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22章拔箭
    此时,早已听得倾国殿附近动静的陈木凉虽不能确定发生了什么事,但大致也猜到了一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本想不管这闲事,只要箭不射到她便好。

    可是当她看到横空掉落下来一个人后,她还是犹豫了。

    那人的身影像极了那个赔了一只鸡的温北寒。

    只见那白衣少年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急速而落,陈木凉则来不及细想,一脚踏过了窗户,使出了并不算出众的轻功。

    半空之中,只见那白衣少年的背后一片血红之色,而粉衣少女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成了少年眼中永恒的一道光。

    星光比不上的那样的灿烂。

    她的眼眸明亮,倒影着他坠落的身影,折射着星辰和她的焦急,混合着漫天射来的乌箭,撞击出无数的激烈火光。

    似刹那间的永恒,猛然触动了少年的心魄。

    他看到那道粉色奋力朝他奔来,以笨拙的姿态牢牢接住了他的身体,吃力地落地后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

    她怀抱着他,很快他的血便顺着她的指缝间滴落在地,将她的裙袂染成了大朵妖冶的血花。

    一股浓厚的血腥之味在空气之中蔓延而开。

    温北寒脸色苍白,强撑着身体的不适,努力道出了一句:“别管我……会连累你。”

    “少废话,跟我走。”

    陈木凉一手架过了温北寒的肩膀,一手托着他的腰际,带着他快速朝着小河边奔去。

    ——那里相对而言树木多一些,可以遮掩身形,也相当对而言偏僻些,说不定能救他一命。

    温北寒的腰际被她紧紧托着,很快因为奔跑的缘故她手心的细汗便渗透进了他的衣物内里,贴在他的肌肤之上,是少女肌肤独有的柔软。

    混合着她发丝间阵阵的柔香之意,一时间倒是令他的疼痛减少了不少。

    那一刻,他心猿意马,她却只顾着救人。

    星辰漫天,照在她的侧颜之上,将她滴落的汗珠照得颗颗晶莹透亮。

    有几颗汗珠顺滑而下落进了她的锁骨,又急速滑落深处,令本就心乱的少年脸一红迅速低头。

    可渐渐的,由于他一路失血的缘故,他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甚至到最后需要将整个人的重量压在她瘦弱的肩膀之上才能往前挪动着步子。

    “温北寒?”

    很快意识到他不行了的陈木凉看了一眼身后越来越近的追兵,又看了看快要撑不住的温北寒,犹豫了片刻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瓷瓶,迅速倒出了一粒小药丸不由分说地塞进了温北寒的口中。

    药入喉,温北寒便感觉到了周身的血液开始转暖,继而伤口流出的速度竟也开始在变慢,甚至趋近于凝固。

    不仅如此,他本疼痛不已的伤口亦在此刻开始渐渐被麻痹一般,他的意识亦开始慢慢恢复清醒。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药?”

    温北寒心中惊诧不已,捂着伤口问道。

    “别那么多废话,有力气便跟着我快点跑,否则他们追上来就免不了个死字了。”

    陈木凉顾不得回答温北寒的话,一咬牙架着温北寒便一路狂奔到了小河边的树林里。

    “那里!”

    陈木凉一眼便看见了一处草垛,拖着温北寒便往草垛后藏身,连大气都不敢出。

    李倾带着手下很快便一路顺着血迹找到了小河边,可是奇怪的是,血迹到了小河边的时候便消失不见了。

    “国公,那小子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会没有血渍了?何况这里还是一片空地,不存在这么短的时间被掩盖了的事情啊……”

    李倾的手下北剑是个粗中有细的彪壮大汉,以他多年征战的经验判断断然是没有这样的道理的。

    ——除非,这人受了这么重的伤会飞。

    李倾没有回答,只是将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草垛的一片粉色裙袂之上,缓缓锁了锁眉。

    他的眼中有一抹不爽之意很快掠过。

    但是,很快他便沉下了语气说道:“也许是被他的同伙救走了。你们先回去看好假山囚笼里那人,这儿交给我来搜。”

    北剑迟疑了片刻应了一声“诺!”后便带着众人离开了。

    李倾隔着数丈的距离盯着那片熟悉的粉色看了好久,脸色愈加阴沉。

    他低声自言自语道了一句:“你就这么喜欢救人吗?明知道是我想杀的人,你也要拼命救?”

    说罢,他拂袖转身离去,没有再看那片裙色一眼。

    躲在草垛后面的陈木凉看到李倾远去的身影,不知为何觉得莫名有点难受。

    但是,她身旁温北寒的一声低哼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清如镜面的水面上漾着几朵飘零的花瓣,或有几只夜莺清啼一声掠过微波的水面,撩拨起了一阵阵水光,将温北寒颀长的身影搅得与月色一处去了,明亮而皓洁。

    一抹令陈木凉熟悉的淡淡药味从他身体内散发而出,混合着他身上的血腥之味,一直撞击着她的嗅觉,不经意间便钻进了她的心脏,莫名令她一怔。

    温北寒没有注意到她的出神,只是艰难地强撑着坐起背靠再草垛之上,抬手缓缓指了指中箭的伤口处,喘息着说道:“帮我拔了它。”

    “可能会疼。”

    陈木凉点点头,轻声道到。

    “嗯。无碍。”

    温北寒无力地应道。

    月色下,她的指尖轻触在了他的伤口处,一抹血液的滚烫划过了她敏感的指尖,一抹令她窒息的感觉袭身而来。

    这么深的伤口,他是如何坚持到现在的?

    她不敢多想,也不敢多看,只是将手控在了箭羽的部位,另一只手按在了他的伤口处,蓄力,用力向后,陡然抽出!

    “噗——”

    鲜血如注而出,溅在了她的衣襟之处,带着他身上的淡淡药味,抹过了她的唇旁,令她心惊的一抹味道。

    她听到了自己的心微微颤了一下的声响。

    “上药吧。”

    温北寒脸色苍白浑身是汗虚弱地说道。

    “可是,可是,上药得脱了你的衣服……”

    陈木凉慌乱地将自己的裙袂撕扯下一块布,按压在了他的伤口处,眼神不定地说道。

    “没事,我不怕被你看光了……”

    温北寒朝她无力地笑了笑,半开玩笑地说道。

    陈木凉一抬头,恰好撞见了那样毫不设防的笑容,似一道光直击了她的心房,令她的手没有来的一颤。

    “好。”

    她迅速低头,脸一红轻声应道。

    ------题外话------

    文有些慢热,喜欢的不妨加一下书架哦写文不易,需要你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