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23章 财迷容锦绣
    没想到十七这小子还挺上道,昨日她毫不留情的拆了他的台,现在想来自己真是太不应该了,万一十七要是个心眼小的,这箱子珠宝岂不是要泡汤了,幸好,十七心眼实在,没和她计较,还送了她这么多的珠宝,容锦绣暗下决心,看在这箱子东西的份上,以后对他好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看着容锦绣的财迷心窍的样子,夜未央原本不错的心情更加愉悦,看来她真的很喜欢这些东西啊。

    “夜未央,我这不是做梦吧,这些,这些都是我的了?”容锦绣抱着箱子站在夜未央面前一脸怀疑的问道。

    容锦绣深怕这是自己做的白日梦,梦一醒就没了,要知道,她即使身为朝廷一品大员的子女,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

    夜未央轻轻笑道:“对,全都是你的。”

    小路子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夫妻二人之间的互动,有些诧异,这三王妃与传闻有些不同啊,确实举止大条,也有些见钱眼开,还有些憨憨的,不得不说缺有些别样的可爱,可三殿下那一脸宠溺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小路子不动声色的收回打量的余光,忽然想起自己主子说的那句话。

    看来,这三王妃当真是有什么过人之处吧,不然这两位爷为何都对她如此大度维护。“既然王妃喜爱,那奴才就回先去复命了。”

    “嗯,有劳你了,回去告诉十七,他的礼物本妃很喜欢,让他有空常府上来玩啊。”容锦绣点点头,笑的异常开心,很是爽快的说道。

    小路子笑着答是,随后由朝歌引着离去。

    容锦绣抱着那箱子东西,顿时心花怒放,一扫这段时日的抑郁,终于她也是有钱人了,加上她的嫁妆,怎的也得是个百万富翁吧,这日子终于有盼头了,哈哈!

    “王妃很高兴。”夜未央浅笑着的问道,她就那么爱这些。

    “你这不废话么,有钱谁不高兴啊。”容锦绣敛起笑意一脸你废话的表情,将怀里的箱子紧了紧,一本正经的回道,“这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这钱虽不是万能的,但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你不知道吗,一文钱能难死一个英雄好汉,哪像你,饱汉不知饿汉饥!”

    夜未央闻言粲然一笑,微微思索了一下道:“爱妃此话有理。”

    容锦绣挑挑眉,又恢复了刚才的财迷样,笑的有些憨傻。

    夜未央又道:“爱妃如此爱财,以后府中库房田产便交由王妃管理,可好?”

    容锦绣笑意一僵,管账,这可不是自己的强项。

    容锦绣眼珠子一转,贼兮兮的问道:“你和十七相比,谁钱多啊?”

    夜未央闻言微微一愣,这他到真没仔细算过,想来他二人家产不相上下吧,很是认真慎重的考虑了一番道:“不知,本王对这些不曾注意过,一直都是账房先生打理着,朝歌他们也时常盘查,本王虽不知具体数目,但府上的财产养活百十个王妃还是绰绰有余的,怎么样,王妃以为如何?”

    容锦绣咂舌,果然是皇亲国戚,这财大气粗的不一般啊,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刚刚还在为成为富翁而心喜雀跃,而他这话就是赤裸裸的鄙视她啊!

    “这个嘛,你看我连个字都识不全,怎么可能会管账,你就不怕我把你的王府给倒腾空了啊。”容锦绣指指桌子上之前他们写的字,翻了个白眼,会计,那么麻烦的事,她才不干呢。

    夜未央一笑,“无妨,以后本教爱妃识字,算数如何?”

    “不如何,我要回房间了。”容锦绣翻翻白眼,读书认字,还不如杀了她,抱起那口小箱子,转身步伐潇洒的出了书房。

    夜未央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笑着摇摇头,又坐回软塌,拿起之前看了一半的棋谱研究起来。

    锦绣乐滋滋的回了房间,青竹拿着鸡毛掸子正在打扫,回头道:“小姐回来了。”

    “青竹,你家小姐我发财了,你看。”锦绣眉开眼笑的应了一声,打开箱子,青竹被惊的目瞪口呆。随后回过神来,忙拉着她到一边,“小姐,这么多的珠宝,你从哪来的?”

    锦绣将胳膊从青竹手里挣脱出来,“当然是十七王爷送的了,瞧你这贼兮兮的模样,不会以为…是我偷的吧?”

    “额!”青竹被说中心事,一时无语。

    “好啊,原来你家小姐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啊!真是伤我的心。”锦绣故作伤心状转身准备离去。

    青竹忙拉住她,“小姐,青竹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容锦绣反问。

    青竹有些弱弱的道:“额,要不是小姐有前科,青竹也不会这么想啊,小姐之前老是拿府里的东西出去当,奴婢只是怕小姐又拿王府的东西,王爷会怪罪的!”

    容锦绣眉头跳跳,额,貌似是啊,以她把家里的很多古董玉器都被自己给押当铺去了,老头子总被气的跳脚,难怪这丫头这么想。

    “放心吧,你家小姐我现在可是有钱人了,才不会干那些事呢,再说了,我是那样的人么?”容锦绣将箱子里的镯子珍珠乱抓了一把,塞到青竹手里,“拿着,以后你就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保证不会亏待了你,哈哈。”

    青竹嘴角抽抽,然后会心一笑。

    午膳过后,容锦绣靠在软塌上休息,青竹在一旁刺绣。

    看着青竹上下翻飞的针,容锦绣觉得眼睛都花了,这要是换成自己,估计手指头都得戳成筛子。

    自己住在这里都已经快一个月了,除了三朝回门,就再也没有出去过,也不知道东方怎么样了,之前答应了说要去看他的,这都这么久了。

    容锦绣猛的从榻上翻起来往门外走去,“不行,我得出去一趟。”

    正在刺绣的青竹被她的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小姐,你去哪啊?”

    书房里,夜未央拿着棋谱正在下棋,门还未被推开,就远远的听到容锦绣道:“夜未央,我要出去。”

    容锦绣一把推开门,夜未央头也不回的问道:“为何,府里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