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68章 被困
    东方昭抓住容锦绣的衣袖,十分期待的道:“那你现在对静王殿下可欢喜?”

    “夜未央!”猛然听到夜未央,脑海里浮现出那张巧夺天工的俊颜,容锦绣唇角浅浅勾起,面色轻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说不出来她对夜未央的感觉,初见,她或许是一眼惊鸿,色迷心窍,后来,是同情,是怜悯,是心疼……

    想到此处,容锦绣一愣,她怎么会心疼夜未央呢?

    她其实并不明白喜欢一个人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定义,她觉得,不管是和谁,相处久了,肯定都会有感情产生,只是深度不同罢了。

    感受着胸膛里跳动异常的心律,疑惑道,她对夜未央,是喜欢吗?

    东方昭见她神色迷茫,启唇道:“喜欢一个人,就是思她,念她,朝是她,暮是她,所行所到之处,皆是她,喜她之喜,忧她所忧,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皆想与她关联。”

    容锦绣不知所措的躲开东方昭的目光,他的深情,她无法担当,因为她此时此刻,满脑子都是夜未央的身影。

    见她的神色,东方昭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已经喜欢上了夜未央。

    罢了,东方昭叹了口气,勾起惨白的薄唇,“锦绣,你不必躲避,喜欢你,是我的事,你无需感到为难,你只要好好生活就是了。”

    哪怕你此刻心中欢喜的是别的男人,他也甘之如饴,终究是他迟了一步!

    容锦绣有生以来,从未碰到过这种情况,她明明知道不应该这样的,她应该拒绝的,可这样东方昭她无从拒绝。

    他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她再多说,就有些冷血无情了。

    “现在可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还是想办法找找有没有出口,若是再不出去,他可就真死了。”鬼面转身,语气难得轻快,还带着几分揶揄。

    东方昭这才意识到,还有人在,由于那人背对着他,东方昭看不清楚,问道:“他是谁?”

    “我也不知道,他说他叫鬼面。”容锦绣看了眼那人,老实的回答。

    东方昭眼眸微眯,他想起来了,刚才他是同他们一起掉下来的,他跟来有什么目的?

    见东方昭发呆,容锦绣看了眼鬼面的方向,有些警惕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不必如此紧张,我没有什么恶意,刚刚还是我救了你们呢,现在最重要的是想想要怎么出去才是正经。”鬼面走近,睨了眼东方昭,目光落在容锦绣脸上,她脸上的伤口已经上了药,皮肉还有些外翻,可见当时伤口之深,敛下眸子,眼底闪过一道暗芒。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四周漆黑一片,要怎么出去。”容锦绣看看四周,除了黑,还是黑,她有些担心,也不知现在是什么时辰,没有按时回去,夜未央会很担心吧?

    “这里并非密闭,这么久了,也没有感到窒息,定然有通风的地方,我们找找看,兴许就能找到出口,总比坐以待毙的好。”鬼面在他两对面坐下,目光锁定容锦绣。

    容锦绣点点头,摸摸干瘪的肚子,出来的匆忙,只吃了早饭,这会儿都快前胸贴后背了。“你说的对,赌一把,总比饿死在这儿的强。”

    鬼面闻声轻笑,从怀里掏出一张饼,递给容锦绣,“给。”

    容锦绣睁大眼睛,一把夺过来,不可置信的道:“你准备的够齐全啊,不仅带了伤药,还带了吃的怪不得你在这两天都没事儿。”

    东方昭闻言,看向鬼面,不明白他为何要骗锦绣,他们明明是一起掉下来的。

    感觉到东方昭的视线,鬼面别有深意的看了眼他,接过容锦绣递过来的饼,目光有重新放在对面吃的正香的容锦绣身上。

    “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啊,真香。”容锦绣将饼分成三份,咬了一大口感叹道,从来没觉得一块白面饼子也这么好吃!

    东方昭伤的太重,只得静静躺着,容锦绣和鬼面吃完便开始找出口。

    容锦绣举高夜明珠,抬头向上看去,什么也看不到,她有些纳闷,这得多高啊,他们居然没被摔死?

    容锦绣低下头,有一瞬的眩晕,猛的跌进一副温热的胸膛,耳边是鬼面略有些沙哑的声音,带着丝丝性感,“没事吧。”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容锦绣心头一跳,退开身,他什么时候到她身后的,冲他摇摇头,“没事,可能掉下来的时候摔的狠了,头有点晕而已。”

    鬼面敛下眸子,嗯了一声,转身向另一边走去,看着他的背影,容锦绣心头猛然窜起一股莫名熟悉感,可是翻遍记忆,她确定不认识这样的人,敲敲脑袋,莫不是摔坏脑子了,怎么看谁都熟悉,容锦绣摇摇头,回去得让夜未央找个大夫好好瞧瞧。

    东方昭靠在墙上,看着不远处的鬼面,思绪万千。

    朝歌等人找到那处庄子时,已是日落时分,夕阳缓垂在山头。

    屋子里,凌乱的脚印,斑驳的血迹,昭示着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打斗。

    朝歌查看了一番,摇摇头,四下查看的侍卫也都纷纷来报,没有任何发现,这里是一处荒宅。“看来王妃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

    看着那斑驳血迹,宋夏至呼吸微微急促,“那,那他们会去哪呢?”

    “不知道,有人受伤,应当走不远,再找,一定要找到王妃。”朝歌黑着脸,目光朝山林望去。

    容锦绣拿着夜明珠,手在墙面上摸索着,“这究竟是什么地方,这么大,什么时候找的完。”

    鬼面回头看了她一眼,“若是累了,就歇会儿,不急于一时。”

    “没事,不累。”只是有些着急而已,容锦绣摇摇头,还是早点找到的好,东方伤的极重,若不早点出去医治,怕是会感染。

    容锦绣慢慢挪动着脚步,手掌一寸寸的摸过凹凸湿冷的墙面。

    咔嚓一声清响,容锦绣的身体蓦地僵在原地,脚底被抵住的感觉清晰异常。鬼面闻声看向她的位置,“怎么了?”

    容锦绣僵着身子,声音带着一丝颤抖,“我……我好像踩到什么机关了!”

    鬼面一愣,连忙快步走过来,“别动。”

    “锦绣,你们怎么了?”东方昭不明所以,却也觉得不对劲,出声询问道,他伤口疼的厉害,有些迷迷糊糊的,看不清远处,只凭着直觉看向两人。

    “没事,不用担心。东方,你还好吗?”容锦绣很担心,她僵着身子不敢动,又怕东方昭担心。

    “嗯。”东方昭应了一声,听见她没事,这才放下心来,十分疲累的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