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21章中箭
    月上梢头,已是夜半时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国公府内四下灯火皆暗,唯有十几座假山和朱廊处的红灯笼依旧十年如一日地随风摇曳。

    似,从不知疲倦。

    正当众人酣睡之时,却有数道黑影以训练有素的队形一跃而过了国公府的外墙。

    皆落地无声。

    其中一人一步上前,恭敬对着墙下的一道身影深深一礼,低声道了句:“公子,鹰领作噩第十二支尽数到齐,静候公子发令。”

    墙下那道黑影轻咳两声,似乎有些虚弱地说道:“很好。今夜的行动便是救出温玉。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的话,他现在应该在北斗七座假山其中一个之内。但是由于时间仓促,本公子没来得及打探清楚。”

    他转过身,缓缓抬头,眼中掠过了一抹冷厉之色说道:“所以,我们必须分头将这七座假山挨个地搜过去。”

    “公子请放心,我等一定拼命救出温堂主。”

    那道黑影摇了摇头,轻道一句:“李倾是马背之上得来的功勋,此人无论是智谋还是武功都是上乘,你们切记要小心行事。此事兹事体大,务必将温玉带出。不计损失。我会厚待你们的家人。”

    鹰领作噩十二支众人听罢皆已心中有数,眼中皆有悲凉之色,低头齐声道了句:“吾等定当完成任务,死不足惜。”

    那道黑影点了点头,示意可以行动了。

    在他点头的那一瞬间,所有的鹰领作噩十二支皆散作了七个队伍,很快隐没在国公府内不见了踪影。

    而与此同时,那道身影亦脚尖轻点地,只是一个轻掠便飞上了国公府最高的倾国殿的屋檐之上。

    他负手而立于最高处,将深邃的目光望向了那七座假山之处,绝美的眼眸之中多了几分担忧之意。

    “公子,若是此事不成……?”

    红豆顺着他的目光往前望去,亦有担忧之色。

    “那便杀了温玉。”

    温北寒目光微微一收,冷冷答道。

    “可是夫人那边……”

    红豆似乎早就猜到了温北寒的这个答案,但她还是犹豫地问道。

    温北寒淡淡扫了他一眼,道了一句:“计划失败,他若不死,便会连累温家。这是皇上和母亲都不想看到的。所以,若有那一刻,他只能死。”

    “是。”

    红豆低头领命,眼中多了几分不忍之意。

    温北寒则是极目远眺,将目光扫过了那几座假山之上,蓦地,他猛然沉下了眼眸。

    ——在一座假山之后的百米处,似乎有数十名不属于他的人影手持弓弩藏在了幽暗之处,个个皆将箭端对准了假山口,远远望去,唯有借着箭端经折射的亮光才能看清那些人影的存在。

    “呵,原来他早就料到了。在这里等着本公子呢。红豆,传令下去,第三座假山处有埋伏。还有,其他假山不用去了,人不在那。”

    温北寒沉下了眼眸,冷冷命令道。

    “是。”

    红豆领命之后很快便消散在了夜色之中,不出片刻,鹰领十二支便尽数出现在了那群弓弩手的后面。

    为首那人一跃而起,凌天一剑朝着其中一名弓弩手的头颅看了过去!

    “咔擦——”

    那人的头颅应声而落。

    ——然而奇怪的是,竟没有一滴血。

    为首那人心生疑惑,上前一步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人,分明便是稻草人穿上了衣服摆了个射箭的造型!

    “糟了。中计了。”

    那人立刻反应过来了,下意识地转身便要带着鹰领十二支撤离,却发现已经迟了。

    他刚一转身,身后便是黑压压的一片真正的弓弩手,且个个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手。

    “怎么,难得来国公府一趟,这才一会会儿就想走了?”

    李倾缓缓从弓弩手身后走出,唇旁一抹冷笑之意,抬眸间眼里亦已有杀意。

    他抚了抚指尖的旋花,逼近了为首那人一步,质问道:“可惜了,你们找错地方也惹错了人。”

    鹰领十二支面色皆苍白如纸,面面相觑,无人不露出畏惧之色。

    ——传闻之中这位国公乃是不要命的狠角色,加之这是他的地盘,只怕今日要不死不休了。

    但是,鹰领十二支亦是受过严格训练的队伍,断然是不会屈服苟且偷生的。

    “让本王猜猜,你们是温家的人?此番前来,乃是救一人?”

    李倾继续似漫不经心般拨弄着指尖的旋花,旋花已然一道幽蓝色光芒径直飞出,嗡鸣不止。

    为首的那人心一惊,这次行动只有夫人和公子知晓,绝无不相干之人知道,这李倾的城府实在令人捉摸不透。

    他回头朝着众人暗中做了个手势。

    还未等李倾动手,鹰领十二支便个个在他的面前一抹脖颈,哗啦啦地倒下了一大片。

    李倾只是扫了一眼地上的数十具尸体,目光之中掠过了一丝冰凉,低声道了一句:“都是死士啊……可惜了,就算你们全死了也不能抵温家犯下的错。”

    他将目光缓抬,径直落在了倾国殿的屋顶之上,冷声道了一句:“下一个,便是该抓个大的了。传我令,放箭。活捉温北寒者有赏。”

    他一声令下后,忽然从四面八方形成了乌黑的箭雨,黑压压如蜂巢出动一般朝着最高处的温北寒射去!

    温北寒见势不妙,早已一个飞掠而起,挥手拔出了腰际间的那支毫不起眼的画笔,猛地朝着面前的箭雨便是一划!

    却见箭雨经他这般一划,竟自觉分开了一道路,任由他往前飞去!

    他竟以一支毫笔开路。

    李倾锁了锁眉头,伸手道了句:“拿箭来。”

    说罢,他便搭弦、拉弓,很快弦成弓满!

    却见他指尖轻轻一松,弓颤鸣不止,箭则撕裂了黑夜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和力道朝着温北寒的后背射去!

    “嗤——”

    那道银光应声入了温北寒的后背,飞溅出一抹红光染红了整个暗夜的天际!

    温北寒的身影猛然一沉,极速坠落!

    “追。”

    李倾放下弓箭,目光寒冽似冰,缓道一句。

    那道红光哗然而落,迎面而来的血腥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