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65章 追踪
    容锦绣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这小子太不解风情,没看见人家小姑娘再吃他的干醋吗,真是个石头脑袋,简直是没救了,用口型对他道,去如厕!

    东方昭一愣,尴尬的松开拉着她衣袖的手,面色微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宋夏至见状,心中暗道,这容锦绣果然如传言所说,毫无礼教,居然对一个男子说如厕这等话,真是不知羞耻。

    见容锦绣出去,东方昭面色微变,缓缓坐下,宋夏至见他神色不喜,也一时无言,一时间,两人都是无语。

    容锦绣出来,舒了口气看了眼雅间里面,垂了眼眸,敛了情绪,这姑娘不错,身份家世,和东方很般配,挑挑眉,去找了聚福楼掌柜。

    聚福楼是师傅留下来收集消息的,外面卖身的橙依和绿依定然是师兄派来的。

    “福叔,她们两姐妹怎么回事,师兄让她们来有什么事吗?”容锦绣坐在一个中年男人的对面,福叔高高瘦瘦,面容清秀,留着美髯,依稀可看出年轻时定然是个美男子。

    “橙依两姐妹是主子派来保护小姐的,如今青竹死了,小姐身边没人照应,主子不放心。”福叔对容锦绣很是恭敬的道。

    乍听到青竹,容锦绣心里一阵抽痛,眉眼间有了几分狠厉,“那个人,让师兄好好伺候着,千万别死了。”

    福叔一愣,“属下一定转告主子。”

    “对了,前些时日,这城中那些失踪的女子,福叔可有什么线索?”容锦绣总觉得,这件事有那么一丝丝阴谋的味道呢。

    “抓人的人手脚干净利落,不留蛛丝马迹,暂未有什么头绪,不过,属下倒是知道另一件事,或许是与此有关。”福叔说罢摇摇头。

    容锦绣把玩着手里的青玉杯子,“什么事?”

    “不知小姐可曾听过,在这洪荒大陆上,埋葬着一批宝藏,传说那是上古时期,黄帝留下的。”

    容锦绣一愣,眉头高高挑起,颇有兴趣的道:“不曾听过,说来听听。”

    福叔继续说道:“传说,黄帝是天神之子,身归天位时,留下一批宝藏,这批宝藏里藏有有一统天下的归元天珠,千百年来,人们不遗余力的找寻,近来,属下探听到,四国皇室好像有人找到了宝藏地图。”

    容锦绣听罢讥笑一声:“都说是传闻了,千百年都没人找到,难不成他们就能找到了?”

    还黄帝,这都不知道什么鸟不拉屎的鬼地方,黄帝能留下什么宝藏,那个时代,有个陶罐就不错了,还宝藏,真是……

    福叔继续道:“不过,属下打听到,打开埋藏宝藏的大门,需要一个人。”

    容锦绣摩挲着下巴,不在意的问道:“什么人啊?”

    福叔思索了一番道:“说是一身两魂之人。”

    容锦绣把玩着杯子的手顿住,漫不经心的目光猛地变得一亮,“一身两魂?”

    福叔见容锦绣突然变得凝重的样子,十分肯定的点头道:“是。”

    雅间内,东方昭与宋夏至相对无言,东方昭率先打破沉浸,“不知郡主来此有何要事?”

    宋夏至回过神,面前的男子依旧面容俊秀,眉眼间却有了几分清冷疏离,完全不似刚才,那般的温柔缱绻,只因那人是容锦绣吗?

    “无甚事,只是碰巧遇见公子。”宋夏至迟疑了会儿,鼓足勇气道:“东方公子,你…是不是喜欢静王妃?”

    东方昭拿着茶杯的手蓦地顿住,他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

    见他不语,宋夏至也越发肯定,东方昭居然真的喜欢容锦绣!

    怎么可以!

    宋夏至眼眸微微泛红,强调道:“她……她是静王妃,她已经成亲了,你……”

    你怎么能喜欢她呢?

    东方昭面色微冷,当真是自以为是,居然管到他身上来了,他喜欢谁,还轮不到一个不相干的人来指指点点。

    东方昭放下手中紧握的杯子,冷笑道:“锦绣出去许久,在下出去找找,郡主请自便。”

    言罢,东方昭便头也不回的出去了,宋夏至一愣,眼眶瞬间红透,眼泪便流了下来。“东方昭!”

    容锦绣出了聚福楼,见橙依绿依姐妹二人还在,递了锭银子过去,“你们二人可愿跟着我?”

    见状,姐妹二人起身忙道:“愿意,多谢公子。”

    周围的人见两姐妹被买走,也没了看头,渐渐的都散了,绿依激动的上前道:“小姐,属下可想您了呢。”

    容锦绣抬手揉揉她细软的发顶,“都多大了,还撒娇,我现在是公子,什么小姐!”

    橙依拉扯了一把绿依,“没礼数,小心给小姐添乱。”

    绿依调皮的吐着舌头,“知道了,公子!”

    容锦绣看着姐妹二人互动,心中触动不已,橙依同绿依是亲生姐妹,幼时被师兄所救,后来便和青竹一直跟在她身边。

    橙依是姐姐,沉稳内敛,绿依是妹妹,活泼开朗。

    容锦绣抬眸间,不远处的拐角,一个熟悉的黑影一闪,便没入暗处没了踪影。

    容锦绣一思索间,抬手扯下腰间的玉佩塞在橙依手里,“拿着这个,先去静王府,夜未央会留下你们的。”

    言罢便朝那个消失的黑影追了过去,东方昭刚从酒楼出来,就见容锦绣撒丫子向前跑去,不解的惊呼道:“锦绣。”

    她未回头,东方昭一惊,连忙追了过去,容锦绣追过去时,那个黑衣人正跃上屋顶,转眼便没了踪影,容锦绣也连忙提气跃上屋顶追了上去。

    东方昭追过去,就见容锦绣已经没了踪影,恰巧身旁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牵着一匹马从身边走过,东方昭一把夺过缰绳,翻身上去,“借你马一用。”

    那人回过神来,东方昭早已跑远,“我的马,我的马,偷马贼啊,我的马!”

    “姐姐,小姐这是去哪,不会有什么危险吧!”绿依焦急的看向身边的橙依,问道。

    “小姐武功高强,不会有事,先去王府,告诉静王。”橙依很是冷静的道。

    容锦绣一路追至临安城外的一处别苑,见那人很是熟稔的进去,容锦绣跃上院外的一颗枯树,极目望去,院子很是别致清幽,里面没有任何守卫,连个护院的都没有,且荒凉无比,像是许久不曾住人了。

    容锦绣心生警惕,折了个枯树枝仍了进去,也没有发现任何阵法和暗器。

    东方昭追过来时,就见容锦绣纵身跃进了那个院子,心中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