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67章 人生如果有如果
    就在容锦绣集中精力防御暗器的时候,却感觉脚下一空,整个人没来的及反应,就掉了下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啊!”

    “锦绣!”东方昭大惊,顾不得伤口,也跟着跳了下去。

    门外,一道黑影掠过,在地上的缝隙合上的一刹那,也随即跟着跳了下去。

    见那黑衣鬼面的跳下去之后,那人一惊,瞪大眼眸,急忙跑过去,“是他!”随即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莫非,是她?

    天色渐晚,宋夏至才有些失魂落魄的从聚福楼出来,眼眶还泛着红,抬眼看看四周,街上的人已寥寥无几,不远处的茶摊正在收拾打烊。

    宋夏至吸吸鼻子,没想到,她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居然是这样!

    宋夏至向前走了几步,就见一队人马向城外走去,领头的那人她见过,是静王夜未央的贴身侍卫,好像叫朝歌。

    宋夏至快步上前挡在朝歌身前,“朝歌侍卫,这是干什么去?”

    “见过郡主,属下等有要事在身,不便相告。”朝歌不带丝毫情绪的回道,容锦绣失踪,他带着王府侍卫明处找,言歌带着暗卫暗处找。

    宋夏至思虑了一番,这朝歌侍卫乃是夜未央身边最得力的助手,从不离开静王半步,如今却带着人马匆匆忙忙。“可是静王妃出什么事了?”

    朝歌闻言,诧异的看了眼宋夏至,似乎是在疑惑她是如何知晓。

    宋夏至一惊,容锦绣出事了了,那东方昭呢?“那东方公子呢,他在哪儿?”

    朝歌微微颦眉,敏言郡主怎么知道?“东方大人同王妃也一同不见了?”

    什么?难道他们……私奔了!

    宋夏至心口一痛,抽出腰间的鞭子,带着一丝怒气:“本郡主同你们一起去。”

    王府与侯府素来没甚交集,郡主为何要一起去,难道是东方昭!思索一番,朝歌还是有些迟疑。

    她看了眼迟疑不定的朝歌,再三保证,“放心,本郡主不会添乱的。”

    朝歌见见此,便随了她,一行人匆匆忙忙的向城外赶去。

    容锦绣醒来时,头顶一片漆黑,身旁放着一颗夜明珠,散发着柔和的光,照亮了一方区域,容锦绣眨眨眼,翻身坐起来,浑身疼的像是被群殴了一般,疼的她倒吸一口气。

    “你醒了。”不远处,一道沙哑暗沉的声音传来,那声音划过心头,苏苏痒痒的,容锦绣有一瞬迷失在这声音里。

    借着光,她看到不远处一个戴着鬼面具的黑衣人正在给昏迷的东方昭包扎伤口,容锦绣挣扎着起身,一头秀发散落开来,低头一看束发的玉簪断早已成了几节。

    她拿着夜明珠到那人跟前,看着昏迷不醒的东方昭,十分担忧,“东方,东方。他怎么了,怎么还没醒?”

    鬼面人将绷带打了个结,拉好东方昭的衣服,“没有伤到脏腑,不过伤势较重,昏迷了过去,要醒来还得些时间。”

    那鬼面人拉住她乱动的手臂,语气冷硬,却透着关心,“别动,我可不想再包扎一遍。”

    容锦绣一愣,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都已经包扎过了,抬手摸上衣领,面色古怪的看了那人一眼,“你是谁,为什么要跟着跳下来?”

    那人站起身,未看她一眼,“我已经在这里两天了。”

    容锦绣颦眉,不对啊,她明明看见那个机关合上时,除了东方,还有个人也跳了下来,难道,是她太惊恐,看错了?!

    容锦绣摸了摸东方昭的额头,没有发烧,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看向那人,“哎,你怎么来这儿的,为什么要救我们?”

    那人也拿着一颗夜明珠,正在四处打量着,心不在焉的回道:“只是碰巧罢了。”

    他的声音依旧暗沉沙哑,却像一把小刷子,轻轻扫在容锦绣的心头,让她有些难耐,见他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容锦绣也没在问。

    “唔!”东方昭微微一动,一阵强烈的痛感袭遍全身,他忍不住哼出声。

    “东方,你醒了,怎么样,啊?”见东方昭醒来,容锦绣大喜,忙将他扶了起来,让他靠在她的怀里。

    由于失血过多,东方昭看起来异常虚弱,昏暗的晕光里,面色惨白,气息虚弱,还不忘容锦绣,“锦绣,你没事吧?”

    “我没事,别担心,你伤的太重了。”想起东方昭为她挡的那一剑,容锦绣心中愧疚难当,若不是东方,今日她不死即残。

    容锦绣拍拍他的肩头示意他安心,东方昭绷紧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疼痛牵扯着他的神经。“锦绣,你说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呀?”

    容锦绣一怒,“胡说,不会的,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会救你出去的。”

    东方昭失笑一声扯痛伤口,让他颦紧眉头,轻喘着粗气:“锦绣,我答应过,要娶你的,我还不想死。”

    “东方……”容锦绣刚开口,就被东方昭抬手挡住她的唇,阻断了她的话。

    “听我说,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出去,我怕再不说就没机会了。”容锦绣抱着他的手收紧,她抬眼看看四周,一片漆黑,鬼面正拿着夜明珠努力的照向上方,想要看清上面的情况,‘无奈,夜明珠的光线有限,根本就看不到。

    “锦绣,我心悦你,想娶你,我说的从来都是真的。”东方昭抬眼看向她,不想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

    “我从未放弃过你,可我知道,你嫁给了夜未央,那是你无法抵挡的命运,我也知道,你并不是认命的人,若是重来一次,你,会和我走吗?”东方昭捂着巨痛的伤口,挪动了一下身体,让他能够更清楚的看清容锦绣的脸,他不想错过她的任何一丝表情。

    鬼面闻言,脚步微微一顿,屏息听着他们的谈话。

    容锦绣一愣,若是重来一次,她还会嫁给夜未央吗?

    脑海里,夜未央的音容笑貌,立马占据了她所有的思想,可若是重来一次,她大概不会吧。

    “若是能重来一次,我可能还会嫁给他,因为我不只是我,我还有家人,我得为他们的性命负责。但是,我会想尽办法,然后离开。”

    她对太师府要负责,但她也想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如果真的可以回到那一刻,她想她一定会离开。

    但是,人生是没有如果的…

    “有你这句话,我就是死,也是甘心的。”东方昭轻笑,仿佛极其喜悦。

    “好了,你快别说话了,好好休息,我们得尽快想办法出去。”容锦绣看着东方昭越发虚弱无力的样子,忧心如焚,若是再不想办法出去,他就真的失血过多死翘翘了。

    鬼面拿着夜明珠的手慢慢收紧,敛眸,掩住里面的波涛汹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