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75章 肖想了很久
    慕容嫣一眼就认出了容锦绣,不过很快她的目光就移到了容锦绣身边的夜未央身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见过静王爷,王妃。”慕容嫣压制住心中的喜悦,从容自若的行了礼,“不小心打碎了王妃的糖人,请王妃见谅,不若,嫣儿赔给您吧。”

    容锦绣疑惑的回头看向夜未央,疑惑的问道:“不知姑娘是?”

    慕容嫣嫣然一笑,“臣女慕容嫣。”

    “原来是慕容小姐,不过两个糖人,既然碎了,那就算了。”容锦绣看着脚下粉碎的糖渣,再看慕容嫣一脸欲语还羞的模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身后,夜未央只是点点头,一言未发。

    慕容嫣见状,有些黯然。“多谢王爷,王妃原谅嫣儿莽撞。”

    容锦绣摇摇头,“人潮拥挤,也怨不得慕容小姐,我们还要去前边,就不打扰慕容小姐雅兴了。”

    慕容嫣有些愧疚的看向夜未央,“是我打扰了王爷王妃雅兴才是。”

    容锦绣扯着嘴角笑了笑,点头示意完,拉着夜未央钻入人海。

    慕容嫣恋恋不舍的看着夜未央的身影没入人群不见,才收回失落目光,原本在此处碰见静王殿下是她万万没想到的,虽然只是如此短暂的一瞬,哪怕他一句话都不曾说,她却已是极其满足了。

    “小姐。”素心看着既失落又开心的慕容嫣,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慕容嫣很满足的浅笑一声,才带着素心向别处去。

    另一边,容锦绣兴致缺缺的向前走,看着各式各样,五彩缤纷的花灯,偶尔会很好奇的凑上去,看看热闹。

    “不开心了?”夜未央见她兴致不如刚才,“那再让那人捏两个糖人吧。”

    容锦绣顿住脚步,身后杂耍的人喷出一口火,照的夜未央眼前一亮,周围爆出热烈的叫好声。

    容锦绣看着他那般真挚的样子,摇了摇头,“碎了就算了,我也只是要着玩玩而已,走吧,那边有猜灯谜的我们去瞧瞧。”

    夜未央一路过关斩将,赢得了好几个花灯,容锦绣提着花灯,眉开眼笑,之前的那点别扭的不愉快统统都飞到了九霄云外。

    “对了,我也要送你个礼物,把手伸出来。”夜未央很是顺从,虽不知她要干什么,但还是微微撩起袖子,将手伸到她面前。

    夜未央的手骨节分明,手指纤长,在万千灯火的照耀下泛着一层光,容锦绣将买的红线比划到他的手腕上,抬眼看向他,似乎有些确认似的道:“我给你绑上了?”

    “只要是王妃给的,本王都要,莫不是这红线还有什么说法?”夜未央抬手拉住红线的另一端,看向面前拉着红线一端的女子,昏黄的烛火下,女子的模样柔美可人。

    容锦绣眸光在四周转了一圈,狡黠一笑,“绑上我手中的这根红线,就证明从此以后,你,夜未央,就是我容锦绣的人了。”

    她拉住夜未央骨节分明的大手,故作凶狠的道:“若是日后你敢背叛我,我就把你这如花似玉的手给剁了。”

    闻言,夜未央似乎愣了愣,上元节的红线,牵的是姻缘,反应过来后,夜未央紧扣住容锦绣的手,“王妃此言当真。”

    容锦绣轻抬下巴,语气很是认真的接着道:“我从来不说假话,你可想清楚了,绑上这根线,你就不能再娶侧妃,不能纳妾,不能养外室,不能逛青楼去寻花问柳,若是发现一次,统统杀无赦。”

    夜未央俯下身,脸就停在容锦绣距离两指间,两人呼吸可闻,鼻息间全是夜未央的味道,烛火的映衬下,他的眸子亮的惊人。“本王不娶什么妾室,更不喜烟花之地,本王只喜与王妃一起,只要爱妃不弃本王定然不离。”

    容锦绣轻笑一声,然后笑意逐渐加大,洋溢着难以表达的幸福,笑了许久,才拉着夜未央的手,将红线一圈圈的绕在他的手腕上,她做的极其认真,将红线打了个死结。

    然后在他耳边轻轻呢喃道:“夜未央,我想亲你。”

    容锦绣利索搂着他的脖子,亲上了她肖想了许久的薄唇,被突袭的夜未央身体猛的僵住,睁大眼睛看着那个眼眸都笑意满满的女子,她的眼里仿佛盛了万千灯火,明亮的很,眼睛里倒映着自己。

    心跳如擂鼓,轰轰作响,夜未央从未想过,一向淡定如他,竟有一日,会浑身僵硬的连手脚如何摆放都不会。

    站在一旁,拿着一堆灯笼的言歌差点惊掉下巴,他们家王爷这是被强吻了?

    王妃好剽悍,人潮拥挤的大街上居然强吻他家王爷!

    不远处花灯下,东方昭拿着一盏花灯,看着对面不远处相拥亲吻的人,手一松,精美的花灯花灯落在地上,不多时便被火焰吞噬,化为灰烬!

    容锦绣蜻蜓点水一般的瞬间离开,被突袭的夜未央手足无措,看着他红着脸,就连耳垂都红了的样子,容锦绣乐的不行。

    其实相对于夜未央来说,容锦绣自己也有些无措,毕竟这种事她是第一次,若是夜未央仔细看的话,容锦绣就连脖子根都是红着的。

    只不过夜未央此刻,脸红心跳,所有的思想和感觉都凝聚在了嘴唇上,那柔软的触感久久不散,甚至愈演愈烈。

    夜未央松了口气,才感觉呼吸和心跳慢慢恢复了正常,再看让自己窘迫如斯的罪魁祸首笑的肆意,即使如此,也舍不得开口责备,“这么多人,让人瞧了去怎么办。”

    容锦绣傲娇的一扭头,“不怕长针眼,不害羞,他们就瞧呗。”

    夜未央无奈,笑道:“想不到,王妃竟然是个小流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非礼本王。”

    容锦绣正想开口回怼过去,却见夜未央凑到她耳边轻声道:“王妃是否肖想了本王许久,嗯,才会这般急不可耐。”

    容锦绣闻言,脸颊爆红,只能睁大无辜的杏眼,丝毫没有气势的看着他。

    言歌早早拉开了和二人的距离,深深的表示这波突如其来狗粮吃不起啊!

    容锦绣红着脸,抱住夜未央的胳膊,“肖想你又如何,莫要忘了,你我可是明正言顺的夫妻。”

    夜未央轻笑,眉眼间皆是温柔宠溺,“本王随时欢迎。”

    表白完成的容锦绣异常满足,因为夜未央的身体,便准备回府,夜未央任由容锦绣抱着他的胳膊,余光瞥向侧面不远处,立在灯影里的人,笑的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