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70章 你来了
    容锦绣背着东方昭,一路踉踉跄跄的穿梭在山林间,她受了那人一掌,加之有些失血过多,强行运动,身上的伤口又裂开了,痛的她眼前一阵阵发黑,踩着积雪乱石,踉跄前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容锦绣晃晃发晕的脑袋,试图看清脚下的路,一晃神,脚下一个不稳,两人一起从旁边的坡上滚了下去,落入一个坑里,容锦绣摔的头晕眼花,缓了好一会儿才坐起身,看了眼已经彻底的晕死的东方昭,懊恼不已,脚上的刺痛更让她眉头紧颦。

    “真是倒霉!”祸不单行,容锦绣揉着刺骨巨痛的脚踝,四下看了看,他们掉下来的坑大抵是猎人挖的陷阱,不过已经废弃了,就他们现在的样子想要上去,有些难。

    容锦绣挪到东方昭跟前解开他的衣服,他包扎的伤口又裂开了,猩红的血渍缓缓从绷带渗出来,容锦绣试了下东方昭的额头,他烧的很严重,再这样下去,他会因为伤口感染而死的。

    “东方,东方,你醒醒,不要睡,快醒醒,东方。”容锦绣拍打着他的脸颊,东方昭却丝毫没有反应,她只得放弃,猛然间眸子一亮,将东方昭扶起来,双掌相对。

    不多时,容锦绣便已支持不住,眼前的事物开始模糊,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只得收回手,恍惚间,耳边听见有人在呼喊什么,心中大喜,有人!

    容锦绣强撑着站起身,脚上传来阵阵刺痛,疼的她吸了一口气,对着上面大声呼喊道:“有人吗,有没有人,救命啊,救命啊!”

    山坡不远处,夜未央走在最前面,初春的冷风迎面而来,夜未央闷声轻咳一阵,侍卫们仍旧散在四下寻找,走在一旁的言歌猛然挺住脚步,“王爷,你听,好像有呼救声!”

    夜未央微微抬手示意,众人霎时间都屏息以待,静静听着,耳畔是浅浅的风声和偶尔的鸟鸣。

    “救命啊!”

    “在哪儿!”夜未央波澜不惊的眼眸涌上狂喜,疾步向山坡那边走去,众人连忙快步跟上。

    容锦绣晃晃发晕的脑袋,抬手敲了敲,要是再不来人,她怕就撑不住了。

    摸摸有些干涩的嗓子,吞了口唾沫,准备再喊一次,抬首入目便是夜未央异常苍白的俊颜,她顿时定在原地,仿佛失声了一般,就那样仰着头静静的望着他。

    她觉得,她好像已经很久很久都没看见他了,他就半跪在上面,周围荒草遍布,骨节分明的手抓着旁边的一颗手腕粗细的枯树,他微微俯着身子,目光紧紧盯着自己,眼里的欣喜与紧张显露无疑。

    他身后,是碧蓝的天空和万丈霞光,他整个人仿佛是从那里面走出来的一样,耀眼明亮,蓦然间就闯入了她的视线,让她的心尖猛跳,苏苏痒痒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手脚微微发软。

    夜未央俯身看下去,就见她原本雪白的衣衫凌乱,划破了不少,上面血迹斑斑,左肩晕开大片血迹,右臂也被包扎着,绷带早已被血渗透,长发凌乱的编了个麻花辫,垂在右肩,右脸颊上一条长长的血痕,还沾染着大片血迹,整个人狼狈不堪。

    容锦绣原本紧紧绷着的神经突然就放松下来,心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冲着夜未央咧开嘴傻傻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贝齿,杏眸晶亮,“夜未央,你来了!”

    言罢她便再也支持不住,整个人昏倒在东方昭身旁。

    夜未央瞳孔狠狠一缩,整个人一跃而下。

    见状,众人大惊,“王爷!”

    丞相府。

    慕容嫣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不时的向门外张望,不多时,便见素心脚步匆匆的回来,慕容嫣连忙上前,“素心,怎么样,静王殿下可安好?”

    看着如此焦虑的慕容嫣,素心叹了口气,小姐自昨日听闻静王妃出事,静王亲自出寻后,便坐立不安,忧心不已,“小姐放心,奴婢打探清楚了,静王殿下无事,不过,听说静王妃伤了脸,怕是会毁容,东方大人伤的极重,皇上已经派了御医前去医治,现在还没有结果。”

    闻言,慕容嫣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那便好,那便好。”随后颦眉,“你说静王妃伤了容貌?”

    “嗯,听说伤的挺严重的。”素心连忙点点头。

    “容貌对一个女子来说多么重要,她知道了怕是会很伤心的吧!”慕容嫣抬手抚上自己的脸,目光移向远处,喃喃自语道。

    素心不解,“小姐难道不应该高兴吗,那静王妃毁了容,说不定静王殿下就不要她了,这样,小姐不就有机会了吗?”

    慕容嫣摇摇头,“他不是那样的人。”

    武宣侯府,青黛在门口张望了许久,才见宋夏至有些心不在焉的过来,连忙上前,“郡主,你去哪了,怎的一夜未归,吓死奴婢了,您要再不回来,侯爷定然杖毙了奴婢!呜呜。”

    “我没事,回去吧。”宋夏至叹口气,也不知道东方昭如今怎样了,忙了一夜,可累死她了。

    见她回来,武宣侯夫人甄氏猛的将人抱在怀里,“儿啊,你没事吧,你这到底去哪儿了,担心死为娘了。”见她没事,拭了眼泪,责怪道:“你这孩子,出去怎么也不说一声,这外边多危险啊。”

    上次出门,差点就让贼人掳走了,这要是出了什么差错,还不得要了她的命。

    “娘,对不起,女儿知错了,下次不会了,昨日,碰见静王府的人,所以我就去帮忙了。您别担心,我没事,你看看。”宋夏至解释完,转了一圈。

    “静王府的事你乱插什么手,你一个姑娘,出事了可要怎么办,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甄氏拿着帕子拭了泪,一颗心缓缓回归原位。

    “好了,娘,我这不没事吗,我累了,想先去歇息了。”宋夏至拉着甄氏的手,有些撒娇的道。

    甄氏连忙笑着吩咐青黛,“好好照顾郡主。”

    青黛忙点头,这才舒了口气,都快吓死她了,郡主要是出了事,她这个贴身丫鬟难辞其咎,扒皮拆骨那都是轻的。

    宋夏至梳洗了一番,坐在梳妆台前,任由青黛摆弄,将湿发擦干,边梳边道:“对了,郡主,听说那些失踪的姑娘都被送回来了,一个不少。”

    原本有些昏昏欲睡的宋夏至瞬间清醒,“怎么回事?”

    “这个,奴婢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守城的侍卫发现的,大抵是天将明的时候,那些姑娘就到了城门口,这会子正在府衙审理呢。”青黛将她知道的都说了出来,这才放下手中的梳子,“郡主,你说静王妃和东方公子昨日是不是为了此事才受伤的呀?

    “或许吧。”宋夏至想了想起身躺在床上,闭上眼,青黛见状忙退了出去,带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