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56章 青竹遇刺
    一个身着粗布衣的洒扫丫鬟捂着嘴,眼眸惊恐的张大,她的脚下,是一个打翻的铜盆,铜盆扣在地上,里面的水到了出来,在雪地里蔓延出一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远处,青竹狼狈的倒在地上,她的身下是一片猩红的血迹,蜿蜒开来,她目光殷切的看向容锦绣,拖着重伤的身体向她努力爬去,“小姐。”

    容锦绣看着眼前的景象,只闻得耳边“嗡”的一声,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惊叫一声,“青竹。”

    旁边吓呆的丫鬟也反应过来,扶起青竹,容锦绣将她接过搂在怀中,“青竹,青竹,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就是去拿个吃的怎么变成这样了!

    “小姐,奴婢…奴婢不…行了,以后…不能再……再照顾…小姐,奴婢…好…好…舍不得。”青竹气息奄奄,手指紧紧抓着容锦绣的衣袖,挣扎着说完,便又吐出一口血水来,那红,刺的容锦绣眼眸生疼。

    “青竹,别说话,你别说话,我给你找大夫,找大夫,快找大夫啊,来人呐,来人呐,快来人,去找大夫啊!”容锦绣声音哽咽,眼泪止不住的调,她跪坐在雪地里,雪花很快就打白了她们的发,落在身体四处。

    那丫鬟踉跄起身,快步跑了出去。

    “小姐,不用了,奴婢……”青竹摇着头,她现在说话都已经困难了,有些事,小姐还不知道呢,她张张嘴,声音已经小的快要发不出来了。

    “青竹,你说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容锦绣哭着附耳在她的唇边,只听得她断断续续的道:“静王…危…危…险!”

    容锦绣心跳蓦地加快,夜未央有危险!

    雪愈发下的大了,容锦绣的腿也已经麻了,怀里青竹早已没了气息。

    “抓刺客。”外面忽然出来嘈杂的声音。

    容锦绣摸着青竹凉透的脸颊,闻声,眼眸变得愤恨。

    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是谁,否则定将你鞭尸掘坟,挫骨扬灰!

    容锦绣放下青竹的尸身,夜未央有危险,她得去看看,偌大的王府,居然连个刺客都挡不住。

    “王妃,你们没事吧?”门口言歌气息匆匆的问道,看见青竹的尸体时,眸光微微暗淡,“青竹姑娘?”

    容锦绣没有回答,声音异常冷硬的反问道:“夜未央呢?”

    言歌一惊,定了定神回道:“府里进了刺客,王爷受了些轻伤,正在休息。”

    “废物。”容锦绣抬步就向夜未央的房间走去,言歌羞愧的低下头,今日事出突然,他们大意了,才让刺客钻了空子,险些伤了主子。

    容锦绣走进夜未央的院子,就见雪地里还横七竖八躺着许多黑衣刺客的尸体,几个护卫正要将他们清扫下去。

    房间里,殷离给夜未央刚刚包扎完,他的右臂被划了一刀,虽然已经包扎了,但血迹还是丝丝缕缕的透过纱布流出来,将纱布染红。

    “夜未央,你怎么样?”容锦绣快步进去,就见他正在穿衣服。

    闻声,夜未央顿了一下,“你来了,本王无碍,你没事吧?”

    容锦绣摇头,转身斥道:“怎么会进来刺客,连几个毛贼都挡不住,王府养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

    朝歌与言歌羞愧难当,确实是他们疏忽大意了,“属下失职,请王爷责罚。”

    夜未央摆摆手,“下去吧。”

    容锦绣面色惨白,发上身上都是雪,她没有说话,见状,殷离及言歌等一众丫鬟都退了出去。

    夜未央起身穿好衣服,抬手拂掉她身上的雪花,拉着她坐在床边,见她极为反常,平日里从不曾见她如此疾言厉色,问道:“怎么了?”

    容锦绣定定的看着夜未央,眼泪簌簌的往下掉,夜未央一惊,从不曾见她哭过,他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拭去她的泪,将她拥入怀中。

    过了很久,才听她道:“青竹死了。”

    夜未央轻拍她的手顿住,然后摸着她的发顶,“哭吧,哭完就好了。”

    青竹已被安置好了,明日就要下葬,容锦绣推开门,几个丫头正在烧纸,见她进来,纷纷行礼。

    “你们出去吧。”容锦绣抬步走向那口棺材,青竹躺在里面,面容安详。

    丫头们退了出去,容锦绣抬手抚上她的脸颊,“青竹,对不起,说好了,我要好好保护你的,我食言了。”

    她还记得,初遇青竹时,那时,她是个买面的丫头,她九岁。她初回京城,她八岁。

    青竹父母双亡,又被恶霸欺负,要卖去做人做童养媳,她设计把那个恶霸打了一顿,买了她并改名青竹,从此,她成了她的贴身丫头,她拍着胸脯说,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青竹笑着点头,嘴里说着感谢的话,她相信她,虽说眼前的姑娘还没有她大,可她就是信她。

    后来,她偷溜出去玩,是青竹掩护她,她被罚跪祠堂,青竹偷偷给她递好吃的,她翻墙,青竹就去给她搬梯子……

    容锦绣看着棺材里的人,喃喃的一遍遍念叨着她的名字:“青竹,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你。”

    “王妃怎样了?”夜未央望着窗外被雪映的发亮的夜。

    “王妃去了青竹姑娘的灵堂,刚才还问了属下,刺客是谁派的。”见言歌没有回答的意思,朝歌连忙回道。

    “你说,本王是不是做错了?”蓦地,夜未央问出这么一句来。

    朝歌与言歌一时没反应过来,不曾回答。

    只听夜未央又道,“罢了,你们下去吧。”

    朝歌与言歌退了出去,言歌疑惑,“刚才王妃问你什么了?”

    朝歌回道:“还能问什么,就是今日刺客的事。”

    “你怎么说的?”

    朝歌一本正经的道:“还能怎么回,实话实说。”

    言歌挑眉,这倒霉太子,要倒霉了!

    不过,他自然是乐见其成!

    容锦绣蹲在火盆前,将黄纸一沓沓的放到火里,乌黑的烟灰四处飞舞。

    刚才,朝歌告诉她,刺客是太子派来刺杀夜未央的,可能青竹无意间遇刺客碰上了,容锦绣目光坚定的道:“青竹,你放心,我一定让夜昀祁血债血偿。”

    灵堂外,言歌默默的躲在暗处看着里面。

    回想起青竹,言歌轻轻一笑,她的笑容很甜,总是很开心的跟在王妃身边,唧唧咋咋,像个快活的小鸟。

    如果,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的那么快,一切是不是就都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