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雪刀令 > 章节目录 第27章她是我的人
    李倾刚走没几步,却听得府中有人高声大喊——“不好了,不好了,走水了!走水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再抬头一看,却见一道火龙冲天而起,直逼小八所在之处。

    他的心中掠过一丝不祥的念头,脚尖轻点而起,一个飞掠便朝着那道火光之处跃去!

    而与此同时,已经走了一半路的陈木凉亦听到了动静,她眉头紧锁片刻便亦快步朝那边奔去。

    “小八,小八,你千万不能有事。你可是我救下来的孩子,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有事……”

    陈木凉飞快地掠过了一片回廊,顾不得被竹尖刮伤的手臂,片刻不敢耽搁地狂奔而去。

    但,等她跑到倾国殿处,她停下了脚步,将目光锁在了倾国殿的屋檐之上。

    ——那里,赫然站着红豆熟悉的身影,而红豆正以挟持的姿态将剑横在了小八的脖颈之处。

    红豆虽然以黑纱遮面,但是还是被陈木凉一眼看穿。

    “温北寒……是你让她这么做的吗……”

    陈木凉的眼中掠过了浓浓的失望之色,她的眸子黯淡了下来。

    此时,微风摇过了倾国殿后的参天大树,诺大葳蕤的树冠之后,温北寒的目光紧紧落在了陈木凉的身上。

    他的眉头不由得一皱。

    “陈木凉,你不该来……”

    他的轻叹声还未落下,便听得李倾的声音在陈木凉身后冷厉响起——

    “先是纵火烧国公府,趁众人救火之际趁乱掳走八王爷,现在又挟持小八,本王猜,你是为了什么而来?”

    红豆微微昂起头,目光之中多了一丝赞许之意,清亮道到:“国公果然是聪慧过人。既然彼此心知肚明,那我便也单刀直入。”

    “若是想让这八小王爷活命,那便拿你们前几日关押之人来换。我只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

    “若是半个时辰,我没有见到人,那就休要怪我的剑不认八小王爷的尊贵身份了。”

    红豆的手腕微微一动,小八的脖颈处已经现了一丝血痕。

    小八到底还是个孩子,疼了自然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听得让人揪心不已。

    “你敢动那孩子!”

    李倾当时脾气便上来了,上前一步便祭出了旋花,幽蓝色的杀意光芒将整个天际照得如同白昼!

    “有何不敢!大不了玉石俱焚!”

    红豆丝毫不让,傲然道到。

    陈木凉轻轻拉住了李倾,示意他不要冲动。

    李倾忍了忍怒意,这才收回了旋花。

    陈木凉则上前一步笑了笑,高声嘹亮地对着小八说道:“小八,记不记得木凉跟你说过什么?”

    “木凉说过,小八你是男子汉!男子汉头可破血可流,但有泪不可轻弹!”

    她这一声似惊雷一般炸在了每个人的耳旁,亦如同一根定魂针一般打在了小八的心口处。

    小八虽不知道她这话具体意味着什么,但是他却明明白白地感受到了陈木凉给他的力量。

    小八停止了哭泣,远远地望着陈木凉,头一昂,稚嫩却紧握着双拳地说道:“陈木凉,我不哭,我等你来救我。”

    陈木凉见稳定了小八的情绪,避免了节外生枝后她赞许地点了点头,然后低声对李倾道了一句:“那个人的分量不及小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八若是没了,一切就没有意义了。“

    李倾亦点了点头,对李进示意了一下,李进立刻心领神会下去安排开了。

    陈木凉则看向了红豆继续说道:“以前听说过农夫与蛇的故事,以为那只是一个寓言而已。如今看来,倒是真的。麻烦你回去后告诉那个人,若是再有一次,我陈木凉一定不会救他。”

    “至于你说的要求,国公会尽量满足你。但若你胆敢伤害小八分毫,那也不要怪我们翻脸不认人。国公府的将士也有几年没打战了,正好,练练身手。”

    她的话如同针芒一般一个字一个字地刺在了暗处的温北寒心上,令他本就未曾痊愈的伤口开始撕裂剧痛。

    “陈木凉,你是记恨我了吗?”

    他的眼中是清晰可见的哀伤。

    他早就知道,这次计划一实施一定会伤害到她,可是,为了温家,他别无选择。

    他的轻叹化作了一缕清风散在了漫无边际的夜空之中,不知散落在了哪里的角落。

    红豆听得她的承诺后将怀疑的目光落在了李倾的身上,以冷笑的语气质问道:“呵,你是哪里来的丫头?胆敢在国公面前造次,许下承诺?”

    此话本是既有寒碜陈木凉之意,又有令李倾亲自许诺之意,可红豆没有想到的是,李倾只是淡淡一笑,以四两拨千斤的语气慵懒道到:“你口中的这个丫头,乃是本王看上的女人,将来说不定就是国公夫人。而她,亦是八王爷的救命恩人。”

    “你倒是给本王说说看,她说的话有哪里造次?又有哪里不对?”

    “亦或者说,她若是没这个资格替本王许下诺言的话,这世间还有其他人吗?你,又受得起这承诺吗?”

    李倾的话明明很淡,却似惊雷一般炸在了每个人的耳旁,令在场的每一个人眼中都掠过了万般的惊诧之色!

    而最为刺痛的,还是温北寒。

    他听罢之后,紧紧皱住了眉头,竭力抑制着心里的烦乱之意,但,很快,他便一口闷血吐在了巾帕之上。

    一股浓厚的血腥味和钻心的刺痛之感时时刻刻提醒着他——温北寒,你输了。

    陈木凉只是怔了怔心神,缓缓回头看向了李倾的眼眸,却撞见了他难得的眼底的一抹淡淡温柔,惊得她迅速低头,脸颊微烧。

    红豆先是一惊,随之笑着道到:“想不到国公喜欢的是这样的女子。也好,既然是国公亲口说出的话,那想必是没有什么差错的。”

    “只不过,我站到了现在,我想看见的人没看见,倒是被国公秀了一番恩爱,这……传出去怕是不太好吧?”

    李倾轻蔑一笑,一扬袖高声道到:“姑娘小看我李某人了。你要的人,已经带来了。”