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72章 本妃心疼你
    容锦绣眼睛酸涩的厉害,她努力的瞪大眼睛,可眼前依旧模糊了,一滴泪落在他的手臂上,溅出水花,“疼吗?”

    “不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夜未央抬手擦掉她的泪,“我不疼。”

    “别乱动!”容锦绣本想将他停在脸上的手打掉,可看到那些上伤,瘪着嘴,将他的手拉开,力道轻柔的不像话。

    夜未央收回手,浅笑,“好,本王不动。”

    容锦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给夜未央上好药,夜未央轻笑着,“怎么还哭?!”

    容锦绣吸吸鼻子,指尖触摸着他身上深深浅浅的伤痕,道:“本妃就是心疼你。”

    夜未央闻言愣了一下,这么多年除了母妃,她是第一个为他流泪的人,也是第一个说心疼他的人。

    见她哭的越发厉害,夜未央眼里盛满笑意,抬手摸摸她的发顶,另一只手擦去她的泪,手上的泪水有些滚烫,心里微动,将她搂进怀里,“不哭,乖。”

    容锦绣顺势靠进他的怀里,脸颊贴在他光裸的胸膛,烫的厉害,耳边是他阵阵有力的心跳,容锦绣脸微微发烫,嘟囔道:“以后,不能让自己受伤了,听到没。”

    “好,不会了,你也要答应本王,不许让自己受伤。”闻言,夜未央轻笑道,说话间,他的胸膛微微震动,惹得容锦绣一阵脸红心跳。

    “哦,对了,我怎么忘了,东方怎么样了?”容锦绣猛然想起,东方昭替自己挡了一剑,鬼面说他伤的极重,后来又发烧,也不知怎么样了。

    夜未央浅笑的唇角在她从怀里退出的一刻,僵了僵,指尖微缩,按住她的肩头,面色微沉,“莫要乱动,皇上派了御医,东方大人定然不会有事,现在,好好躺着,养好伤才是正事。”

    夜未央强按着容锦绣躺下,自己寻了件中衣穿好,也躺在她的身边。

    “要不是东方替我挡了那一剑,说不定,我早就去见阎王了,我只是担心他而已,你别误会。”容锦绣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解释一下。

    夜未央给两人盖好被子,淡淡道:“嗯,本王明白,睡吧。”

    容锦绣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闭上眼,一天一夜的奔波劳累,她早已身心俱疲,不多时便又沉沉睡了过去。

    夜未央拂过她额角的乱发,心里千回百转,什么时候开始,听见她出事他会担心,看见她昏倒的那一刻他会紧张,心里难过的很,看见她哭的那么伤心,他就想将那些眼泪统统擦掉,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听见她关心别的男人,他会嫉妒,会失落!

    夜未央抚上她面颊上的伤口,眼里闪过一道寒光,薄唇轻起,声线缱绻,“你说,本王是不是生病了?”

    虽已立春,却仍旧是万物凋枯,但桃苑里桃花依然开的繁盛。容锦绣躺在垫了绒毯的榻上,吃着糕点,看着掉落的花瓣,心里寻思着,这花怎么谢不尽呢?

    “哎!”拍拍身上掉落的糕点碎屑,长长的叹了口气,调整了个舒服的姿态准备睡觉,听着身边夜未央弹奏的曲子,虽然听不懂,但是有催眠功效是真的,暗暗在心里吐槽道:“吃完就睡,这几天都要活成猪了。”

    夜未央一曲奏罢,看着躺在榻上的人,“这几日可是闷了?”看着容锦绣翻过身,面朝着自己,目光锁定在她略有些迷离的眼眸上。

    睡意渐醒,入眼的就是夜未央那俊秀的脸庞,唇角勾起深深的笑,“闷倒是没有,就是无聊的紧,除了吃就是睡,我都胖了好几斤了。”

    看着她摸着盈盈一握的柳腰,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样,夜未央起身也躺在她身旁,手搭在她的腰间摸了摸,郑重其事的回应道:“嗯,确实圆润了些。”

    容锦绣一听,猛的坐起身,摸着腰身,柳眉倒竖,“真的,我哪里胖了?”

    夜未央拉住几欲起来的人儿,“小心掉下去。”然后盯着她一字一顿的道:“你无论怎样都是本王的王妃了,还怕本王嫌弃你不成。”

    容锦绣顿时瞪着眼睛道:“你还敢嫌弃我。”顿了顿翻了个白眼接着道:“你我半斤八两,都是别人挑剩的,还有什么可嫌弃的。”

    “本王怎敢,本王还怕爱妃嫌弃本王这副病恹恹的模样,不肯嫁予本王。世人嫌你弃你,那是他们没眼光,倒是让本王得了便宜,娶了你,只是本王却是个无权无势的闲人,这些时日让爱妃受了诸多委屈。”夜未央将她揉乱的青丝抚顺,摸着她柔软的发顶。

    听罢,容锦绣愣了许久,才一脸见鬼似的抬头看向夜未央,然后一个翻身骑在他身上,双手按在他的脖子上,用很是怀疑的眼神盯着他,“说,你是何方妖孽,居然敢冒充我家夜未央。”

    夜未央看着她张牙舞爪的样子,抬手搂在她的腰间,盯着她略带笑意的眼睛,笑道:“本王若是妖孽,定然要第一个勾了你的魂,让你永远也不能离开我的身边。”

    看着夜未央无比认真的眼神,容锦绣掐着他脖子的手松了又松,躲开他的眼睛,然后很怂的僵着身体准备从他身上下去,夜未央看她要逃开,搂着腰的手收紧,容锦绣挣不开,只得乖乖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瓮声瓮气的低声嘟囔道:“夜未央,你是不是,喜欢呀?”

    夜未央低头,看着她晶亮的眼眸,疑惑道,“嗯?”

    容锦绣忙松了口气,闪躲开,顿了顿很是别扭的道:“夜未央,你变了。”

    端方雅正,一本正经的人居然变得会撩了,弄的她浑身不自在啊!他这几日究竟经历了什么,还是说他偷学了什么什么撩妹大典?

    看着她害羞的别扭样,夜未央心情很是愉悦,至于她说的变了,他确实变了,故作不知的问道:“本王哪里变了?”

    容锦绣不答反问道:“夜未央,你刚才是在对我表白吗?”

    “若是,爱妃当如何?”对上她灵动的眼眸,夜未央浅浅笑道,语气不难听出其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