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12章阎王殿(加更)
    李倾听罢,只是轻描淡写地道了一句:“皇上所言极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李默似乎讨了个没趣,径直掠过了陈木凉身旁,陈木凉没由来的感到了一股森然的寒凉之意。

    李默随之坐在了原本一旁的太师椅之上,缓缓端起了一盏茶,浅抿一口后似随口一般道到:“今日朕前来,是想跟国公细聊一下如何重建八王府的事宜,不知国公可有何打算?”

    李倾想了想,道了一句:“此事便不劳皇上费心了。国公府这些年受皇上拂照不少,俸禄与赏赐都不少,尚有余力重建八王府。”

    这个答案似乎在李默的意料之中。

    李默只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答了一句:“国公办事朕甚是放心,那重建八王府一事便全权交给国公办理了。至于银两方面的问题,朕会让内务府调拨过来。”

    “微臣谢过皇上。”

    李倾也没有拒绝,只是躬身一礼,算是应了下来。

    李默四周环顾了一遍,没有找到八小王爷的身影,便顺口疑惑地问道:“小八呢?怎没见他出来?”

    李倾淡淡道了一句:“小八这几日颠沛流离,这会儿还没醒。臣见这孩子睡得沉,便也没忍心叫醒他。”

    李默微微一蹙眉,似有不爽之意。

    但片刻之后,他便以指关节敲了几下大腿后略带忧愁地叹气道到:“这些日子也着实难为他了。行了,既然国公和小八都没事,那朕便先回宫去了。”

    “恭送皇上。”

    “哦,对了,你这府内的小乞丐,救小八有功,以后倒是可以带到宫里多走动走动。就说是朕许了。”

    李默走了一半折回了身,指着跪在地上正百般无聊扣着手指的陈木凉笑着说道。

    陈木凉顿时石化在了原地,连忙胡乱磕头。

    “臣,代她谢过皇上了。”

    李倾迟疑了片刻,依旧冷冰冰地说道。

    李默见陈木凉磕头都不会,唇旁掠过了一抹讥诮之意,但却很快收回,拂袖转身在前拥后簇下离开了国公府。

    等李默一走,陈木凉立刻就从地上爬起,身影神速地打算脚底抹油就走。

    “站住。”

    李倾盯着她飞速奔向内室的身影,冷冷命令道。

    陈木凉的身影顿时顿在了半空中,保持着奔跑的动作,慢慢将朝前迈出的一只脚极不情愿地撤了回来。

    她转过身,潇洒地一扬自己的“鸡窝”,笑得一脸灿烂地说道:“国公可是还有什么别的吩咐?”

    李倾饶有兴趣地扫了她的“鸡窝”一眼,以手撑着下颚似乎认真地思索了片刻,然后又万分真诚地说道:“本王觉得,下次李默来的时候,你还可以表现得更为出格一点。”

    “才不要。我还不想死得惨烈。”

    陈木凉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哦?何以见得?”

    李倾眯起了好看的双眼,似乎兴趣比方才更浓了。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那个皇上不喜欢你,你也不待见那个皇上,我要是真去了宫里走一走,怕是跟去阎王殿也没什么区别了。”

    陈木凉手忙脚乱地边理着自己的头发,边顺口说道。

    “那可未必,你呆在这国公府,未必比去阎王殿好多少。再者,皇上说了,要你去宫里走一走,本王总不能拿他的话当放屁。所以,这段时间,你最好安分一点呆在这里,免得给本王添麻烦,给你自己找不痛快。明白了吗?”

    李倾这般说完便转身坐在了太师椅之上,又开始翻阅那叠高高的军务折子。

    陈木凉暗自在他身后比了一个极为凶神恶煞的“抹脖子”的动作,做出一副龇牙咧嘴的模样,却正好被回过头的李倾瞧了个正着。

    无奈之下,她将那凶狠的抹脖子变成了极为“优雅婉转”的撩头发。

    李倾只是看了她一眼,轻笑一声,算是没跟她再计较。

    懊恼之下的陈木凉待他转过身去那一刻便耷拉下了脑袋,暗骂了一声“活阎王”便拖着沉重的脚步瘫软着朝着内室走去了。

    等她把自己收拾得差不多的时候,青歌已经笑盈盈地端着各式各样的点心放在一旁的茶几之上了。

    红的绿的黄的白的,总之都是陈木凉没有尝过的口味。

    青歌一边以银针一个一个地试了过去,一边笑着说道——

    “国公方才吩咐了,说姑娘起来一定会饿,便交代了青歌去弄些吃的。青歌心想姑娘长期奔波,怕是早上也吃不惯那些油腻的,便托膳房的老赵做了点老家的糕点。虽说是比不得那些山珍海味,但这老赵的手艺可是一流的。“

    “哇……看得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陈木凉看得两眼都直了,不等青歌将糕点全部试完便伸手去拿,却被青歌轻轻一拍给缩了回来。

    “青歌”

    陈木凉委屈巴巴地看着青歌,一副很受伤的表情。

    青歌却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她的眼神,十分慎重地说道:“木凉你大概不知,这府内上上下下不管膳食出自谁之手,吃之前都得以银针试过才可以入口。这是国公定的规矩,谁也不能破。”

    “这么奇怪的规定,倒是符合他的性子。”

    陈木凉眼睁睁地看着糕点却不能吃,只能丧气地趴在了一旁咕囔着说道。

    “因为国公府看起来权势很大,亦是很多门客趋之若鹜的对象。可是,在国公府待久了你才会知道,这国公府一个月要被行刺多少次被投毒多少次被暗算多少次……唉,都是家常便饭了。树大招风,一个理儿。”

    青歌叹气地说道,语气里多有无奈。

    “怪不得我一进来就感觉这里戒备好森严,原来竟是有这层原因在里面。”

    陈木凉接过了青歌递过来的一块红豆糕,一口咬了下去,口齿不清地答道。

    “是啊……国公虽战功显赫,但是仇家也不知道树了多少。明里暗里想要国公死的,亦不知道有多少。这些啊,木凉你以后就懂了。”

    青歌笑了笑,宠溺地给陈木凉擦去了唇旁的碎屑。

    “我干嘛要懂?又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陈木凉翻了个白眼,继续抓过了绿豆糕朝着青歌咧嘴一笑。

    ------题外话------

    为了感谢宝宝们最近的投票,还有打赏,无以为报只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