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64章 巧遇敏言
    不远处,聚福楼前,围了许多人,容锦绣本着凑热闹的心情过去,只见人群中跪着两个姑娘,面前一张白布写着卖身二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待容锦绣看清那二人的面容后,十分疑惑的颦眉道,“师兄,你在搞什么?”

    马车里,东方昭有些昏昏欲睡,耳边忽然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他睁开眼睛,挑帘望去,前面围了不少人,在人群中他一眼看到了一身男人装扮的容锦绣,睡意瞬间消散,下了马车,径自向她走去。

    “锦绣。”东方昭声音缱绻温柔,带着几分欣喜,明明才不过三日的光景,他却感觉好像很久没见她了。

    容锦绣闻声转头,视线蓦地撞入一双温柔似水的眸子,心头狠狠一跳,惊讶道:“东…东方!”

    东方昭收回他太过贪婪的目光,微微一笑,“你这是要去太师府吗,静王怎么没有陪着你?”

    东方昭四处张望了一番,并未看到夜未央的踪影。

    “不是,我只是无聊,出来转转而已。”容锦绣摇着头,穿成这样,回去老头子还不得炸毛。“你这是干嘛去了?”

    “刚从皇宫出来,可要上去坐坐?”东方昭指指面前的聚福楼。

    容锦绣看了眼还在卖身的两人,那两人也正好看向她,她移开目光,点点头,应了一声,两人并肩进了聚福楼。

    卖身的两姐妹互相看了眼,又复垂下眸子。

    “东方公子。”前面转角处,宋夏至刚好看见东方昭与容锦绣并肩进了聚福楼,连忙追了过去,待她进去时,那两人已不见了踪影。

    见有人进来小二连忙上前招呼,“姑娘几位,雅间还是……?”

    宋夏至四处找寻了一番,并未看见东方昭,“我问你,刚才进来的那两个公子呢?”

    “这……”见小二不说,宋夏至连忙道:“我与他们是朋友,刚刚约好的。”

    小二连忙尴尬笑道:“是这样啊,那两位在二楼天字一号。”

    “多谢!”宋夏至赏了小二一锭银子,兀自追上了楼。

    雅间内,东方昭喝了口茶说道:“昨日太子失踪,加之上次的女子失踪案未破,皇上大怒,我们自然也不好过。”

    容锦绣颦眉,那个失踪案还没破!

    宋夏至站在门口,自我检查了一番,穿着得体,妆也没有化,吸了口气有些迟疑的敲了敲门。

    里面东方昭声音清亮,应了一声请进,宋夏至推门进去就见东方昭与一个面容俊秀的小公子正在品茶,有些激动的道:“真的是你,我还以为看错了呢,我…可以进来吗?”

    东方昭看见宋夏至,很是诧异。“敏言郡主!请进。”

    闻言,容锦绣看了眼进来的女子,没想到那日救得个姑娘居然是郡主,过了许久,她倒是都快忘了。

    三人座定,宋夏至难得有些小女儿家的羞怯,看了眼容锦绣,“不知这位公子是?”

    容锦绣勾唇,看着十分羞怯的宋夏至,内心有些纠结,说实话会不会吓到她,看了眼东方昭,他也在看她,容锦绣撇撇嘴。

    见他二人的眼神互动,宋夏至不解,只是问个名字有这么难么?

    “在下容锦绣。”容锦绣看了眼有些疑惑的宋夏至,开口道。

    宋夏至闻言微微一愣,疑惑的看向容锦绣,十分讶异,她听过的容锦绣是个女的,这是个男的啊?

    疑惑后,好似才明白过来,指着容锦绣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是容锦绣?”

    容锦绣点头,“正是。”

    看见她的笑容,宋夏至猛的站起来,十分仔细的打量着容锦绣,又复问道:“你,你是嫁给静王的那个容锦绣?”

    闻言,东方昭略有些不喜,喝了口茶,看向笑意满满的容锦绣,才微微勾起唇角。

    “不错,就是我,嫁给静王夜未央的容锦绣,郡主很惊讶?”容锦绣见她一脸见鬼的表情,觉得很是有趣,打趣问道。

    宋夏至反应过来,自己反应过激后,有些尴尬的解释道:“额,不是,就是和传闻中有些不太像。”

    “传闻中我是怎样的?是不是青面獠牙,五大三粗?还是壮如蛮牛,面如东施啊?”容锦绣倒是十分好奇,所谓传闻中的自己究竟是怎样的,说实话她自己还真不知道,一本正经的问到。

    东方昭听罢容锦绣的话,一个没绷住,就呛着了,咳得满脸通红。

    宋夏至有些尴尬的看了眼两人,“那倒不是,只是……没想到你长的这般好看,倒是我愚昧了。”

    她是真的没想到,容锦绣居然生的这般好看,虽然她现在做男子打扮,却也十分清秀耐看,还带着几分别样的男子气概,一点都不像传闻中说的那般貌丑无颜,五大三粗。

    “是吗!”容锦绣失笑,她长的很好看吗,她怎么不知道,容锦绣抬手摸着自己细腻的脸颊,唔……她顶多算是个小家碧玉吧!

    “静王妃与东方公子相熟?”宋夏至看着两人十分熟稔的样子,有些好奇,这两人怎么会在一起,静王妃不应该在府里照顾静王,相夫教子吗。

    “在下与静王妃是好友,今日恰巧遇上,才斗胆相邀。”东方昭放下手中的杯子,十分礼遇的解释道。

    容锦绣想起她与东方昭初相识的情景,浅笑出声。

    “好友?”宋夏至目光来回打量着都在浅笑的两人,尤其是东方昭,他看容锦绣的眼里仿佛溺了星河,看着他那么温柔的对着容锦绣浅笑,她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郁闷。

    “说起来,还是锦绣救了郡主呢。”东方昭看了眼突然有些沉闷的宋夏至,有些不解。

    锦绣,好友之间是要叫的这般亲密吗?况且容锦绣可是已婚女子,他一个外男,竟然对容锦绣直呼其名,莫不是他们二人……有奸情!

    静王殿下病体未愈,容锦绣又身名在外,耐不住寂寞,东方昭又是青年才俊,难保不会勾引他。

    想至此,宋夏至又晃晃脑袋,不过,东方昭正人君子,万万不会做这等伤风败俗的事情,或许,他们真的是好友,就像自己同南师兄一样。

    宋夏至甩掉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想法,尴尬一笑,“是吗,多谢静王妃了,敏言改日定然登门道谢。”

    “那倒不用了,区区小事,不足挂齿,郡主无须如此客气。”容锦绣眼眸微闪,在宋夏至和东方昭两人脸上看了几眼,顿时明了,原来这敏言郡主是喜欢上东方了。

    英雄救美,一见钟情的戏码就这么上演了,那么,她这个大灯泡是不是该有点眼色呢?

    “你们先聊着,我出去一下。”容锦绣向宋夏至递了个眼神,起身准备出去。

    “去哪儿?”东方昭不解,她干嘛去,敏言郡主还在这儿,留他一人,孤男寡女的,这怎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