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38章 锦绣妙计
    两个侍女转身出去,恰时,言歌带着殷离也来了,容锦绣看了站在不远处的朝歌,淡淡道:“朝歌,你出去守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朝歌转头,又看看夜未央,有些不甘心的出去了,容锦绣挑挑眉,小样,跟她甩脸子,就是看他不顺眼,不过她发现她越来越喜欢看朝歌看不惯她,又无可奈何的样子,真过瘾。

    夜未央看着她好似无赖一般的痞笑,无奈摇头浅浅一笑,不作理会。

    看着出去的朝歌,言歌一脸不解,朝歌到底怎么得罪王妃了,他发现王妃最近老喜欢找他茬儿!

    屋内,容锦绣,夜未央四人围桌而坐,容锦绣从包裹里掏出那个装金虫草的盒子交给殷离,“殷大夫看看,可是你要用的东西?”

    殷离接过,看到那株金虫草,严肃古板的面庞露出一抹欣然的笑意,“不错,就是它,有了这金虫草,王爷救治有望。”

    容锦绣会心一笑,言歌也眉开眼笑,夜未央看着烛光下浅笑盈盈的女子,心里微微一软。

    “不过,王妃,拿药就拿药,你干嘛要拿这些东西啊?”就在几人欢喜欣慰之时,言歌很是煞风景的来了一句。

    容锦绣看着摸头不解的言歌,深吸一口气,抄起手边的一个玉如意就甩了过去,早就看他不顺眼了,简直是欠揍,一个晚上,唧唧歪歪个没完没了。

    “哎呦!”言歌一个不察,额角就被砸起一个包!

    “说你蠢,你还不信,你傻啊,若单单只拿走药,不用脑子,”容锦绣指指脑袋,“人家用脚趾甲都能想的到是被咱偷了,可如果拿上这些东西,那可就不一定了,谁知道那个江洋大盗那么大胆,敢偷皇宫里的东西。再说了,咱中午刚给你家主子确诊,晚上人家就知道了,而且那对狠心的母子还想要毁了药,你说,你藏的住吗?”

    夜未央闻言,眸光一闪,那些人的手伸的可真长。

    言歌捂着头上的包无语,纨绔就是纨绔,这么暴力,还有,脚趾甲怎么能想的到呢?

    “所以啊,我有一个办法。”容锦绣杏眼发亮。夜未央看着她自信满满的样子,问道:“王妃有何妙计,不妨说来听听?”

    容锦绣摸着手里鸽子蛋一般大的东珠,笑的很是欢快,“明天呢,我就进宫去到皇上哪里求药,不过这药呢肯定是求不到的,所以呢,就要劳请殷大夫帮忙了。”

    殷离闻言,不假思索的道:“王妃有何吩咐?”

    容锦绣呲牙一笑,“嘿嘿,这求不到药,我们就要退而求其次,找另一种替代了,所以待明日我从宫中回来之后,你们就要大肆寻找另一种药,同时也要暗中查访金虫草的下落,这样,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殷大夫就能安心的给夜未央治病了。”

    殷离摸着胡子,颇为赞同的点点头道:“王妃聪慧。”

    容锦绣会心一笑,“殷大夫过奖了。”

    言歌眸光一亮,“王妃妙计啊!”

    容锦绣眉头一挑,摩挲着手里的东珠,那还用你说!

    “王妃果真是本王的福星,今日有劳王妃为本王奔波受累,能娶到王妃,是本王之幸。”

    容锦绣闻言,略有些不适的咬咬唇,笑道:“有觉悟,知道就好。”

    夜未央见她得意的样子,浅笑不语。

    容锦绣伸个懒腰,“时间不早了,忙了一宿,赶紧睡觉,本妃明天还要进宫呢。哦,对了,府里的那只背主老鼠还是早点灭了吧。”

    “好。”夜未央闻言淡淡一笑,殷离同言歌早已有眼色的出去了。

    忙活了一天,容锦绣早就困乏了,敲敲有些酸疼腰缓缓躺下,又猛的起来,“夜未央,我顺回来的那些‘羊’你可不要给我牵走了。”

    “好,快睡吧,那些我不动,府里还有许多,你若当真喜欢,库房里多的是。”夜未央被她惊的停下脱衣服的动作,无奈笑道,她当真是爱财。

    “不是自己的拿着不舒服,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看着她躺下,夜未央随后也在她身边慢慢躺下,听着她的嘟囔,微微一笑,沉沉睡去。

    第二日早朝完,西陵帝正在昭德殿批阅奏章,温公公脚步匆匆的进来。“陛下,静王妃求见。”

    西陵帝从奏折中抬起头,静王妃?什么静王妃!

    温公公见状,提醒道:“陛下,就是容太师家的千金,容锦绣,上月刚刚与静王殿下大婚。”

    西陵帝闻言恍然大悟,原来是容锦绣,当初未央病的重,他无奈之下替他找了个冲喜的新娘子,听说这容锦绣是个女纨绔,他便做了一回好人,替她找个夫家,将她配给未央,确实绰绰有余。

    “宣她进来。”西陵帝放下手中的折子,有些疲惫的揉揉鼻根处。

    不消一会儿,容锦绣便跟着温公公进来了,“臣媳容锦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

    西陵帝淡淡道:“平身吧。”

    容锦绣谢恩起身,西陵帝看着下首处眉清目秀的女子,淡淡笑道:“说来,你与老三成婚许久,朕倒是第一次见你。”

    容锦绣慌忙跪下,“臣媳惶恐,皇上仁慈,念在王爷病重,特意免了王爷受奔波之苦,是臣媳不懂事,一直不曾进宫叩谢皇恩,臣媳有罪,请皇上责罚。”

    西陵帝摆摆手,心里却暗自点头,倒是个知进退的。“都是自家人,老三家的无须惶恐,起来回话吧。”

    “谢皇上,臣媳厚颜,想替王爷向皇上讨要一物。”容锦绣继续跪着,并未起身。

    “哦,说来听听,只要朕有的,便允了你,起来吧。”西陵帝淡淡道,微微叹口气,只要是未央要的,他都给。

    昭德殿,容锦绣缓缓起身,“回皇上,王爷前日找到了鬼医殷离,可是,想要根除王爷的病,需要一味名为金虫草的药引子,臣媳偶然听闻宫中有此药引,便厚颜来向皇上讨要。”

    “这…”西陵帝一怔,这金虫草他倒是有些印象,不过早在几年前自己就将那东西给了皇后,现在,她怕是不会给老三的。

    看着西陵帝纠结的神色,容锦绣忙道:“皇上?”

    西陵帝看着神色焦急的容锦绣,他刚刚都放出大话了,着实不好拒绝,“温熹,去皇后那里把那药引拿来。”

    “奴才遵旨。”温熹退了出去,西陵帝才道:“老三家的放心,药引在皇后哪里,一会儿你就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