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48章 探亲
    容锦绣无语,这个书呆子!

    “事出有因嘛,总不能将她扔在这街上不管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容锦绣无辜的看着东方昭。

    几番协商之下,最后那女子被东方昭带了回去,容锦绣这才回了太师府。

    书房里,容海宁正在写字,常德走进来,“老爷,大小姐回来了。”

    容海宁闻言,怔愣了一瞬,,有些诧异的问道:“她一个人?”

    常德点头,“只有小姐和丫头青竹。”

    容锦绣进去时,只有容海宁坐在主位上,于是唤了一声,“爹。”

    身后,青竹也见礼,“老爷。”

    “你怎么回来了,静王殿下可还好?”容海宁问道。

    “爹放心,夜……呃王爷他很好,我回来时也知会过他了。”容锦绣很是恭顺的回道,本来是想说夜未央的。

    “你现在是成了家的人了,日后不可总是往娘家跑,叫人看了笑话。”容海宁叹口气,看着她没样子的坐在下首处,却也没再说什么。

    容锦绣撇嘴道了声知道了。

    “锦绣回来了。”杜冰艳今日一身深紫色的交领襦裙,领边上有一圈白色的兔毛,快步进来,娇笑道。

    身后,容云绣一身浅粉色的交领襦裙,上前拉着容锦绣的手道:“姐姐回来了,好些时日不见,妹妹倒是想的紧,听闻姐姐在学宫规,近来可好?”

    容锦绣撇撇嘴,没有将手缩回来,而是任由她拉着,一一应了,“二娘,云绣,我一切还好。”

    “这就好,常顺,快,吩咐厨房,多备些酒菜,大小姐回来了。”杜冰艳笑着点点头,朝厅外侯着的常顺吩咐道。

    常顺笑着应了,快步离去。

    饭桌上,容锦绣一家人坐在一起,安安静静的吃着饭。

    “爹,我听说,城里最近失踪了好些姑娘。”容锦绣夹了口菜放进嘴里。

    闻言,容海宁放下筷子,杜艳也都看向他,容海宁叹口气道:“嗯,官府还没查出来个所以然来,你们都当心些。”

    “哦,那云绣最近没事就不要出去了,让府里加强巡逻,我以前院子里有个叫蓝梅的丫头,会一些拳脚,让她去给云绣守夜吧。”容锦绣言罢,抬头看向容云绣,“你不嫌弃吧?”

    闻言,容云绣和杜冰艳都是一愣,她有些愕然的看向容锦绣。

    看她的样子,容锦绣以为她不喜欢,于是撇撇嘴,“既然你不要,那就算了,以后让常叔和顺子加强府里治安就好了。”

    杜冰艳连忙道:“怎么会,云绣,你这孩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谢过你姐姐。”

    容云绣放下碗筷,忙摇头,感激的道:“不是的,姐姐误会了,只是……那妹妹就多谢谢姐姐了。”

    容云绣只是没想到,她居然还能这么关心自己,顿时觉得自己之前的所做所为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她是自己的亲姐姐,可她却一直把她当仇人一般。

    “赶紧吃饭吧,菜都凉了。”容海宁看着眼前的景象,顿时心里暖暖的,他的妻儿终于和睦了。

    房间里,容云绣坐在镜子前梳理着自己的长发,唇边带着清浅的笑意。

    身边的丫头香儿正在叠衣服,看着容云绣眉开眼笑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小姐今日可是遇到了什么喜事,这么开心?”

    容云绣一愣,睨了眼香儿道:“你这丫头,我能有什么喜事,净打趣我。”

    香儿嬉笑一声,将手里叠好的衣服放到柜子里。

    “云儿。”杜冰艳推开门进来。

    “娘,你怎么过来了?”容云绣连忙起身迎上去扶着她的胳膊。

    “夫人。”香儿也见了一礼,随后关上门退了出去。

    “闲来无事,娘来看看,那个丫头可过来了,怎么样?”她就是来看看容锦绣给的那个丫头。

    容云绣点点头,“嗯,见过了,那丫头挺伶俐的,功夫也不错,娘就放心吧。”

    “那就好,那就好,以前啊,是为娘错了,亏待了锦绣这丫头,让她在外漂泊了这么多年。”杜冰艳随着容云绣坐下,现在想来,自己也许真的错了,让她在外受了那么多苦。

    她是自私的,她只是个继室,当初她嫁进来时,以为那母女两人都死了,幸得,那丫头命大,居然被人救了,她也只是想为自己的女儿谋个前程而已。

    于是,那丫头被接回来后,她面子上照顾她,背地里却任由别人欺负她,也幸得锦绣这丫头大度,不与她们计较。

    “娘,以前我还小,总是欺负姐姐,是我不对,我只是怕姐姐回来会抢走爹娘,所以我才想赶走她,不想让她抢了爹娘,抢了属于我的东西。没想到,我错的离谱,姐姐她从来没有抢走我什么,反而是我,抢走了她唯一的亲人,还弄得她有家不回,在外漂泊这么多年,受了那么多苦。”容云绣回想起来,那时的自己怎么那么坏呢!

    那时自己因为她回来,爹爹总是对她关爱有加,她总觉得,她抢走了爹爹,娘也对容锦绣比对自己好,所以她嫉妒,于是她诬陷她,做了坏事故意嫁祸她,而她也很少否认,再加上她在外面老是惹事生非,惹爹爹生气,渐渐地,爹爹就不喜欢她了,而她也再很少回来了,有时甚至会好几个月都不回来。

    “是啊,以前你欺负她,我也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苦了那丫头了。”杜艳叹口气,现在想来,那丫头或许只是不想与她们计较吧,所以才会任由她们折腾,不然,以她的性子,还不得闹翻天。

    “娘,以后,我一定好好对姐姐,不欺负她了。”容云绣撒娇般的一笑,摇着杜艳的衣袖道。

    “好。”杜艳笑着拍拍她的手,以后是要好好的对她了,但愿现在还不晚。

    屋外,容锦绣挑挑眉,心里暖暖的浅浅一笑,放下准备敲门的手,转身离开。

    常顺见着容锦绣从二小姐的绣楼过来,忙上前道:“小姐,你怎么来了这儿,老爷让奴才找您呢。”

    容锦绣面上笑意不减,“我爹有说什么事吗?”

    常顺摇摇头,“没有,老爷说让您去书房。”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容锦绣心情极好的拍拍常顺的肩头,去了书房。

    容海宁见容锦绣进来,放下手里的笔墨,露出一个自认为和蔼可亲的笑容来,随后又觉得有些突兀,想要收回去,一时间倒有些两难。

    容锦绣见他面上那陌生又无措的笑容,心中一软,“爹,你找我。”

    容海宁重新收拾好表情,点头道:“你来了,坐,说来,十多年了,你我父女还没有好好聊过呢,一转眼,你都成了婚了。”

    记忆里,那个坐在他腿上数着星星,甜甜的叫自己爹爹的小姑娘,仿佛就在眼前,又仿佛隔的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