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11章皇上驾到
    陈木凉惊坐而起,背上已是冷汗一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再抬眼一看窗外,天边已是鱼肚白,晨露点点。

    许是听得她一声惊呼,一直在门外负责守夜的婢女匆匆小跑到她床前,见她一身是汗,连忙端过了一旁早已备好的洗漱用的金盆,以锦帕沾水拧干轻轻替陈木凉擦去额间的汗。

    陈木凉没有受过这份伺候,自然接过了锦帕就感激地道了一句:“谢谢,我自己来便可以。”

    婢女听罢迟疑了一下,但也没有跟陈木凉争,只是退到了一旁轻声道了一句:“陈姑娘可是做噩梦了?”

    陈木凉迟疑了片刻,本不愿多说梦中之事,只是含糊其辞地“嗯”了一声。

    那婢女见陈木凉不愿多说,便也不多问,欠身一礼柔声道了一句:“奴婢叫青歌,陈姑娘若是有什么需要可以尽管跟奴婢说。”

    陈木凉见青歌虽生得只能算清秀,但是言行举止之间莫名令她有几分好感,便缓声问了一句:“你们家国公是不是一宿未睡?”

    青歌见陈木凉提及此事,只是偷偷掩口一笑,然后轻声说道:“如姑娘所料,国公一宿未睡。不仅如此,姑娘夜里似乎做梦一直睡得不安稳,国公来来回回一共替姑娘续了八次安神香。”

    “啊?”

    陈木凉被她这番一说脸都红了,眼神闪躲着迅速穿衣起身,咕囔着一句:“他应该巴不倒我做梦梦死了吧……”

    青歌被陈木凉逗乐了,噗嗤一笑后嗔怪着说道:“姑娘怕是好福气,青歌还未见过国公对哪个女子这般上心过……”

    “怎么可能……”

    陈木凉呵呵两声正朝天白了一眼之时,却听得李倾阴沉的声音在殿门外响起——

    “青歌,多嘴,领罚。”

    青歌吓得吐了吐舌头,调皮地背对着李倾对陈木凉做了个鬼脸然后装作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对着李倾应了一声“是——”后便一溜烟逃之夭夭了。

    剩下了陈木凉干巴巴地站在了原处,眼睁睁地看着李倾冷冰冰地朝着她走来。

    ——直觉就是,没什么好事。

    “那个,昨天晚上,谢谢啊……”

    陈木凉颇为尴尬地匆匆道了一句,耳根一红。

    “不必。不过是觉得像自己曾经养的一只流浪狗罢了。”

    李倾扫了陈木凉一眼,面无表情。

    “李国公,有时候,狗可是会咬人的哦“

    陈木凉咬牙切齿,隐忍了片刻,阴险一笑说道。

    “本王在战场上死人都没怕过,会怕狗?”

    李倾蔑视地扫了她一眼,一副看着傻子的表情。

    陈木凉顿时泄了气,双肩耷拉着焉儿了下去。

    李倾坐下了后看她在一旁蓬头垢面的样子,皱了皱眉头说道:“去稍微梳妆打扮一下行不行?一会儿有贵客到。”

    “贵客到?”

    陈木凉歪着脑袋思忖了片刻,眼眸蓦地兴奋发亮,随之忙点头说道:“是!这就去。”

    李倾见她这态度转变得这般快,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却也没有再说什么就由她去了。

    府里上上下下都忙活的很,擦地的擦地,结彩的结彩,一时间弄得人仰马翻,好不折腾。

    而在内室的陈木凉则什么也没做,反倒是把原本还算整齐的头发揉成了个杂乱的团,然后又抹了一把灰在脸上,除了身上的衣物怕撕坏了要叫她赔没敢瞎来以外,其他的该怎么弄丑自己的大概已经做到了个极致。

    陈木凉看着铜镜里不堪入目的自己,相当满意地点了点头,自言自语说道:“嗯……还不错。应该能报心头之恨了。”

    正于此时,殿外传来一声极为尖细而狭长的声音:“皇上驾到——”

    陈木凉一听,立马石化在了原地。

    ——敢情这贵客竟是高高在上的皇帝???

    这她搞成这副模样,确定不会冲怒了龙颜然后一怒之下把她给咔擦了???

    陈木凉越想越后悔,她刚想迅速收拾一下自己,却已经听得外面跪倒了一片,大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见皇上不跪似乎也是死罪?

    陈木凉左右为难了片刻,还是决定顶着一头鸡窝走了出去,“扑通——”一声跪倒在了皇帝的面前。

    众人听得声响,往后一看,皆是一片哗然之色。

    ——这看起来有点不太正常的女的哪里来的?貌似还是从倾国殿的内室冒出来的?

    众人再齐刷刷地将目光聚集在了李倾的身上,一片疑惑之色。

    李倾倒是显得十分习惯和淡定,连头都没有转一个,也懒得解释。

    倒是皇帝李默见此状唇旁掠过了一丝不失礼貌的笑意。

    “国公请起。朕说过,国公见朕不必行三拜九叩之礼。”

    他特地弓腰扶起李倾,然后将目光落在了陈木凉的身上,微微一笑说道:“国公最近是招了个女眷?”

    陈木凉将头埋得死死的,努力不让李倾看见。

    李倾却顺着皇帝的目光看了一眼,然后亦微微一笑说道:“哦,是小八捡回来的一个小乞丐,还没来得及好好收拾她,倒是惊到圣驾了。”

    “小八?嗯……小八这孩子怪可怜的,倒是有个体己的陪他说说笑笑也不错。”

    李默的眼里骤然暗了下去,多了一丝怜悯和哀伤之意。

    然而,李倾却并未说什么,只是嘴角微微一扬,多了几丝厌恶之意。

    李默又拍了拍李倾的肩膀,颇为关心地说道:“听说昨日国公府出了刺客,还伤了人,实在是可恶至极!朕一早听闻消息便立刻赶来看看国公有没有事,不然朕真的寝食难安啊……”

    陈木凉透过头发的缝隙间隐约看到了李默的表情,莫名觉得他很适合戏台子。

    李倾只是淡淡笑了笑,然后不咸不淡地道了一句:“国公府来刺客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微臣这么多年来也习惯了。只是惊到了小八,整夜都在做噩梦,说要手刃了纵火杀他娘亲的凶手,倒是让微臣觉得万分内疚了。”

    李倾说罢,微微抬眼,看了一下李默。

    李默亦缓缓抬眼,目光之中透过了寒意,却很快又变成了微笑之意。

    陈木凉只听得李默说道:“确实是该惩惩这些个无法无天的刺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