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59章 冲突
    二人进宫先去拜见了太后,又去见了皇上和皇后,虚情假意的寒暄了许久,夜未央以身体不适为由,才带着容锦绣从皇后那处出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由于宫宴尚早,二人先去供亲王休憩的行宫休整。

    看着夜未央摒退了宫婢内侍,容锦绣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感叹道:“虚以逶迤什么的真累!”

    想起皇后那亲和端庄的样子,容锦绣就觉得虚伪,那样的人,睡觉怕都是不安稳的吧。

    “时候尚早,王妃若是累了,便歇息一会吧。”夜未央轻咳几声,白皙细腻的面颊微微泛着红晕,样子看起来很是虚弱。

    看着他的样子,容锦绣嘴角抽抽,这宫里的人,个个都是演戏的行家,撇嘴道:“还是你歇歇吧,看你这走两步就喘的样子,这大过年的,可别再犯病了才好。”

    夜未央依言坐在床边,轻笑一声,“王妃说的是。”

    容锦绣一个白眼翻过去。

    入夜,宫中丝竹管乐之声不绝于耳,容锦绣同夜未央跟着引路的公公前往昭德殿赴宴。

    前往前面一排宫女打着灯笼,那引路的公公走的不是很快,仿佛是在顾虑夜未央的身体。

    容锦绣走在夜未央身侧,缓步而行,她之前进了几次宫,每次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如今正好,可以好好欣赏一下这皇宫的景色。

    每隔三五步便一个宫灯,照的整个皇宫亮若白昼,他们正走在一条小道上,周围是假山和一些名贵名的植物,不远处是古色恢宏的宫殿楼阁。

    夜未央侧目见她打量着四周,心情仿佛极好,忍不住悄声问道:“王妃喜欢这里?”

    容锦绣转过头,灯火里,他眉眼柔和,正浅笑侧目看着她,容锦绣吞吞口水,“很漂亮,巧夺天工,但……”容锦绣看看四周,凑起脚尖在夜未央耳边道,“但我不喜欢,给人感觉不真实。”

    在这红砖碧瓦的宫墙之内,若光是住上一两个月,那是没问题,可这宫墙之内,日日勾心斗角,杀人不见血,她怕是一日都呆不住。

    如今若不是迫不得已,她自是巴不得离这里远远的。

    “呦,这不是三弟吗,倒是与三弟妹亲热的很。”一声带着些戏谑讥讽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对话,容锦绣转头,就见右手边的一条分叉口,太子夜昀祁带着一堆人,站在那里阴阳怪气的笑道。

    两边分别是太子妃杨氏与太子侧妃李氏,二人都浅笑嫣然的看着容锦绣与夜未央二人,几人身后浩浩荡荡的站了一排宫女内侍,打着灯笼。

    “原来是太子皇兄,皇嫂。”夜未央轻咳了几声,淡淡行了一礼,碰到他们容锦绣虽然很是不爽,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也随着夜未央见了礼。

    “多年不见,三弟依旧如此的半死不活,不是说找到了神医吗,怎么,还没医好?”夜昀祁冷笑一声,讥讽的看着不远处的夜未央。

    容锦绣闻言深吸一口气,怒火中烧,丫的,这厮嘴咋这么臭呢,这明目张胆的挑衅啊,她就该那一刀直接结束了他。

    “劳太子皇兄挂念,臣弟甚好。”岂料夜未央只是淡淡一笑,从容自若的回道。

    容锦绣听罢,心中暗道,人家都在诅咒你呢,夜未央居然还能笑的出来,这要搁她,早就一巴掌呼过去了。

    果然都是有道行的人,就是和她这个宫斗菜鸟不同,看来她的宫斗之路,还路漫漫其修远兮,她还要好好求索一番呢。

    容锦绣走神间,只听得夜未央接着道:“再说了,太子皇兄都还未走,臣弟怎敢抢先。”

    容锦绣闻言差点没破功笑出来。

    高手过招,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

    “你…”夜昀祁气结,好个夜未央,多年不见,倒是变得伶牙俐齿了。“三弟还是莫要猖狂,本宫就等着看你是何下场。”

    夜未央眸光一顿,勾唇浅浅一笑,应道:“臣弟谨记皇兄教诲。”

    “啪。”一声清亮的巴掌声打断了这场没有刀剑的厮杀,只见夜昀祁面前,一道娇小玲珑的身影,正低头吹着发痛的素手。

    容锦绣吹着发痛的掌心,睨了一眼正瞪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的夜昀祁一眼,“嘴巴真是欠修理,举手之劳,不用谢。”

    众人都被这一声脆响惊得呆住了,太子妃杨氏回过神惊怒道:“大胆,居然敢掌掴当朝太子殿下,来人,给本妃拿下。”

    “我看谁敢!”夜未央语气不大,甚至没什么威力,但那些准备拔刀的御林军却硬生生顿住了。

    “锦绣,过来。”夜未央向容锦绣招招手,容锦绣甚是嚣张的冲着杨氏一勾唇,转身走至夜未央身前。

    “站到本王身后。”夜未央将容锦绣拉扯着站到他身后。

    容锦绣看着挡在面前有些清瘦的男子,心里暖暖的,一种前所未有的陌生感涌上心头,她却并不排斥。

    这是夜未央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呢,与别人有种不一样的感觉,轻轻的,柔柔的,心尖有股难以言喻的触动,酥酥的,痒痒的。

    “怎么,静王殿下这是要纵妻行凶了?”李氏看了眼夜未央护在身后的容锦绣,眼眸里愤怒的能喷出火来,殿下伤势未愈,这容锦绣太过猖狂,居然敢掌掴殿下。

    “有何不可!”夜未央淡淡道。

    对面的人被这不咸不淡的一句堵的甚是语塞。

    夜昀祁揉着发痛的脸,咬牙切齿的道:“三弟妹真是人如其名,到不负这纨绔千金的名号。”

    容锦绣撇撇嘴,浅浅笑道:“太子殿下过奖了。”

    “哼,我们走着瞧。”夜昀祁眯着眼,一甩袖,独自一人向前。

    “殿下!”太子妃同李氏二人连忙抬步跟上,走之前李氏还不忘狠狠地瞪了容锦绣一眼,容锦绣也不忘回她们一个白眼。

    “拿出来。”夜未央转身莫名的说了一句,紧紧盯着容锦绣。

    容锦绣被这莫名其妙的话问的一头雾水,“拿什么?”

    她拿什么了?

    夜未央叹口气,拉起她的右手,看着她发红的手心,责怪道:“怎么总是这么鲁莽,可还疼?”

    容锦绣张张嘴,眼眸亮晶晶,僵着脖子摇头道:“不疼。”

    其实还是很疼的,刚才那一巴掌,她可是卯足了劲儿打过去的,这会儿手掌还发麻呢。

    “以后,不要亲自动手,伤着自己了怎么办。”夜未央指尖抚着她发红的掌心,平静的眼底闪过一抹狠色。

    “不动手,还怎样,难不成还要等着他打过来,都怪我这手不够硬,不然打掉他的牙。”容锦绣义愤填膺的握紧手掌,又被痛的松开,眨巴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