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71章 受伤
    见青黛出去,宋夏至才睁开眼,虽然疲累至极,可却睡不着,脑子清醒的不像话,满满都是东方昭和容锦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宋夏至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一定是累糊涂了,睡一觉就好了,东方昭!她就不信,堂堂一个郡主,还比不上一个声名狼藉的有夫之妇。

    坚定了信念,宋夏至才迷迷糊糊的睡了。

    静王府里,早已一片兵荒马乱,言歌送走御医,夜未央看了眼床上浑身是伤的人,心中微微一窒,“你们下去吧。”

    丫鬟们放下手中的东西,退了出去,夜未央洗了帕子,轻轻擦去她脸上的血迹,容锦绣颦着眉,呼吸加深。

    这次,容锦绣是被痛醒的,她睁眼,入目的是一方水蓝色的床帐,她眨眨眼,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回来了。

    腰间一松,容锦绣垂眸看去,就见夜未央解了自己的腰带,扯着衣襟向两边拉开,湖绿色的肚兜瞬间映入眼帘。

    容锦绣一惊,连忙将衣服从他手里拉回来,护在胸前,结巴道:“你…你干什么?”

    夜未央见她脸红窘迫的样子,浅浅一笑,顿了顿又将衣服从她手里拉回来,顺带将她也扶了起来,淡淡道:“上药。”

    拨开她的手,葱白纤长的手指抓住她的衣领,缓缓从肩头拉下,微凉的指尖触碰到她光滑的肌肤,容锦绣微微一缩,手指抓紧被子,面上泛起一层淡淡的粉,抬眸看向他,见他面色依旧淡然,有些尴尬的移开眼,放松下来。

    夜未央将之前鬼面粗略包扎的绷带解开,容锦绣被疼的整个人僵了僵,夜未央看向她,见她贝齿轻咬着唇瓣,绣眉紧颦,停下手里的动作,“很疼?”

    容锦绣松了口气,“还好,你继续。”

    夜未央低着头认真的擦着药,容锦绣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往日一丝不苟的有些凌乱毛躁,眉目温柔又认真的给自己上药。

    容锦绣脑子里猛然想起之前的一幕,他背着霞光,像是临界的仙人一样,看见他的那一刻,她无措的心瞬间有了安全感。

    他并不强壮,也不伟岸,可以说病病歪歪,还跟个弱鸡一般,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可就是这样的他,却在那一刻让她无比温暖,又安全。

    看着夜未央那么认真又有些严肃的给自己上药,容锦绣心里有一处软的不像话,看着他的样子,她的唇角忍不住的翘起,伤口处那灼热的疼痛仿佛在这一刻都感知不到了。

    等包扎好肩头和右臂的伤口,容锦绣额头浮上一层细细的薄汗,面色苍白,她身上还有许多擦伤和淤青,夜未央都一一替她上好药,换上新备的衣衫,拉过被子,手刚碰到裤子,容锦绣以为他连裤子都要脱,连忙拉着被子盖好,爆红着脸忙道:“不…不用了,这个我自己来。”

    夜未央泛白的薄唇浅浅勾起,有些戏谑的看着面前尴尬不已的女子,“本王只是想将裤脚拉上去而已,王妃以为本王要干什么?”

    闻言,容锦绣爆红的脸色更甚,整个人羞窘不已。

    天啊!她刚刚都在想什么?

    夜未央轻笑,相处这么久了倒从未见过她如此女儿态的一面,夜未央掀过被子,拉起裤脚,裤子被血粘在了伤口上,即使他再小心,伤口依旧再次被扯开。

    “嗯。”容锦绣整个人痛的发颤,她低头,才发现夜未央原本白皙光滑的手上,布满了淤青和擦伤,那些伤口泛着血丝,里面还夹杂着异物。

    “这怎么回事?”容锦绣一把拉过他的手,夜未央一个不查,药粉撒在了床上,拉扯间,衣袖微微被卷上去一些,容锦绣这才看清,他的整个前臂上都有同样的伤痕。

    夜未央将手从她手里抽回来,拉好衣袖重新给她上药,“无碍,不小心蹭破点皮而已。”

    容锦绣敛眸,眼睛突然酸涩的要命,若不是因为她,他怎么会受伤,一眨眼,眼泪落在腿上,晕开一圈水渍,“夜未央,对不起!”

    她的声音沙哑哽咽,夜未央拿着纱布的手微顿,抬头看向她,她低着头,他看不清她的神色,但他知道,她哭了,夜未央绑好纱布,拉好她的裤脚,抬手抚上她的发,极尽温柔,“怎么了,本王弄疼你了吗?”

    容锦绣狠狠的摇头,夜未央抬起她的下巴,却见她脸上布满泪痕,心头猛的一跳,微微抽痛,屈指擦去她的眼泪,“不哭了。”

    容锦绣止住眼泪,对上他的眼眸,抿嘴点点头,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感性了?

    容锦绣吸吸鼻子,伸手拉住他的腰带和衣襟,夜未央被这突如其来的偷袭惊的一愣,凤眸微微瞪大,却任由她将自己的衣衫拉扯的一片凌乱。

    容锦绣欺近身,呼吸间是他身上淡淡的药香,抬头对上他微微瞪大的凤眸,容锦绣一愣,她在干什么?!

    仿佛触电般的收回手,眉眼闪烁,尴尬的道:“你……你那个,把……把衣服脱了,我给你上药。”

    夜未央浅笑,听话的道:“你身上有伤,本王这些小伤不碍事,一会让朝歌擦些药几天。”

    “那怎么行,快脱,你看了我的身子,我自然是要还回来的,正好,谁也不欠谁。”容锦绣作势就要起身动手。

    “既如此,那就有劳王妃。”夜未央忙站起身,将她拉扯松的腰带缓缓解开,容锦绣忍不住抬眸,看着他将那白色的锦袍褪了下来,露出白色的中衣,上面有斑斑点点的血渍,像是雪中盛开的红梅。

    容锦绣颦眉,怎么上的这么重,他到底干什么了?

    夜未央唇角浅浅,看着面前微微颦起眉头的容锦绣,骨节分明的纤指拉开中衣的系带,露出白皙的胸膛,容锦绣一愣,他看起来弱不禁风,没想到身材蛮不错,就是有些瘦!

    夜未央将手里的中衣扔在床上,身上的伤口深浅不一,遍布全身,有些地方因为拉扯,已经开始流血。

    见状,容锦绣眼睛有些酸胀,她努力睁大眼睛,不让眼泪就流出来。“你怎么弄的?”

    “本王是男子,这点伤,不碍事。”夜未央低头浅笑,他能说是他一着急忘了用轻功,直接就跳下去,结果差点崴了脚,还弄了这么多伤。

    看着那遍布伤痕的身子,容锦绣心里仿佛扎了密密麻麻的针,有些泛疼,拉着夜未央的手道:“过来些。”

    夜未央浅笑,依言坐在她旁边,见她拉起他的手臂,拿起一旁的白巾轻柔的擦去上面的血迹,小心翼翼的样子,仿佛生怕弄疼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