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69章 脱困
    容锦绣吞了吞唾沫,看了眼鬼面,一边屏息听着四周的动静,生怕错过一丝一毫的异常。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鬼面没有应她,兀自蹲下观察了会,缓缓站起身,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由于失血过多,她的面色异常苍白,原本樱红的唇瓣此刻没有一丝血色,眉眼间尽是倦怠,因为紧张,整个人紧绷着。

    见他如此,容锦绣的心更是高高悬起,“怎么了?”

    “你叫什么名字?”鬼面风马牛不相及的问了一句,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沙哑暗沉,却不难听出带着丝丝的紧张。

    “啊!”容锦绣一愣,与她的名字有什么关系吗?

    愣神间,鬼面猛的扑倒容锦绣,带着她在地上滚了几圈,停下来后,鬼面覆在容锦绣身上,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彼此气息交缠,他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还混杂着一股药香,与夜未央身上的味道有些相像,令人十分安心。

    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原本的严丝合缝的墙面向两面缓缓打开,出现了一条冗长狭小的暗道。

    原本迷糊的东方昭被惊醒,心头狠狠一跳,神经猛的紧绷起来,挣扎着坐起身,“锦绣,锦绣,你在哪儿?”

    容锦绣连忙掩去心中的一丝异样,将身上的鬼面推开,站起身,向东方昭跑过去扶住他,欢喜道:“我在这儿,我们找到出口了。”

    触及到他略微发烫的手,容锦绣心中一惊,抚上他的额头,她最担心的还是事情发生了。“东方,你发烧了!”

    鬼面从容淡定的起身,看不清神色,转身走向那个暗道处,看着没有尽头的暗道。

    此处居然将机关设置在地上,而不是墙上,一般人大概会以为在墙上吧,就像他们,若不是容锦绣误打误撞,怕是没这快找到出口。

    东方昭摇摇头,“那就好,我无碍,既然找到出口,还是快些出去吧。”

    三人走了很长时间,抬眼看去,狭小阴潮的暗道仿佛依旧没有尽头,容锦绣扶着已经半昏迷的东方昭,“东方,再坚持一下,我们很快就能出去了。”

    东方昭迷迷糊糊的应了她一声,鬼面回头看了一眼,又抬步向前走,不多时,他停住了脚步,见他挺住,后面的容锦绣不明所以,“你怎么不走了?”

    鬼面没有说话,容锦绣侧身看去,前面出现了三个洞口,将东方昭扶着坐下,喘了口气,“三个出口,这……这该走哪个呀?”

    鬼面摇摇头,将手里的夜明珠向前探了探,三个出口,哪个才是真的?

    他上前几步,在每个出口处侧耳听了一会儿,容锦绣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只见他又退回到右手边的那个出口站了会儿,随后指着左面道:“走这个。”

    容锦绣连忙扶起东方昭跟上鬼面,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人很放心,毫无缘由的信任他,那是一种最原始的感觉。

    这次,容锦绣只觉得走了很久很久,久到她的脚底疼的都有些快不是她的了,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走过这么多的路,而且还要扶着东方昭。“鬼面,这还得走多久啊,我快走不动了。”

    鬼面停下步子,将东方昭扯到自己身前,扶好他。“快了,已经能感到风了,再坚持一下。”

    见他扶过东方昭,容锦绣动动有些僵硬发酸的胳膊,抬眸看向鬼面,确实有细细的冷风吹过来,面上一喜,“谢谢你,那我们快走吧。”

    走了有约摸一柱香的时间,他们果然从一个山洞里走了出来,洞边长满了枯草,背阴的地方还有些未融化的雪。

    入目是一片密林,此时已是黎明时分,天边,依稀可见霞光,容锦绣惊呼:“终于出来了!”

    鬼面将已然昏迷过去的东方昭放好,看了眼身旁笑容满面的女子,目光移向远方,眸子里染上浅浅的笑意,足尖轻点,跃过树梢,几个起落就没了踪影。

    容锦绣眼看着鬼面离开,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急忙喊道:“哎,鬼面,喂!”

    看着几个起落就没了踪影的人,容锦绣泄气,看了眼昏迷过去的东方昭,再看看四周,一片荒山野岭,这是哪儿,要怎么出去啊,冲着冰冷的空气道:“真是个没义气的家伙!”

    朦胧的天色渐亮,天边太阳露出红彤彤的半张脸,朝歌和宋夏至等人已经找了整整一夜,没有任何收获,一行人早已疲累不已。

    “王妃……”

    “东方大人……”

    此起彼伏的声音在山间回荡,偶尔惊起林间栖息的鸟儿。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找了一夜,大家都累了,先歇歇吧。”宋夏至坐到一块石头上,捶打着酸痛的双腿。

    朝歌唇上泛着皮,他舔舔干涩的唇,看了眼四下呼喊的侍卫,“都先歇会吧。”

    闻声,众侍卫熄灭手里还在执着的火把,在原地坐下来休息,朝歌刚转身就见不远处疾步走来的夜未央和言歌,连忙上前,“王爷!”

    夜未央四下看了眼,担忧道:“可有消息?”

    “属下无能,还未找到王妃和东方大人。”朝歌敛眸摇摇头。

    众侍卫见状也连忙起身站好,宋夏至看着不远处的男子,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的见到静王夜未央,他披着一身灰白色的狐皮大氅,眉目温和,一双凤眼潋滟,带着丝丝缕缕的忧虑,整个人看起来温润儒雅,芝兰玉树,不过面色却有些白的不正常,泛白的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直线,不过相比于初见,他现在看起来好了太多。

    可他终究还是病着,如今却还拖着病躯来找容锦绣,宋夏至默默吸了口气,为夜未央觉得不值。“敏言见过静王殿下。”

    夜未央抬眸看向宋夏至,眉头微微颦起仿佛是在思考,顿了顿道:“原来是敏言郡主,你怎的在此?”

    “敏言昨日听闻王妃出事,也想尽些绵薄之力,这才跟着朝歌侍卫一起来,敏言擅自做主跟来,还望静王殿下莫要怪罪。”宋夏至有些忐忑的看了看夜未央,生怕他让人送她回去。

    “怎会,如此还要多谢郡主,他日,本王定然亲自登门致谢。”夜未央拱手向宋夏至行了一礼。

    “殿下严重了,敏言不敢当。”宋夏至连忙躲开,看着夜未央惨白的脸色,顿时对容锦绣有些嫉妒羡慕恨,那等女子何德何能,能得如此人物相护,如此还不够,居然还惹得东方昭对她倾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