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46章 礼仪2
    容嬷嬷脸色照样不好,淡淡的摇摇头,顿了顿才道,“老奴示范一遍,王妃跟着老奴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样,右手放在左手上,收在腹前,抬手挺胸,微微颔首,步子要小一点,不可迈的那般大,缓缓前行,不可疾行,禁步不可发出声响。”

    容锦绣看着容嬷嬷步伐稳健,仪态万方,耸耸肩,照着容嬷嬷的姿态站好,心道,还好,对于礼仪这些,她还是有些底子的。

    其实,这些逢场作戏的东西她根本就不愿学,只是如今她与夜未央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不是看在夜未央的面子上,这两个老嬷嬷,怕早就被她打的屁滚尿流的跑了。

    容嬷嬷示范完,看着很明显走神的容锦绣,开口道:“老奴示范了一遍,请王妃再走一遍。”

    容锦绣回过神,点点头,小意思,这装模作样她还是很在行的。

    容锦绣照着容嬷嬷教的走了一遍,身姿端正,步伐雍容,分毫不差,容嬷嬷点点头,倒是又几分意思,“王妃聪慧,但还要勤加练习。”

    容锦绣用心,两个嬷嬷也没地难为她,学完走路,便是站姿,魏嬷嬷围着容锦绣转着圈,拍拍她的背,“背挺直,颔首。”

    容锦绣顶着一碗水,在这深冬,额头上渗着密密的细汗,站的着实辛苦,看着桌上烧到一半的香烛,两腿酸困的厉害,深吸口气,她忍!

    青竹在一旁看的心疼,见那根香燃的十分缓慢,恨不得上前去吹上几口,让它烧的快些。

    容嬷嬷手里拿着戒尺,不时的在不正的位置指点敲打。

    夜未央过来时,容锦绣正盯着快要烧完的一点点香,心中雀跃,灭,灭,灭,快灭呀!

    浅浅的青烟打着旋在空中缭绕,最后一节香灰终于在容锦绣的期盼中折断,容锦绣心中一喜,随着身子放松,头上顶着的水碗摇晃几下,跌落碎裂,水渍在地上蔓延开来。

    容嬷嬷冷着脸,“王妃,时候未到,水碗碎了,便要受罚。”

    容锦绣愕然,这是耍赖啊,“嬷嬷莫不是没看见,明明是香烛灭了,这碗才掉下去的。”

    “确实,王妃并未说谎,本王也瞧见了。”夜未央见那婆子还要辩些什么,出声进来,笑的十分温柔,眉眼间的凌厉确也十分明显。

    见状,容嬷嬷退后两步道:“老奴见过静王殿下,是老奴老眼昏花,看错了,老奴该死,险些错罚了王妃。”

    夜未央拉着容锦绣在一旁坐下,语气十分平淡的道:“那嬷嬷下次可要睁大眼睛瞧清楚,本王的王妃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冤枉的。”

    见此,容锦绣心中一暖,身体上的那些酸疼困顿,好似在这一刻消失不见。

    容嬷嬷目光掠过对容锦绣浅笑嫣然的夜未央,敛眉道:“老奴不敢。”

    容锦绣学的十分快,一连几天,两位嬷嬷也没挑出几处错处来,她们怎么教,容锦绣就怎么学,且学的有模有样,两位嬷嬷欣慰的同时,又有些为难。

    不是说这容氏是个不学无术粗鄙无礼,刁蛮任性的纨绔么,原本娘娘派她们来想要给她点颜色看看,不想一连几日,她们什么都没做。

    本想着这容氏无礼粗鄙,定然烂泥扶不上墙,正好她们也能多呆些时日,好做皇后娘娘交给她们的任务,如今可到好,她们什么都没探听到,这容氏的宫规礼仪已经学的有模有样了。

    魏嬷嬷有些焦急的道:“老姐姐,你看这如何是好,娘娘那边要如何交代?”

    容嬷嬷看看门外,兀自到了杯茶,道:“不急,宫规礼仪可多了去了,娘娘给你我二人的时间是一个月,这才过去了几天。”

    魏嬷嬷一想,也是啊,心中顿时轻松了些许。

    夜空中繁星遍布,月色如水,青竹打着哈欠,将各处的灯火都点亮,拉起床帐,看着床上熟睡的容锦绣,笑的满脸幸福。

    青竹笑罢,想起容嬷嬷和魏嬷嬷,叹了口气,试探着叫醒容锦绣,“小姐,快醒醒,该起床了。”

    容锦绣哼哼了一声,翻身又睡了过去,青竹摇着容锦绣的肩头,“小姐,真的该起了,再不起,那容嬷嬷和魏嬷嬷该来了。”

    “嗯……不起,来就来吧,困死了,别吵我!”容锦绣拉过被子盖在头上继续睡。

    这几日,腰酸背痛,困的要死,什么宫规礼仪,统统滚一边去吧,大冬天的这么早就叫她起床,简直比杀了她还痛苦。

    铜镜里,容锦绣头一点一点的打着盹,青竹在梳理着秀发,天气晴好,容锦绣早早的学完,便出了门。

    太阳暖暖的照在大地上,冰雪消融,屋檐上消融的雪水滴滴答答落下来,游廊上,夜未央披着厚厚的斗篷衣,看着滴落的水滴,边走边道:“王妃又出去了?”

    身旁,言歌回道:“是,王妃带着青竹姑娘去了太师府,出去前说是已与主子打过招呼。”

    夜未央点点头,“由她去吧,看好那两个,近日有什么异动。”

    “那姓容的婆子倒是往宫里传过两会信,说的都是王妃娘娘,没有什么有用的。”夜未央听罢朝歌的话点点头。

    回了书房,夜未央径步走至书架前,手伸入一个书格底部,只听咔擦一声,书架向左慢慢移动,后面露出一个一人高的门来,夜未央信步走了进去,书架缓缓回归原位。

    天气放晴,街上的人也多了起来,到处都是叫卖声,鼻息间充斥着各种香味,惹得容锦绣食欲大动。

    拉着青竹穿梭在人海里,容锦绣心情十分愉悦,这几日闷在府中学那枯燥乏味的宫规,再见着人群热闹,到好似隔世了一般。

    不过她也细心的发现,一路走来,街上男子居多,女子没见几个,容锦绣四处张望,青竹不解,“小姐,你找什么呢?”

    容锦绣有些神神秘秘的凑到青竹耳边,“你有没有发现,今天街上女子特别少啊?”

    闻言,青竹颦眉,转头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实如此,“小姐,听言侍卫说,最近,临安城里丢了好些姑娘呢,估计,其他人都不敢出来了吧。”

    容锦绣点点头,好像是,“不过,你什么时候和言歌这么熟了?”

    青竹闻言一愣,面色一红,“没有,只是奴婢经常出去替小姐采买,言侍卫也只是好意提醒而已。”

    容锦绣一脸揶揄,一副我懂了的样子点着头,青竹有些窘迫,她就知道,小姐肯定又乱想了。

    “小姐,你别乱想,不是那样的。”青竹有些焦急的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