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50章 夜未央来了
    宋夏至眼眸一转,蓦地弯腰抱住自己的腹部,佯装呼道:“哎呦,我…我突然肚子好痛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丫鬟一头雾水,刚才不还好着呢么,急忙看向东方昭。

    东方昭也一惊,疑惑的看着面前神色痛苦的女子,“肚子痛,可严重?”

    看着她好似真的十分痛苦的样子,顿了顿吩咐道:“去,找大夫来。”

    宋夏至一愣,貌似她中的是迷香啊,说什么肚子疼啊?

    宋夏至忙摇摇头,直起身子,靠在床头出声阻止道:“不,不用,不用大夫,我歇歇就好。”

    找大夫来,岂不是露馅了!

    东方昭见状叹口气,一眼看穿了她的小把戏,“既然如此,那请郡主先在此处休息,我派人前去通知侯爷来接你。”

    闻言,宋夏至一个打挺,坐了起来,“什么?我……”

    看着东方昭一脸平静的样子,宋夏至就知道,自己的小把戏穿帮了,嘟着嘴失落的道:“好了好了,我这会儿不痛了,没事了,不痛了,不用通知我爹,你送我回去吧。”

    旁边怔愣的丫头这才反应过来,偷偷抿嘴一笑,郡主原来在使苦肉计啊!

    静王府的马车停在太师府前,言歌掀起车帘,夜未央从里面出来,夕阳下,他的面容仿佛度了一层光,不似往日那般惨白,反倒越发的温润俊美。

    府前守门的小厮连忙进去通报,听到通报的容锦绣正打算收拾收拾准备回去。

    夜未央来了!

    他身子还没好利索呢,这么冷的天,他来干什么,是不放心自己么?

    容锦绣过去的时候,夜未央已经被迎至花厅,正在与容海宁品茶闲聊,二人面上都带着的笑意,仿佛说到了什么十分愉快的话题。

    “夜…呃,王爷,你怎么过来了?”容锦绣张张嘴,连忙打住,喊惯了名字,一时间还有些改不过来。

    这要是被父亲听到自己对夜未央直呼其名,怕是少不了一顿数落,快步走至夜未央身前,见他面色无异,这才放下心。

    夜未央淡淡一笑,“久见王妃未归,也有些日子不曾来看望岳父大人,今日天气晴好,本王便来走走,顺便接王妃回府。”

    “王爷客气了,锦绣性子顽劣,就有劳王爷照看了。”容海宁见夜未央如此在意容锦绣,心中喜忧参半。

    “岳父大人客气了,我们是一家人,照顾王妃,是本王应该的。”夜未央喝了口热茶,浅笑着看向容锦绣。

    容锦绣僵着嘴角,笑的勉强。

    看着走远的马车,容海宁叹口气,如今,就要看他俩的造化了。

    杜冰艳听他叹气,疑惑道:“老爷叹气作甚,如今静王与锦绣琴瑟和鸣,老爷还在担心什么?”

    容海宁摇摇头,没有回答,只是道了句,“回去吧。”

    马车上,夜未央披着厚厚的大氅,手里抱着个暖炉,眉眼温润,看着一旁不语的容锦绣,疑惑道:“王妃怎么了?”

    从太师府出来,她就一直闷闷不乐的,莫不是不舍得回去?

    容锦绣睨了他一眼,“这么冷的天,你出来干什么,身体还没好,瞎折腾什么。”

    夜未央浅笑,理所当然的道:“王妃不必担心,本王心中有数,这几日,身子有明显起色,所以本王才会出来。”

    容锦绣不语掀起车窗帘,透过缝隙看向外面,夜未央也很识趣的不再说话。

    确实,这几日,他咳嗽的都少了,整个人气色也好了许多。

    “哎,等一下,停车!”容锦绣看见外面的玉器铺子,连忙喊着让言歌停了马车。

    容锦绣起身作势就要下去,又好似想到了什么,回头道:“夜未央,你稍等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去吧。”夜未央淡淡一笑,点点头,也没问为什么,就让她去了。

    马车里,夜未央透过车窗被风掀起的缝隙,看着容锦绣走进了对面的碎玉轩。

    碎玉轩里,一个身着紫色棉绒斗篷衣的女子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着杏色裙袄的丫头,只听得那丫头道:“这人真是没教养,走路横冲直撞的,碰着了小姐,小姐可有哪里伤着?”

    女子摇摇头,素手轻抬,拿帕子轻轻拍拍右臂,“我没事,走吧。”

    女子轻移的莲步却在看见对面的马车时蓦地顿住。

    身后的丫头不满的撅着嘴,小声抱怨着,却见她家小姐停了下来,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辆马车正停在不远处,“小姐,这不是静王府的车驾吗,怎么停在此处?”

    “嗯。”女子唇角浅笑,一双桃花眼里盛满了笑意和柔情,柳眉弯弯,一张小巧的鹅蛋脸满是欣喜和希冀,有带着些小女儿家的娇羞。

    身旁的丫头看着她家小姐的样子,微微叹口气,她家小姐自从三年前在宫里见了静王殿下一眼,便不可自拔的喜欢上了他,听说静王被赐婚的消息,哭了好几日,伤心了好长时间。

    她家小姐贵为丞相千金,当今皇后娘娘的亲侄女,求娶的王孙公子可谓过江之鲫,可小姐一个都看不上,一心都系在静王夜未央的身上。

    静王病体缠身,听闻病危过好几次,上次险些就救不过来了,陛下不得已便赐了门婚事冲喜,那静王妃还是西陵出了名的女纨绔容锦绣。

    “小姐,时候不早了,近日城里不太平,我们早些回去吧,免得老爷夫人担心。”那丫头看着自家小姐望着对面的马车魂不守舍的模样,不忍心的道。

    “素心,再等等,再等一下我们就走。”说不定他就出来了呢!女子眼里带着希冀,又有些不甘,浅笑着对丫头说道。

    素心张张嘴,却也未再说什么,她舍不得她家小姐伤心,就等一会儿而已!

    约摸一盏茶的功夫,容锦绣从碎玉轩出来,却见刚才进去时不小心撞到的女子还等在门口,一愣,这莫不是要找事?

    那女子见她出来,却只是很快的扫了她一眼,随后移开目光,只有旁边的丫头瞪了她一眼,容锦绣便也没再理会,快步走向马车。

    那女子目瞪口呆的看着刚才撞她的女子径直上了静王府的马车,震惊不已。

    “小姐,她……”素心张大嘴巴,她怎么上了静王府的马车,而且那些侍卫也不拦着她。

    女子好似想到了什么,眼里希冀的光慢慢黯淡下去,有些失魂落魄的道:“她就是静王妃吗?”

    素心震惊,什么,那个横冲直撞,没有教养的女子居然就是那个名动西陵的女纨绔容锦绣,当今静王妃,果然是名副其实。

    看着那马车渐渐离去,那女子才敛下眉眼,走向她们的马车,“素心,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