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52章 容锦绣挨打
    魏嬷嬷见容锦绣偷偷打哈欠,还一副泪眼朦胧的样子,心中不屑一顾,果真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即便学的快又如何,不过是装腔作势,浑水摸鱼罢了,骨子里仍旧粗鄙无样,她不屑的微微扬着头,“那请王妃娘娘试做一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容锦绣虽说困顿,但也不是瞎子,两个嬷嬷的反应她都看在眼里,只要她们做的不过分她也不做理会。

    容锦绣依言在一旁候着伺候铜盆里净了手,行云流水,仪态万千的用了膳,罢了,漱口拭嘴。

    容锦绣放下手里的帕子,笑道:“嬷嬷觉得可行?”

    魏嬷嬷见状,佯笑一声,夸赞道:“王妃娘娘做的很好,是老奴见过学的最好的女子。”

    即便她很不待见眼前这个女子,却也很是佩服她。

    言歌站在书房门口,听着安静的书房里传来一阵轻响,便知道是夜未央出来了,“进来。”

    听见夜未央的传唤,言歌推开门进去,夜未央掩唇轻咳几声,“王妃在何处?”

    言歌回道:“娘娘在前厅同那两位嬷嬷学规矩。”

    夜未央闻言勾唇轻笑一声,拢紧身上的衣服,指尖拨弄着书案上铜炉里缭绕的青烟,“那两人有何动静?”

    言歌从怀中掏出一封密信递上前道:“这是今晨从东院飞出去的鸽子身上截下来的,里面写的是这几日王府的近况和王妃娘娘的情况,并没有什么有用的。”

    夜未央摆摆手,“还回去吧,走,去看看王妃。”

    雪依旧纷纷扬扬的下着,言歌撑着油伞,遮在夜未央的身上,看着满园的风雪,夜未央轻皱着眉头。

    偏厅里,容嬷嬷和魏嬷嬷如同念咒一般的轮番讲着宫规礼制,容锦绣听着听着,思绪便不知跑到了何处,目光空洞的盯着一处。

    容嬷嬷见容锦绣如此明显的走神,停下讲了一半的话,手里的戒尺毫不留情的落在容锦绣的肩头。

    “啪”的一声。

    容锦绣痛呼一声,站在一旁的青竹被惊的一跳,忙上前按在容锦绣的肩头处,惊呼一声:“小姐。”

    青竹对着容嬷嬷怒目而视,“你,你竟敢打我家王妃!”

    容嬷嬷并未有惊慌失色,或是惊恐不安的神色,反倒是气定神闲的回道:“王妃娘娘恕罪,老奴也是奉命行事,娘娘走神不注意听讲,所以老奴才提点一下王妃娘娘。”

    容嬷嬷嘴里说着恭敬的话,面上却是一点都不知罪。

    魏嬷嬷在一旁也道:“还有这丫鬟,规矩也该学学了,如今你家小姐已贵为静王妃,可不能再称呼什么小姐了,免得出去丢了皇室的面子。”

    夜未央刚走到门口,就见容锦绣挨打的一幕,身子猛然绷紧,垂在两侧的手也不自知的紧握。

    “两位嬷嬷真是好大的气候,本王的王妃也敢下如此重手。”夜未央快步走到容锦绣身边。

    “如何?”夜未央上前问道,容锦绣摇摇头示意他没事。容嬷嬷讲的那些礼制,听的她脑仁发疼,对于那些她认为狗屁不通的可笑规矩,她只想呵呵。除此之外,就是困顿,她刚刚听的时候一不小心脑子就天马行空的不知抛到了何处。

    对于那一戒尺,疼到无所谓,就是惊着她了,心跳这会儿还不规律呢。

    夜未央一眼轻抛过去,容嬷嬷浑身一抖,硬着头皮与魏嬷嬷见了礼,回道:“王爷恕罪,老奴并无冒犯之意,只是王妃娘娘不认真听讲,老奴才出手提醒而已。”

    一向温润随和的夜未央也难得的微微沉着脸,容锦绣抓着他的衣袖摇摇头,夜未央见状,转头看向两人,神色夜恢复平静,“今日学习到此为止,两位嬷嬷先下去休息吧。”

    魏嬷嬷悄悄松了口气,跟着容嬷嬷两人退了下去。

    青竹咬着唇,心疼道:“王妃,奴婢去唤个医女给您瞧瞧吧。”

    那一戒尺,可是毫不留情的打下去了,她家小姐除了老爷,可还没谁这么打过呢,更何况还是个老刁奴,改日,定要百倍还回去。

    看着青竹垂泪欲滴的样子,容锦绣笑笑道:“哎呀,无碍,一会擦些药就好了,让人传膳吧,折腾了这么久,我早就饿了。”

    容锦绣说罢,肚子很是应景的轻响了一声。

    夜未央浅笑,“王妃受委屈了。”

    看着旁边丫头去传膳,容锦绣回头道:“知道就好,看看,人家有后台,哪怕是个奴婢,都这么豪横,所以啊,你要赶快好起来,我就把今个儿受的欺负统统讨回来。”

    夜未央在一旁坐下,浅笑着答应道:“好。”

    容锦绣揉着发痛的肩头,心中暗暗道,好你个老刁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就等着吧。

    青竹也愤愤然,这个老巫婆,仗着小姐如今的身份,竟然敢如此欺负她,这若是以前,小姐肯定分分钟灭了她。

    朝饭过后,青竹给容锦绣肩头上了药,看着白皙的肌肤上留着一条红肿的疤痕,青竹就痛恨的不得了。

    罢了,容锦绣补了美美一觉,给夜未央打了招呼,便换了男装,偷偷翻墙出了府。

    天空飘着细细的雪花,气息在空气中变的朦胧不清,脚底的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路上,行人三三两两,容锦绣搓搓手,快步走向醉欢楼。

    即使是白天,醉欢楼也是歌舞升平,见到容锦绣进来,柜台处一个浓妆艳抹的艳丽女子连忙迎上来,巧笑倩兮,“公子来了,清欢姐姐还在安顿客人,不知公子是要找清欢姐姐还是莲止公子?”

    容锦绣知道这女子,也算是这醉欢楼的二把手,名唤凝姬。

    容锦绣思索了一下,这段时间忙着应付皇后学宫规,倒是有这日子不曾见过醉清欢了,拿起一旁果盘里的苹果咬了一口,口齿不清的问道:“凝姬姑娘,清欢姐姐最近很忙吗?”

    凝姬浅笑着正要回答,就闻的一声娇笑传来,“再怎么忙,容公子奴家也是要接待的。这么冷的天,你怎的有空过来了?”

    容锦绣丢下手里的苹果,笑着上前,挽上醉清欢的手臂,“怎么,听姐姐这意思是不欢迎了。”

    醉清欢嗔怒的睨了她一眼,“你这丫头。”

    见状,凝姬笑着朝醉清欢和容锦绣点点头,莲步轻移,独留二人说笑。

    容锦绣挽着醉清欢向楼上走去,。

    醉清欢斟了杯酒递给容锦绣,笑道:“你可有些日子没来了。”

    容锦绣饮了杯中酒,道:“确实,这不,今日便来探望姐姐了。”

    二人各自说些最近的烦心事,说着说着就说到了近日城中女子失踪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