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22章 锦绣 未央
    “去,到库房找些有趣儿的东西,明个儿给三嫂送去,今日贸然拜访有些欠妥,本王初见三嫂却无任何见面礼,说出去本王多没脸面,你小子,也不提醒着点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夜未凉摸着下巴,心里寻思着,以后可得把三嫂讨好了。

    “奴才知罪,奴才这就去。”夜未凉吩咐完小路子就连忙告罪,刚想下去准备,却又被他的一句话给打断了。

    “等等,还是本王自己去吧。”夜未凉扔下手里的杯子猛的起身,风风火火的就去了库房,小路子哭笑不得的连忙跟了上去。

    爷可真是说风就是雨啊!

    第二日,夜未央的书房里,容锦绣趴在桌子上,手里乱翻着本书,唉声叹气个不停,夜未央靠在一旁的软塌上,拿着一本棋谱翻阅着,听着她唉声叹气,微微扬起的唇角笑意加深。

    她都在这唉声叹气一个多时辰了,听容太师说,她最喜在外嬉闹,这几日待在府中,怕是闷了,夜未央淡淡一笑,摇摇头。

    “爱妃可是不舒服?”夜未央看着她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样子,笑着问道。

    容锦绣心神一震,天啊,终于肯说话了,这都快两个时辰了,自己都快憋死了。

    容锦绣连忙坐直身子,可怜兮兮的说道:“夜未央,你能不能让我出去走走,我都关在这里快半个月了,都快要发霉了。”

    听着她浮夸的话,夜未央从书中抬起头,瞧了她一眼,委委屈屈的说道:“太师告诉本王,要想守住媳妇儿,就不能让你出门,否则本王就得守寡。”

    那委屈的模样活脱脱就是受虐的小媳妇儿啊!

    容锦绣吐血,这是老头子说的,简直是坑女儿啊?

    还有,什么他守寡,弄不好会守寡的是她好吧!

    “你别听那我爹瞎胡说,本姑娘可是奉旨成婚,得为自己这颗项上人头负责,怎么可能,又怎么敢跑。”容锦绣撇撇嘴,要是能跑,她早就跑了,就凭老头子那点花招,怎么可能挡的住自己。

    听着她的话,夜未央敛眸很是无情的拒绝道:“那也不行。”

    容锦绣绝倒,“啊……夜未央,你怎么能这样。”

    之后不管容锦绣怎么说,夜未央就是不搭腔,她说着说着便也住了嘴。

    不消片刻,夜未央被她的偷笑声打断思绪,抬头看过去,只见她拿着笔,在纸上画着什么,嘴角挂着愉悦的笑意,夜未央对此甚是好奇,放下手中的书,下榻移步到她身后。

    容锦绣的纸上画着一个侧躺着的小人儿,小人儿头大身材小,手里拿着书,旁边还写着三个小字,那字自己却不认识,那小人儿一看便知她画的是自己,夜未央淡淡一笑。

    “爱妃画的是本王吗?”夜未央看了一会儿启唇问道。

    “啊!”容锦绣惊叫一声,“夜未央,要死啊,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怎么走路没声呢。”容锦绣丢下笔,翻了个白眼拍拍嘭嘭跳不停的心。

    “吓着你了?”看她心有余悸的样子,夜未央很是歉意,拍拍她的背,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啊,没事了。”她有些别扭的躲过他的手,拿起桌子上的画,对着夜未央比了比,“看,像你吧。”

    夜未央笑笑,道:“嗯,挺像的,这字是……?”

    容锦绣瞅了瞅那字,很是认真的指着那几个字道:“你的名字啊,夜未央”。

    “本王孤陋寡闻,到不知还有这样的字,来,我写给你看。”看着那歪歪扭扭不成形的几个字,夜未央只当是她识字不清胡诌的,拿过纸笔,在纸上一笔一划落下他的名字。

    容锦绣愕然,她忘了,他不认识这字。

    “看,以后要记牢,我的名字。”夜未央笑着将写好名字的纸放在她面前。

    “哦”容锦绣连忙敷衍的点点头,问道:“那我的名字怎么写啊?”

    夜未央又将她的名字写在他名字的旁边,“这便是你的名字。”

    容锦绣看着微微泛黄的宣纸铁画银钩,行云流水的字迹,一字一顿的念到,“容锦绣,夜未央,锦绣——未央。”

    夜未央看着她从左至右念道直摇头,指着纸上的字道:“从右往左念。”

    容锦绣皱眉,从右到左念?“这样念着多顺溜啊,锦绣未央,呵呵,你不觉得很顺耳吗。”

    夜未央一愣,淡淡一笑,确实顺耳。

    锦绣——未央!

    外面,朝歌带着小路子走到书房门口,小路子手里捧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箱子,很是恭顺的跟在朝歌身后。“王爷,十七爷身边的路公公求见。”

    “进来吧。”屋里夜未央的声音淡淡的传出来,朝歌侧身让小路子进去。

    “奴才见过三王爷,三王妃。”小路子进去将箱子放在一旁地上,跪倒行礼。

    “起来吧,十七遣你来可是有什么事?”夜未央仍旧和容锦绣并排坐在桌前,淡淡问道。

    “回殿下的话,我家王爷让奴才给三王妃送见面礼。”小路子将地上的小箱子微微举过头顶。

    “见面礼,给我的?”容锦绣听到此话,有些惊诧,看看夜未央,指指自己,确认道。

    夜未央浅浅一笑,点点头,“既是十七给你的,便打开来瞧瞧。”

    容锦绣接过箱子打开,里面放着各种珠宝首饰,满目琳琅,最上面放着一个鹅蛋大小的夜明珠,容锦绣拿起来放在眼前瞪大眼睛,嘴巴张得都能将手里的珠子吞下去。

    “这是十七给我的?”容锦绣眼睛盯着夜明珠,嘴里喃喃自语道,她实在是不相信。

    “回王妃的话,是,我家爷说,昨日冒昧上门颇为失礼,初次见面也没什么好的送您,便挑了这些不起眼的小玩意儿,还希望王妃不要嫌弃。”小路子恭恭敬敬的回道。

    容锦绣抬眼,这是不起眼的玩意儿,这十七得有多富啊?

    “不嫌弃不嫌弃,回去告诉你家王爷,他的礼我很喜欢。”容锦绣笑的杏眼都快眯成一条缝了,手里还摩擦着那颗夜明珠,这么好的礼物,怎么会嫌弃呢,正好送到她的心坎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