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45章 礼仪
    小乞丐干笑几声,起身又去将那个破门掩上,又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对着对面的人灿笑一声,指指这个破庙,“那什么,你们不必如此紧张,我不是啥坏人,我就是住这里,呵呵。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夜未央轻咳几声,缓了一会儿道:“冒昧占用你的地方,是在下打扰了,还望见谅。”

    闻言,朝歌与言歌放下剑,不在理会那个小乞丐。

    “呵呵,无妨,相遇就是缘嘛,庙这么大,你们尽管住。”小乞丐干笑,这才看清了那男子的容貌,一时间有些呆愣。

    只见那男子凤眸剑眉,面若刀削,薄唇微勾,凤眸潋滟,带着浅浅的歉意,在小乞丐的眼里,恍若仙人,不过唯一不足的是,他面色惨白,薄唇毫无血色,仿佛下一刻就会倒下去一命呜呼。

    看着小乞儿发愣的样子,夜未央又是一阵剧咳,咳嗽声唤回了小乞丐的思绪,她顿时有些窘迫,居然让一个男人给看呆了,真是丢人。

    “呃,没事,呵呵,”小乞丐拿过油纸包,里面是一个烤鸡和几个馒头,“你们吃吗?”

    夜未央淡淡的摇摇头,“多谢,我们用过了,你吃吧。”

    小乞丐挑眉一笑,拿起馒头就吃了起来,也没再啰嗦,她饿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小乞丐在一旁吃,夜未央几人则静静的坐在一旁,偶尔撕心裂肺的咳嗽一阵,引的小乞丐频频侧目。

    庙外星光灿烂,月色映在大地上,里面安静异常,只有火堆里偶尔穿出噼里啪啦的爆裂声。

    房间里,容锦绣嘴角含笑,看着陷入回忆的夜未央,有些犯花痴!

    一个男子,怎么可以张这么好看,虽然她几乎是天天都在看,可依旧看不厌,反倒是越看越看好。

    他若只是一个普通男子该多好!

    夜未央思绪回笼,凤眸微阖,抬眸看向面若桃花的容锦绣,浅浅一笑,道:“莫非,破庙里的那个小乞儿就是王妃?”

    容锦绣回过神,撇撇嘴,很是傲娇的道:“没错,就是本姑娘!”

    夜未央笑,“你怎么会去破庙里,还……?”

    一介太师千金,却混迹于江湖街头!

    容锦绣瞥了他一眼,转身坐下,敛眸拿起手边的杯子,抿了一口,笑道:“我…从小没什么朋友,家里也不待见,你也知道,人家大家闺秀有那个愿意和我做朋友,所以啊,我就一直混迹于临安城的各个角落,我的朋友就是街上的小乞丐,商贩家的孩子,可以说,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他们都对我也很好,从不嫌弃我,而我也不需要有压力,我很开心,所以街上很多人都认识我。”

    言罢,她还傻笑几声,仿佛是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夜未央闻言,心里却是狠狠一动,看着她略微落寞的神情,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从他的心底萌芽,他从不知,她过去的生活居然是这样。

    “你肯定不相信吧,嘿嘿。”其实,她自己都有些不信,她八岁回京,可是妹妹与她不亲,还处处为难她,她随心惯了,更不喜欢待在府里,所以就经常出去,也经常不回府。

    那些所谓的大家闺秀们自然也都不愿与她来往,而她们的那些聚会她也从不参加,所以她只是一个人,没什么朋友。

    “王妃这样的性子本王很喜欢!”夜未央坐在他旁边,抬手抚上她的发顶,笑的一如既往的温柔,带着难以察觉的宠溺。

    容锦绣看着他摸小狗一般的动作,笑道:“你这是在安慰我吗?”

    夜未央淡淡挑眉,“王妃觉得呢?”

    两人相视而笑。

    “对了,这段时日便不要出去了。”夜未央转身去软塌上。

    容锦绣抱着手炉,坐在椅子上,两只脚晃荡的厉害,闻言,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

    夜未央点点头,轻咳几声,拿起手边的书,“不是要学宫规礼仪吗,还有这几日城里失踪了许多姑娘,官府正在追查,你待在府里安全些。”

    容锦绣停住晃荡的脚,想起早上接见的那两个嬷嬷,脑仁发疼,颦眉厌厌道“对哦,我都忘了要学这个了。女子失踪,怎么回事啊?”

    “详细的本王也不知,过几日,应当就有结果了。”夜未央见她颦眉苦恼的样子,浅笑一声。

    容锦绣点点头,撇着嘴道:“对了,再有两个月就过年了,待学完宫规,我想去看看我爹,好些日子没去了,怪想的。”

    夜未央淡淡抬眸,看着她略微有些别扭的小表情,“好,过几日,本王陪你一起去看望岳父大人。”

    容锦绣有些担心他的身体,颦眉,“无事,天这么冷,你的身子还没好,就不用去了,我自己去就行。”

    夜未央点点头,唇角的笑意加大,点点头,“那好。”

    第二日,天气依旧阴沉,雪花纷纷扬扬下个不停。

    容锦绣不到卯时便从被子里挖了出来,开始梳洗打扮,两个嬷嬷同两尊门神一样候在一旁指指点点。

    青竹看着容锦绣哈欠眼泪的,颇为心疼,小姐一向随心自在,就连嫁进静王府,王爷也没这么苛责过。

    容锦绣梳洗罢,努力的睁大眼睛不让自己睡着,僵着嘴角问道:“不知两位嬷嬷今日要从哪里教起呢?”

    魏嬷嬷恭候在一旁,容嬷嬷抬头看了眼天色,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番容锦绣,道:“回王妃,早饭时间尚早,奴婢等先教您走路。”

    容锦绣抬手掩唇,悄悄堵回去一个哈欠,暗暗皱眉不解,走路有什么好教的,走路谁不会?

    容嬷嬷依旧冷着脸,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魏嬷嬷在一旁道:“王妃娘娘可莫要小瞧这走路,偏偏这最简单的最体现女子的仪态。”

    容锦绣笑着点点头,表示同意。

    容嬷嬷退开两步道:“王妃请先走几步。”

    容锦绣看了眼在一旁笑着点头鼓励自己的青竹,抬首挺胸,迈着她自认为优雅万千的步子向前走了几步,回头就见青竹笑的十分肯定,狂着点头。

    容锦绣也自信一笑,小样,走路谁不会,虽说她一惯随性,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不成,装腔作势她还是有几分心得的。

    容嬷嬷和魏嬷嬷看着容锦绣的走姿,顿时无语凝噎,手肘前后摆动,步子迈的太大,背挺的太直,且仰着头,毫无仪态,就连普通的大家闺秀都不如。

    容锦绣笑着看向两位嬷嬷,却见魏嬷嬷眉头紧颦,一副朽木不能雕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