纷,容锦绣大概的目测了一下,约莫有五里之远,且花朵开的正盛,好似正值花期,花瓣随着微风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分外唯美妖娆!

    容锦绣忍不住惊叹道,这景象,简直是逆天的存在啊,现在的时节,菊花怕都是快要谢了,这满园的桃花是个什么情况?

    夜未央端坐在不远处的石桌前,低头拨弄着琴弦,桌子周围是几个漆黑的石凳,他身后是一个挂满枯木的花架,花架下是一张青石榻。

    他着一身白衣就端坐在这桃花雨中,风微微扬起他的青丝,他眉眼正认真的盯着拨动琴弦的手指。手指修长且骨节分明,在这桃花的映衬下,越发的好看,朦胧中,他整个人似天人下得凡间,一举一动,撩动人的心弦。

    容锦绣很是艳羡的想到,夜未央这样的男子果真如古人所说的一样,其形翩若惊鸿,婉若游龙,郎艳独绝,世无其二。单从形态外貌来说,当真是个不折不扣温雅如玉的端方君子。

    夜未央抬头,就见容锦绣站在不远处的桃花树下,带着痞痞的笑,眼眸亮晶晶的看着他。

    他停了手里的琴,也望着她,她站在桃花树下,一身浅绿色的衣衫,整个人娇俏靓丽,明媚阳光,她樱唇微微勾起,杏眼里皆是揶揄的笑意。

    看着他朝她看过来,容锦绣蹦蹦跳跳的跑到他身边,指着满园的桃花有些疑惑的问道:“夜未央,真是奇怪,现在已快九月了,菊花怕是都快谢了,这…这里桃花居然还开的这么盛,你哪儿来这么逆天的东西啊?”

    容锦绣一脸惊叹,但仍旧藏不住明媚的笑意。

    夜未央对她直呼其名早已习惯,起身抚平衣服上的褶皱,眸光转向桃林,“年幼时四处奔波寻医,偶然间在一位隐世高人那里见到,觉得新奇不已,便厚着脸皮讨要了些幼苗,栽种了过来,这些年也未曾管理过,便长成了这样。”

    夜未央看着她双眸放光的样子,唇角浅淡的笑意逐渐加深。

    “原来如此。”容锦绣点点头,放眼看着这桃林,心中的抑郁瞬间消失殆尽。

    她跑到桃林中,一棵树一棵树的看过去,转过身,笑颜如花的看着他问道:“夜未央,这桃林得有多大啊?”

    纷落的桃花中,她笑靥如花,仿佛一抹阳光,投射到他的心间,他抿抿唇,思绪飘向远处,淡淡回道:“大约有五里吧,时间久了,本王也忘记了。”

    容锦绣看着他恍惚的样子,想着他是不是想起什么不开心的事了,耸耸肩,自顾自的在桃林里转悠了起来,也不再理会他。

    此刻夜未央的眼里是满满的心痛,那里,曾经也有五里的桃花,那是他幼时的乐园,只是……

    夜未央闭眼收回思绪,看着桃林中她欢快的背影,温柔的一笑,她永远都这么开心才好!

    拢紧身上的衣服,又坐回石桌前,轻轻勾起琴弦,一曲琴音缓缓流淌……

    桃苑里,夜未央低头弄琴,偶尔抬头看看在桃林游荡玩乐的容锦绣,煞是恬淡惬意。

    “禀王爷,十七爷来访!”

    桃苑门口,言歌恭敬的站在那里拱手禀告道。

    夜未央松开手,回头淡淡道:“带他进来吧。”

    容锦绣站在桃林里,因为隔的较远,却没听清他们说了什么,只见言歌离开不久后,又领进来一个身穿蓝色弹花暗纹锦袍,面目清俊,眉眼疏阔的男子,容锦绣缓步走过来,只听得那男子欢喜的唤道:“三哥。”随后又看向容锦绣,“这位就是三嫂吧!”

    “嗯,”夜未央冲着容锦绣淡淡一笑,轻应一声。

    只见那男子朝自己行了一礼道:“三嫂,有礼了。”

    容锦绣点点头回了一礼,听他对她的称呼,他应该是夜未央的那个兄弟吧,容锦绣看着二人熟稔的样子,恍然想起,夜未央还有一个胞弟,当今十七王爷,夜未凉。

    据说炎妃娘娘在产下十七王爷后,身子日渐亏损,没过两年便香消玉殒,夜未凉年幼丧母,由宫中的奶嬷嬷带大。

    “这是十七弟,未凉。”看着容锦绣探究的样子,夜未央淡淡的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