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54章 送荷包
    容锦绣出去时,雪花纷纷扬扬的加大,她深吸一口气,加快脚步向静王府而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书房里,密室门打开,夜未央出来关上密室,解下身上的披风,朝歌闻声进来回禀道,“主子,您回来了。”

    “嗯,王妃可回来了?”夜未央侧卧在榻上,拿起桌上的书随手翻开。

    “王妃刚刚从北苑那边过来,已经回她院子里了。”朝歌想起容锦绣那利索的翻墙,嘴角直抽抽。

    夜未央闻言唇角愉悦的勾起,“看来,那两个老嬷嬷要早点打发了。”

    回了屋的容锦绣,坐在梳妆台前发呆,古铜镜子里容锦绣的面容有些不清晰,她握着水杯,目光怔怔的盯着一处。

    她喜欢夜未央?

    有吗?

    青竹疑惑的看着梳妆台上的镜子,不解,小姐干嘛一直看着那个镜子,抬手在容锦绣眼前晃了晃,“小姐?”

    “死丫头,没事喊那么大声做什么?”容锦绣一惊,呼了一口气,吓得她心肝儿乱跳。

    “不是,奴婢看小姐在发呆,就想问下小姐要吃些什么,奴婢好去准备。”青竹有些委屈巴巴的说道。

    容锦绣放下杯子,摸摸肚子,午饭早已过了,晚膳又还早,她在醉欢楼里吃过了,也不是太饿,“随便备些,垫垫肚子就行了。”

    “小姐若是累了,便先歇一歇。”青竹出去后,容锦绣起身伸了个懒腰,打个哈欠道:“还真是有些乏呢。”

    屋子里暖烘烘的,容锦绣躺在床上,闭眼浅寐。

    丞相府。

    女子怔怔的坐在镜子前,喃喃自语的道:“她就是静王妃呢。”

    身后,素心将一碗粥和几个小菜摆好,叹口气,“小姐,你从昨日回来便没吃东西,奴婢备了点粥,你先用些吧,不然身子受不住。”

    女子失落的摇摇头,“我不饿,拿下去吧。”

    素心放下托盘,又劝道:“小姐,你这样拖垮了自己的身子,日后若是静王再娶妃纳妾,你岂不是失了机会,再说了,相爷和夫人也会伤心啊。”

    女子眸光一亮,激动的问道:“你说静王还会娶妃?”

    素心点头,见她肯说话,急忙欢喜的解释道:“小姐你想啊,静王乃是皇子,怎么可能不娶侧妃,不纳妾。”

    女子听完点头,“倒是有理,去,再准备些东西,我饿了。”

    是啊,她怎么忘了,他是皇子,就连平常人家都是三妻四妾,更何况是他呢。

    如今他找到了神医,他的病很快就会好,到那时,她便可以去求皇姑母,让她做主。

    她越想,心中越发欢喜,仿佛嫁给他已成定局。

    “哎!奴婢这就去准备。”素心听到此处,欢天喜地的便去了。

    女子唇角弯弯,昭示着她的好心情,想她慕容嫣,身为西陵丞相长女,当今皇后娘娘的侄女,万千荣宠,求娶的王孙公子踏破门槛,可她的一颗心早就遗落在了那个人身上,再也收不回来了。

    如今可好,她与他想来是有缘的。

    想起那年的惊魂一瞥,只一眼,他便入了心。

    从此,盘踞生根,一旦不可收拾。

    一转眼,学习宫规便到了尾声,容锦绣正在努力学习最后一向,刺绣。

    容嬷嬷的作业是绣一个鸳鸯戏水的荷包送给夜未央。

    在被扎了无数次后,容锦绣看着眼前一堆鸭子戏水的荷包,还有几个不知绣的是什么物种的荷包,无奈的叹气。

    青竹见状,忍不住嘲笑一声。

    容锦绣怒目而视,拿起桌上的十几个废品,看着那些美其名曰鸳鸯戏水的荷包,不忍直视,也不由得承认道:“确实太丑了哈。”

    容锦绣丢下手里的荷包,摸着还在隐隐发痛的指尖,眼珠子一转道:“青竹,你女红好,要不你绣一个吧。”

    青竹为难道:“小姐,这样那个容嬷嬷会发现的,更何况是送给王爷的,自然自己绣的才有诚意啊。”

    夜未央……

    容锦绣把玩着手里的绣线,“他,好像不戴这些东西吧。”

    容锦绣偏头回想起来,夜未央的身上总是干净整洁,好像从未佩戴过此类东西,哪怕是平常男子佩戴的玉佩也不见他戴过。

    青竹笑道:“小姐这就不知了,若是您亲自绣成送给王爷,他肯定会戴的。”

    容锦绣看着桌上的那堆残次品,很是怀疑,“真的?”

    青竹狠狠点头,“自然。”

    书房里,夜未央听完回禀,心情极好,手里摩挲着言歌从容锦绣那处拿来的荷包,看着上面歪歪扭扭的针脚,在看着上面绣的走样的鸳鸯戏水,轻笑出声。

    他此刻完全可以想象的出她绣这个荷包的样子。

    夜未央随手扯下腰间坠着的一块玉佩,将手里那个荷包挂在了腰间,心情愉悦。

    在闭关奋斗了三天的容锦绣,终于绣出了令自己满意的作品。

    容嬷嬷拿着容锦绣的荷包成品,评价道:“针脚还略粗了些,走线也有些凌乱,不过相比于之前的那几个,王妃进步已经很大了。”

    容锦绣闻言,“多谢嬷嬷。”

    “王妃客气了,既如此,那便给王爷送过去吧。”容嬷嬷将荷包递还给青竹。

    “啊!”容锦绣闻言一惊。

    容嬷嬷眉头一皱,“王妃失态了。”

    这一个月,容锦绣在这两个老嬷嬷面上,尽量的不让自己太过失态,她们教什么,她也都耐着性子学。

    如今已经快要结束了,可不能功亏一篑。

    容锦绣忙道:“容嬷嬷,我的意思是,本妃绣的这个还不是太好,送给王爷恐怕不妥。本妃想着,待日后绣个更好的,再给王爷送去。”

    “王妃要送本王什么?”容锦绣闻言转身,便见夜未央笑意浅浅,朝着自己询问道。

    众人见了礼,夜未央又接着问道:“刚才在屋外本王听王妃要容本王东西,不知是何物?”

    容锦绣假笑一声,这人,故意的吧。

    容嬷嬷站出来道:“回王爷,是王妃绣好的荷包,咱们西陵有规定,新嫁妇入门,是要送夫君荷包的,寓意团圆美满。”

    青竹眼疾手快,将荷包呈给夜未央,夜未央看着手里的荷包,比起那个,这个确实好了许多,“王妃绣的,本王自然喜欢。”

    夜未央看着一旁假笑到抽筋的容锦绣,在众人的目光下,将荷包系在了腰间的玉带上。

    待众人退出去,只余他们二人时,容锦绣忙活动活动僵硬的脸和嘴,伸手就要去摘夜未央腰间的荷包。

    “干什么?”夜未央抓住她准备作乱的手,低头问道。

    “取……取下来。”容锦绣趴在夜未央的胸膛上,抬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心跳陡然加快。

    完了完了,心疾又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