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浮生尽之锦绣未央 > 章节目录 第76章 刺杀
    东方昭看着相携而去的二人,隐于袖中的手紧握,青筋乍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看着地上早已成飞灰的灯笼,转身离开。

    明明早已知道,却还是不死心。

    他低头,唇边溢出轻笑。

    宋夏至提着灯笼,穿梭在人流中,四处张望,“人呢,刚刚我明明看见了?”

    “郡主,你吓死奴婢了,”宋夏至在人流中恍惚看见东方昭,几步就将青黛甩在了人流里。

    青黛追的上气不接下气,见着宋夏至的样子,也四处寻找起来。

    “郡主可是看见东方大人了?”

    方才明明好好看花灯的人,突然间就冲进了人流里,想必除了东方大人,在没什么能让郡主有如此大的反应。

    夜风撩起她耳畔的发丝,宋夏至自语道:“难不成我眼花吗。”

    宋夏至随即否定,不可能,她的眼睛可好了,绝不可能认错。

    马车里,二人靠的很近,容锦绣脸颊红红,周遭的空气仿佛都稀薄了许多,周围弥漫着暧昧不清的气息。

    夜未央坐在一边,看着刚才大庭广众之下轻薄自己的女子,此刻红着脸,手指拨弄着花灯,视线飘忽不定。出声道:“本王不如这花灯好看?”

    容锦绣闻言,抬头看向夜未央,他很认真的偏着头,看着她。

    他靠的很近,她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药香,容锦绣呼吸一顿,心跳狂打着拍子,刚才吻他的时候也没这么大反应呀,这是心动吗!

    夜未央见她呆着不语,接着道:“不然,这一路上王妃为何只瞧着这花灯,不肯看本王一眼。”

    夜未央顿了顿,语气有些哀怨道:“还是说王妃轻薄了本王,不想负责了?”

    “胡说,才没有。”容锦绣梗着脖子,面对这样的夜未央,她颇有些不自在。

    “王妃可是害羞?”

    夜未央把玩着手里摘下来的面具,用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语气调侃道。

    容锦绣被戳中,扭捏道:“我,我是女子,第一次亲别人,害羞很正常,你不也……”脸红到脖子根儿了!

    虽然她每日没个正形,吊儿郎当,可也是个很保守的大家闺秀的,这还是她的初吻呢。

    说来,这应该也是夜未央的初吻吧,看他那样的反应就知道。

    夜未央见她娇羞的样子,起了逗弄她的心思,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一支冷箭打断。

    容锦绣眼疾手快,推了一把夜未央即将靠近的身体,“躲开。”

    箭羽穿过窗插在马车边上,发出阵阵嗡鸣,可见放箭之人用了多大的力。

    马车外,言歌忙喝道:“保护王爷王妃。”

    周遭呼救声此起彼伏,人群四散奔逃。

    容锦绣闻言起身就要出去,夜未央抬手拉住她,摇头示意她不要出去。

    容锦绣拍拍他的手,“乖乖呆着。”

    容锦绣站在车辕上,马车四周言歌同众侍卫拔剑以待,他们走的这条街行人不多,大多都是看完花灯准备回家的行人,如今已空无一人,只余微风潜入耳。

    “诸位既然来了,何须再藏头露尾,莫不是长的太丑,怕见人?”

    容锦绣话语刚落,四周屋脊上便涌现出许多黑衣刺客,不过几息间,便将马车围得水泄不通。

    容锦绣大概估摸了一下,得有百十来号人,心下一沉,他们就十多个人,双拳难敌四手,有点棘手。

    “呵,真是好大的手笔,你们是是谁人?”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上。”刀剑厮杀声瞬间响彻整个黑夜。

    容锦绣握紧滑落手中匕首,心道,看来今天不见血是不行了。

    容锦绣跳下马车,立即有杀手上前,她动了动脖子,闪身上前一刀便抹了那人的脖子,浓稠的血液喷溅在身上,浓重的血腥味让人作呕,心底里却隐隐生出嗜血的渴望。

    有了第一个,便有第二个,第三个……

    夜未央听着外面的厮杀声,抬手撩起车帘,不远处的女子瞬间闯入他的眼里。

    夜未央心中一暖,他见过她调皮,搞怪,无赖,慵懒,娇羞的样子,却是第一次见她如此认真嗜血的模样。

    她这般模样却是为了他。

    容锦绣杀人动作干净利落,没有多余花哨的动作,刀刀封喉,刀刀毙命。

    见着黑衣人一个个倒在她的脚下,嗅着血腥味,鲜红的血液喷洒在身上,容锦绣心底越发的兴奋,浑身的血液仿佛在咆哮,在呐喊。

    言歌将想要靠近马车的刺客拦下,负伤不少,混乱中瞧见容锦绣,心底暗暗咂舌,王妃果然深藏不露,杀人仿佛砍萝卜一样。

    容锦绣不慎后背被砍了一刀,剧烈的疼痛逐渐压下心底那翻涌的嗜血欲望,她也清醒了许多,转身抹了那人脖子。

    容锦绣转到言歌身边。杀了他身边的两个人,“言歌,援兵怎么还不来?”

    言歌早在被放冷箭时就发了信号,可援兵迟迟不来,他们恐怕撑不了多久,容锦绣看着剩下的五六个侍卫,心中越发焦虑暴躁。

    言歌一刀解决了纠缠他的那个人,刚准备回话就见朝歌带着禁军加入了混战,言歌一喜,“王妃,他们来了。”

    见状,刺客便开始撤退,战斗很快结束,朝歌压着几个活口,容锦绣上前就卸了其中一人的下巴,“免得吞毒。”

    言歌急忙卸了另外几个人。

    夜未央将大氅披在容锦绣身上,帮她系好。她发髻凌乱,面色苍白,面上沾着血液,眼底没有一点温度,面容冷静嗜血。

    夜未央掏出帕子,轻轻擦掉她脸上喷溅的血,启唇道:“对不起。”

    容锦绣抬头看着他那清俊的面庞,眼底回温,“你道什么歉,应该是我道歉才对,我不该拉着你来看什么花灯的,对不起。”

    对不起,她差点害了他。

    夜未央将她拉到怀中,下巴轻轻搁在她柔软的发顶,“没有下次了。”

    “嗯?”什么没有下次?

    “末将救驾来迟,请王爷王妃恕罪。”禁军统领上前请罪。

    言歌没好气的瞅了一眼,暗道,没眼色的家伙,没见主子在安慰王妃吗?

    夜未央容锦绣,“将军言重了,今夜还要多谢将军解了本王的困,救了王妃,本王自会禀告父皇,还请将军严加看管这些刺客。”

    “王爷放心,末将这就将贼人压入天牢,等候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