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31章 绮罗
    穿过层层红墙碧瓦,宫殿楼阁,一墨衣侍卫穿过游廊,迎着风雪,脚步匆匆前往太子东宫,东宫里,太子夜昀祁正在书案前翻阅公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内侍匆匆进来禀报后,不多时那墨衣侍卫进来行礼后道:“太子殿下,眼线来报,静王刚刚出府了,说是找到了鬼医。”

    夜昀祁闻言抬起头,狭长的凤眸里浮起一抹冷光,“夜未央亲自去接?”

    “是。”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夜昀祁危险的半眯着眸子,冷笑道:“还真是不死心啊,非得逼本殿亲手送你一程,既是如此那就多派点人,手脚麻利些。”

    耿忠领命后快步退了出去。

    京郊,一队车马在风雪中穿梭,马车中,偶尔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听着车中夜未央阵阵的咳嗽,驾车的朝歌眉头紧锁,“主子,您……”

    车中,夜未央裹着厚厚的大氅,斜躺在厚厚软榻上,他淡然的从袖中掏出一块丝帕,擦去唇边那抹刺眼的血迹,淡淡道:“无碍,加快速度继续走。”

    车外,两人对视一眼,朝歌拉紧缰绳,“驾!”马儿撒开蹄子,车子在风雪中疾驰。

    突然,从天而降一批蒙面黑衣人,堵住了前路,马儿受惊扬起前蹄嘶鸣一声,见状,朝歌蓦地拉住缰绳,“吁。保护王爷!”

    再看时,车队前前后后已被黑衣人包围的水泄不通,马车后骑马的侍卫瞬间跳下马,拔刀保护在马车周围。

    “何方宵小,胆敢阻拦。”言歌拔刀相向。

    黑衣人彼此对视一眼,只听得其中一个喊到,“杀!”其他的瞬间便围了上去。

    就在黑衣蒙面杀手冲上去的一瞬间,不知从何处飞来的雪球,黑衣人瞬间被打的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

    朝歌与言歌蓄势待发正准备血战一场,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的一脸懵,王府众侍卫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满脸疑问!

    其中一个黑衣人捂着胸口站起来,警惕的看向四周,“阁下是何方高人,何不现身一见。”

    随即一声脆如银铃的般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黑衣人大惊,朝歌等人也越发警惕起来。

    “呵呵呵,不用找了,本座在这儿呢!”听见声音,众人抬眼望去,离马车不远处的树上,一个身着红色斗篷女子的人站在树梢上,宽大的斗篷将那人遮的严严实实。

    朝歌与言歌对视一眼,彼此心里明白,此人,功夫了得,内功更是深不可测。

    黑衣人见状,略微思索道:“不管阁下是何人,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多管闲事?呵呵,本座只是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怎么,你,还有意见?”只闻那人娇笑一声,调笑般的话语间皆是桀骜不驯,目中无人。

    黑衣人无语,只是盯着那人一脸煞气。

    “哎,看见你们以多欺少,本座这老毛病就犯了。”那女子边说边摇头,表示其实自己也很无奈。“呵,一句话,你们是自己走,还是需要本座送你们一程。”

    那黑衣人的头头,见这女子油盐不进,便也恼了。“既是如此,那便休怪我们不留情了。上!”

    黑衣人再次围上来。

    朝歌与言歌严阵以待。

    “找死。”那红衣女子缓缓抬起右手,食指在空中缓缓的虚画了一个圆圈,瞬间,原本空中胡乱飞舞的雪花纷纷扭转在她的指尖聚集,女子杏眸闪过一道危险的光。

    蓦地,五指微扬,指尖的雪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向黑衣人,杀气四溢,蓄势待发的二十来个人齐齐一僵,瞬间瞪大眸子,缓缓倒了下去,脖颈间只有一道细细的血痕。

    王府众侍卫大惊,面面相觑。朝歌与言歌见状,心中骇然,紧紧握住手中的剑。

    那女子从树上飞身而下,拍拍手,颇不以为意的道:“本尊很不喜欢杀人的,尤其是这么多人,可是你们不听话,这下好了,去找阎王爷喝茶了吧!”

    女子有些无奈又惋惜的摇摇头,看着马车旁边那些蓄势待发的人,女子嗤笑一声,“怎么,你们对待救命恩人就是这种态度?”

    “咳咳咳,退下。”夜未央从马车里出来,看向风中那红衣张扬的女子。“她若想伤我,凭你们,阻挡不了。”

    “呵呵。”女子仿佛听了什么好听的笑话一样,爽朗的浅笑出声,“还是你明白。”

    “阁下救命之恩,夜某感激不尽,他日定当美酒相陪,一尽今日相助之恩。”

    “这倒不用,你的命是本座救的,你只要把它给我就行了。”女子言罢,众侍卫大惊。

    夜未央未语,只是淡淡的看着那风雪中张扬万分的女子。

    看着那惊恐万状的众侍卫,女子颔首嗤笑一声,“本座没什么别的喜好,就喜欢收集人命。”

    女子缓缓转身,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淡淡道:“如若你不想把你的命给我,那么,还有一个办法。”

    女子渐渐走近马车,目光灼灼的望着马车上的夜未央,“那就是用你身边亲近之人的命来抵。比如,你的侍卫。”女子指指朝歌与言歌,眉眼间皆是明媚的笑意。“你的弟弟,你的父亲,亦或这你的妻子,诸如此类,都行。”

    这时,夜未央才看清,这女子的瞳色竟是罕见的银灰色。

    看着对面风雪中那眉眼带笑的女子,她虽然蒙着面纱,但他可以想象到,此刻她一定唇角弯弯。

    看着马车上那个淡然自若的男子,女子微微挑眉,“怎么,想好了,你想要怎么选?”

    夜未央猛的一阵咳嗽,咳得背都弯了些,手指抓着马车的边沿,指节发白。

    “咳咳咳…”止了咳,夜未央微微抬首,面色越发惨白,唇边挂着猩红的血渍。朝着那张扬的人儿浅浅一笑,“我这条命随时待阁下来取。”

    女子微微敛眸,秀眉微颦。风雪中,那个风姿卓越的男子,他是那般淡然!那般的,不在乎!

    对生死,真的不在乎吗?

    女子扬首微微一笑,“好,爽快,不过,今日本座心情不好,待他日有心情了,定来取你性命。”

    夜未央浅笑,“好,还不知姑娘姓名。”

    空气中一道红影闪过,再看,已然没有了那女子的踪迹,风雪中,只残留着一道浅浅的余音。

    “本座叫绮罗。”

    夜未央凤眸微眯,看着交加的风雪,久久不语。

    众侍卫也是面面相觑。

    “走吧。”夜未央转身钻进马车里,言歌与朝歌也跳上马车,车队渐渐消失在白茫茫的风雪中,只留一地尸体,不多久便被大雪掩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