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32章 归来
    一道红影脚尖微点,缓缓落在树枝上,惊落一片雪,杏眼微眯,望着消失在风雪中的马车,银灰的眼眸里一片清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夜未央,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

    风雪愈发的大了,雪花密密麻麻的洒落在她的肩上,红白相印,妖娆不已。

    是夜,风雪依旧。静王府里,灯火通明。

    卧室里,青竹正坐在碳火盆旁打盹,头点的似小鸡啄米一般,眼瞧着脑袋就要磕到桌子上,一双素手接住她掉下来的脑袋。

    “呃。”青竹猛的被惊醒,抬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人,猛的起身惊喜万分的叫道:“小姐,你回来了。”

    容锦绣瞥了眼自家这个缺根筋的丫头,缩缩脖子,“小祖宗哎,你小声点,你家小姐听的见。”

    青竹憨笑一声,眉眼里是藏不住的欣喜。“小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通知奴婢一声,奴婢好去接你啊,小姐此番回去,一切可好?”

    容锦绣取下身上的包袱,眸色一暗,面色也是少有的凝重,“师父走了。”

    青竹闻言有一瞬间的屏息,看着容锦绣黯然的样子,却也不知安慰些什么,她知道老谷主对于容锦绣来说意味着什么。

    青竹也很是伤心,忙拿容锦绣递过来的包裹,解了她身上的大氅,又替她倒了杯热水,勉强笑道:“小姐,您莫要伤心了,节哀顺变,赶了一路,喝点水暖暖身子吧。”

    容锦绣接过杯子转身坐在软塌上,喝了一大口,“还是青竹待我好,哦对了,夜未央呢。”

    “听言侍卫说,好像是找到了鬼医,所以王爷亲自前去接了。”对于容锦绣对夜未央直呼其名,青竹表示已经习惯了。

    “鬼医,殷离。”容锦绣有些印象,他貌似能治好夜未央的病。

    若是师父还在,夜未央的病……

    其实,殷离也是一样的。

    “夜未央亲自去接,什么时候走的?”容锦绣喝了口水,淡淡问道。

    青竹微微仰头,眨巴眨巴眼睛,想了想道:“约莫是巳时走的。”

    巳时,天都黑了,这都快一天了,还未回来!

    容锦绣眯着眼,丢下手里的杯子,起身拿起大氅,穿上就往外走。

    “哎,小姐,去哪啊?”青竹被容锦绣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不明所以。

    容锦绣已经出门走进风雪中,“去找夜未央。”

    找王爷!

    “小姐,等等我。”青竹也忙拿起手边的衣服奔进风雪中。

    呼啸的寒风吹过,雪花打着璇儿落下来,整个京都银装素裹,亮若白昼。

    得得的马蹄声在安静的雪夜里格外清脆,车马在静王府前停下,言歌扶着夜未央从车上下来。

    见状,老早就侯在门口的管家连忙迎上来。“王爷,您可回来了。”

    夜未央轻咳几声,点点头,抬步往府中走。管家这才看到身后还跟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和一个年约十二三岁的少年,老者眉眼凌厉,很是严肃,少年的稚嫩的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

    刚进了府,夜未央顿住脚步,转身对身后的老者道:“殷大夫,天色已晚,舟车劳顿,本王让言歌先带你们先行休息,其余事明日再行商量。”

    “草民多谢王爷。”殷离点头,言歌带着他们去了客房。

    看着他们远去,管家上前悄声道:“王爷,王妃刚刚也回来了。”

    “咳咳……嗯,知道了。”夜未央眸光微微一亮,惨白的薄唇轻勾,拉紧身上的大氅,对着身后一干人等挥挥手。

    夜未央这才准备往回走,就瞥见不远处的游廊里脚步匆匆朝这边而来的倩影,清润的眉眼扬起一片温和的笑意。

    容锦绣老远的就看到站在门口处的那个人,加快脚步冲到他身前,“夜未央,这么晚了,你怎么才回来?”

    四处看了看,也没见什么生人,抬手替他拍掉肩上的雪,拉着他边走边道:“这么大的风雪,你说你接什么人呐,让言歌他们去就行了么,你说说你,这么个破败身子,你是去找死呢吧!”

    朝歌在一旁,听的直皱眉头。

    看着她冻的通红的小脸,再听着她的絮叨,夜未央淡淡一笑,微微摇摇头。“王妃,本王无碍。”

    拉着夜未央进了屋子,忙在他手里塞了个手炉,“手凉的跟石头一样。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看着夜未央发白的脸色,容锦绣心中除了郁闷,更是想发火,可看见他那惨白温润的脸,多大的火气她就都发不出来了。

    容锦绣强忍着怒气,他本就寒气入体,还敢在这冬日的风雪夜里出门,真是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

    看着她气呼呼的样子,夜未央伸手拉着她在自己身边坐下,浅浅一笑,“王妃这是在担心本王?”

    容锦绣一梗,嘴硬道:“什么担心你,本姑娘只是不想早早的做了寡妇,免得人家说我克夫,日后再嫁不出去怎么办?”

    夜未央看着她强词夺理,低头浅浅一笑,这么别扭,还真是有些莫名的可爱呢!

    “王妃莫气了,本王知道错了,此次事出有因,本王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容锦绣听他撒娇一般的认错,心情突然好了些许。

    “你的身子,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两人说话间,青竹已经端了热腾腾的姜汤。

    容锦绣看着榻上咳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人,连忙递了一碗给他。“喝点姜汤,驱驱寒。”又转头吩咐道:“青竹,让厨房去备些热水来。”

    青竹点点头出去关上门。

    夜未央忍住嗓子里的咳意,接过容锦绣递过来的姜汤喝了一口。

    容锦绣看着他忍的辛苦,“想咳就咳,不要忍着,那样忍着你不难受吗?”

    夜未央淡淡一笑,将手里的姜汤递给她,掩唇就撕心裂肺的咳了起来。容锦绣忙在他背上轻拍,看着他的样子,有些生气,“看,作死呢吧。”又不忍心的道:“好点没?”

    夜未央止住咳嗽,手里又是一片猩红,那血色刺的容锦绣眼球生疼。

    他却淡然的掏出袖中的帕子,将手中的血和唇边的血慢慢擦掉,转头对着她浅笑,“没事,又吓着你了吧。”

    容锦绣摇摇头,倒了杯清水,夜未央接过漱了口,又浅笑着端起姜汤慢慢喝了起来。

    容锦绣缓缓舒了口气,也拿起手边的姜汤喝了起来,满口的辛辣,不多时,身上一阵一阵的热意,鼻尖也冒出颗颗晶莹的汗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