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37章 顺手牵羊
    皇后起身,准备向内殿走去,容锦绣正想起身随她而去,突然一个宫女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娘娘,不好了,云馨殿那边出事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皇后脚步顿住,转身颦眉道:“怎么回事?”

    “回娘娘,听说是云馨殿那位看见鬼了,动了胎气,惊动了皇上,如今太医都已经过去了,娘娘,我们要不要……?”那宫女说道此处,抬眸偷偷观察着皇后的脸色。

    “呵呵…这亏心事做多了,看见些不干净的也无可厚非,走,本宫倒要瞧瞧,看她耍什么幺蛾子。”皇后闻言,心情仿佛极好,转身抬步向外走去。

    “祁儿,时辰不早了,你先回去,那东西本宫断断是不会留着的。”皇后凤眼微眯,露出一抹狠绝的神色。

    “是,母后也早些休息,注意凤体,莫要被那些不相干的人气着了。”夜昀祁起身浅笑道。

    皇后怜爱的拍拍夜昀祁的手,“好,母后知道了。”

    语罢,几人先后离开,容锦绣这才潜入鸾凤宫内殿,摸索了许久才找到密室,里面是各种珠宝字画,看的容锦绣目瞪口呆,娘哎,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宝贝!

    容锦绣拿起这个瞧瞧,拿着那个看看,都舍不得放手。蓦然回过神,对啊,药呢?这才开始四处翻找。

    翻箱倒柜找了大约有一盏茶的功夫,才从一个暗格里找到一个上好的梨花木雕花盒子,容锦绣打开,里面放着一株黄色的形似金针菇一般的菌类植物。

    容锦绣观摩了一会,这东西既像金针菇,又有些像好几个冬虫夏草长在了一起一样。

    “这就是金虫草?”

    皇后到云馨殿时,那里早已一片兵荒马乱,西陵帝一脸气急败坏的朝那些面如土色的太医吼道:“给朕保住孩子,若是保不住,你们的脑袋也就别想要了。”

    他这一生,子嗣稀薄,他已经四十多了,可膝下只有五子三女能用,皇子们个个不争气,老大是太子,一心只想着要如何取代自己。老三和老七,一个病,一个傻,老十二成日流连花街柳巷,老十七吊儿郎当,也是个不顶事的,其他的孩子,不是胎死腹中就是夭折,再都是些不顶用的小萝卜头,如今他就指望馨妃肚子里的这个了。

    西陵帝吼完,看见皇后,淡淡道:“皇后来了。”

    “皇上宽心,妹妹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皇后看着面色不愉的西陵帝安慰道。

    不多时,几个太医满头大汗的从内殿出来,“回皇上,贵妃娘娘只是动了胎气,现已无大碍,腹中胎儿一切安好。”

    “好,好,赏,统统有赏。”西陵帝面色稍稍缓和,松了口气,快速抬步进了内殿。皇后面色有一瞬的扭曲,随后又恢复成了一副温婉端庄的模样,也随着西陵帝进了内殿。

    鸾凤宫,等言歌找过来时,容锦绣正拿着各种金银玉器,珠宝首饰,手忙脚乱的往一个桌巾里面包。

    言歌看的目瞪口呆,道:“王妃,你……这是干什么?”

    容锦绣瞥他一眼,继续手里的活,“没看到吗,顺手牵羊啊!”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理所应当!“哦,对了,看看这个,对不对?”容锦绣从怀中掏出那个盒子,递给言歌。

    打开看到那朵状似金针菇的金虫草,言歌瞬间眉开眼笑,“对,就是它。”

    容锦绣打包好东西,拽了拽,没拽动。呃,一不小心拿的貌似有点多,将东西背到背上,“好了,走吧。”

    二人闪身出了鸾凤宫,没入月夜的暗影里。

    月色渐移,皇后回到鸾凤宫时,已然快接近子时,摒退左右,只带着余下的心腹,也就是之前的那个宫女,“巧儿,在此处守着。”

    巧儿点头留在密室门口,皇后独自一人进了密室,不一会儿,她便气急败坏的出来了。“简直是大胆包天,竟然都偷到本宫头上了!”

    巧儿忙上前,“娘娘怎么了,娘娘息怒啊!”

    “那药被偷走了,还有许多皇上赏的奇珍异宝,夜未央那个贱种,真是可恶。”皇后想起被洗劫一空的密室,面色扭曲,气急败坏。

    巧儿闻言一愣,这静王殿下若是偷,那也只会拿走药吧,拿那些珍宝干嘛?

    “娘娘,您息怒,莫要气坏了身子。”巧儿扶着皇后在一旁的软塌上坐下,递给她一杯参茶,“娘娘,您想啊,静王若是偷,只会偷药吧,拿那些珍宝作甚,这些年,陛下赏给静王的宝贝只多不少,有些东西,就连咱们宫里都没有,他又拿那些做什么。想来是哪个江湖宵小吧,缺了钱财,大着胆子偷到了宫里。”

    听完巧儿的话,皇后也渐渐冷静下来,微微思索一番,道:“你说的倒也有些个道理,不过,胆敢偷到本宫头上,这宵小的胆子倒也不小。”

    皇后讥笑一声,眼神恶毒,“不过,倒也帮了本宫一个大忙,看来,是天要亡他也就怨不得本宫了,呵呵呵…”

    静王府,夜未央转头看看外面的天色,“朝歌。”

    “主子?”朝歌从外间进来。

    “王妃和言歌还没回来吗?”这都这么晚了,他们出去都快一天了,怎么还没回来,晚饭也不知道吃了没。

    “王妃傍晚的时候和言歌回来过,不过,匆匆用了晚膳就又出去了,王妃嘱咐属下,不能告诉您。”朝歌有些别扭,他为何要听那女人的话,真是奇了怪了?

    夜未央颇有些无语的看着朝歌,这个傻侍卫,锦绣不让说,他不也说了吗。

    房外,一阵匆匆的脚步声传来,到门口时,故意放轻,容锦绣看着屋内还亮着灯,就知道,夜未央给自己留了门。她轻手轻脚的推开门进去,转身就看见夜未央端端正正的坐在软塌上,一脸笑意,朝歌站在一旁,有些尴尬的道:“呃,你们都还没睡啊,呵呵,我回来了。”

    夜未央无奈的起身,拉过她冰凉的小手,皱眉道:“去哪了,这么晚?”

    见她面色疲倦,夜未央语气有些责备,有些无奈,带着她坐到碳火旁,看着她通红的脸蛋。

    “我去给你找药了,又转了几家药铺,这才晚了。”容锦绣对着夜未央展颜一笑,抬头看向那两个侍女,“你们下去吧。”

    朝歌闻言,额头青筋直跳,还找药,今天下午找的那些,都够主子吃一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