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73章 失踪案告破
    容锦绣盯着夜未央看了许久,“我活了这么久,见过的美男子也不少,什么温润如玉型的,什么阳刚霸气型的,不过像你这么好看的到是第一次见,你说,你怎么长这么好看呢,你那些个兄弟除了小十七,净是些歪瓜裂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夜未央闻言浅笑着回道:“如今本王能拿出手的也就这副皮囊了,若长得真如爱妃所说的这般好看,本王定要好好爱护。”

    容锦绣撇嘴,在他胸口捶了几下:“给点颜色你就开染坊,话说,你这两天受什么刺激了?”

    以往也很温柔,只是这几日,对她百般关爱,眼里有着许多她看不懂的怜惜,还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撩?

    夜未央抓住她作乱的手压在胸口:“再有两日便是上元节了,这几日想必你也闷坏了,晚上城中有灯会,可以出去走走。时间若是还早,便去岳父家走一趟,你受伤修养这几日,岳父差人问候了许多遍,也是担心的紧。”

    “嗯,知道了。”容锦绣点头应道。

    远处,翠浓很有眼色的站定,夜未央和容锦绣都是耳力极好的人,“何事?”

    “回王爷王妃,容二小姐过来探望王妃,此刻正在偏厅等候。”

    容锦绣坐起身,有些讶异,“云绣?”

    “你受伤这几日,岳父问候过多次,如今容二小姐过来探望,咱们快些过去,莫要让她久等了。”夜未央抬手整理好容锦绣弄乱的发髻。

    “好。”容锦绣便寻了个空当,从他身上下来,夜未央也起身,整理好两人身上的衣服,极其自然的拉上容锦绣的手,二人朝偏厅走去。

    容锦绣撇着嘴,口不对心的嘟囔道:“就这点小伤,净瞎操心。”

    夜未央侧首,看了眼身边嘴硬心软的人,目光拉远,远处蓝天白云,唇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容锦绣,我生了一种病,名为“你”,至此一生,唯有你是解药!

    偏厅里,容云绣四处悄悄打量了一番,转眼,就见夜未央和容锦绣二人走了过来,忙起身见了礼。“云绣见过王爷,王妃。”

    容锦绣忙扶起她,“你我是姐妹,叫什么王妃,这么生分。”

    容云绣抬眼,见容锦绣正看着她,顿时笑开来,亲切道:“是,姐姐。”

    “容二小姐无需客气,在此处就当自家一般。”夜未央笑道。

    “多谢王爷。”容云绣见他二人手牵手十分亲密的样子,忙红着脸低下头。

    夜未央见状道:“你们姐妹二人许久未见,恐有许多体己话说,本王还有些事,就不叨扰了。”

    容锦绣点点头,见夜未央离开,便带着容云绣去了自己院子,橙依十分利索的上了茶水,退了出去。

    容云绣坐在一旁有些局促不安,容锦绣才开口道:“你紧张什么,怕我吃了你不成!”

    容锦绣见她那紧张不安的样子,心里有些不舒服。

    容云绣连忙解释道:“不是的姐姐,不是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容锦绣打断她的解释,她知道,容云绣就是对她有些愧疚,她都明白。

    “你怎么会过来,家中一切可好?”如今女子失踪案还未告破,当日打伤她的人也没有抓到,城中并不安全,父亲怎么如此大意让容云绣过来,万一出事可怎么好!

    “家中都好,听闻姐姐受伤,父亲和……和我娘都很担心,幸得王爷日日派人来报平安,父亲才安心了许多,今日听闻姐姐大好,所以,我才想来探望姐姐,见姐姐安好,我也放心了。”容云绣吸了口气,放松了许多,其实容锦绣受伤当日她就想去探望的,无奈静王殿下不允准,再者城中也不安全,母亲不放心,所以便拖到了今日。

    如今见她完好无损,她却是放心了许多。

    “如今城中并不安全,你日后还是莫要乱跑,父亲也真是,怎么放心让你一人出来。”容锦绣想起那日的黑衣人,心中便一股子怒火直冲头顶,最好别让她再碰上。

    听到容锦绣话里话外对自己的关心容云绣心中一暖,“姐姐不用担心,前段时间那失踪案已经破了。”

    容锦绣拿杯子的手一顿,“破了?”

    “姐姐不知,王爷没有告诉你吗?”容云绣见她的模样,出声解释道:“就在姐姐被救回来的那日,那些失踪的女子都被人送到了城门口,如今,已经各自送回家了。”

    “我被救的那日?”容锦绣疑惑,她刚追踪到那人,那些失踪女子就被放回来了,是巧合还是……

    容云绣点点头,“就是那日,我听爹爹说的,不会有错。”

    容锦绣摩挲着杯子,看来,她的猜想没错,那人抓了那么多女子,想来就是为了那什么一身两魂的人,可是为什么突然就放了呢?

    难道他们已经找到了那个人,所以那些无用的女子就被放了回来。

    那么,在这西陵肆无忌惮抓人的会是谁呢?“所有失踪的人都被放回来了?”

    容云绣愣了愣,点头道:“应该是,姐姐,在想什么?”

    “没什么,时辰不早了,用了膳,我让人送你回去,虽说案子已破,但仍不可掉以轻心。”容锦绣回过神道。

    “我知道了。”容云绣听话的点点头。

    容云绣临走时,拉着容锦绣的手道:“姐姐有空,常回家看看吧,爹爹其实很担心你。”

    容锦绣看着渐远的马车,目光空洞,不知再想什么,夜未央抓着她冰凉的手,轻声道:“回去吧,风大,你的伤还没好利索。”

    容锦绣收回目光,看向夜未央,他眉眼温润,一如既往的温柔。

    入夜,容锦绣躺在夜未央的身边,目光怔怔的盯着床帐,“夜未央,你最向往什么样的生活啊?”

    夜未央低头,“怎么问这个?”

    容锦绣转头,“就问问,你想过什么样的日子?”

    夜未央抬手拦上她的腰,“安宁的日子。王妃呢,向往什么样的生活?”

    容锦绣微微仰头,眼里霎时间充满了希望和向往,“嗯……我向往的生活是,一间草屋,两陇薄田,在有几只鸡鸭,院子里种上喜欢的花草,再有只看门的黄狗,足矣。”

    看着她那希冀的模样,夜未央勾起的唇角微微僵住,她想要的生活如此简单,可是她的身份注定她与这样的生活无缘。“王妃向往的生活,本王也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